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文人网 同仁专辑 尚可衣 查看内容

客尘缀云之安吉竹海记

2013-2-3 01:59| 发布者: 尚可衣| 查看: 1968| 评论: 0|原作者: 尚可衣

摘要: 不知道谁第一个将安吉竹乡誉之为大竹海。安吉的竹子之多,似乎除了用海形容,用其他任何词,怕难以到位。一进大竹海,沿着山势,一路行去,即刻便陶醉于漫山的幽篁,漫山的绿影,漫山的风摇青玉枝,漫山的苍翠拂波涛 ...
    不知道谁第一个将安吉竹乡誉之为大竹海。安吉的竹子之多,似乎除了用海形容,用其他任何词,怕难以到位。一进大竹海,沿着山势,一路行去,即刻便陶醉于漫山的幽篁,漫山的绿影,漫山的风摇青玉枝,漫山的苍翠拂波涛。
    电影《藏龙卧虎》,不少镜头是在安吉拍的,大竹海还特地竖立了一块碑,纪念某时某剧组在此拍了电影。电影中,印象深的,是周润发与章子怡斗打那场戏,两个人在竹林中飞越腾挪,为各自的追求,刀剑相向。整个场景,在竹梢上展开,一个须身轻如燕,一个须灵活似猿猴,虽然吊着绳子,脚下是虚的,但毕竟为影片增色不少。
    读小学的时候,老师讲古时候的谁,颇有作诗对句的天赋,小时候写了一副对联,借对门人家的竹,写自己家的书——“门对千竿竹,家藏万卷书。”对面人家看了,很不高兴,便将自家的竹哗啦啦地砍去一截。那小孩见此情景,提笔在上联加了个“短”字,在下联加了“长”字。然而对面还是于心不甘,索性将竹子给拔去。对次,孩子微微一笑,又在各句后,分别加上“无”与“有”字。
    老师的故事,或在启迪和鼓励同学。但竹在人们心目中,是可以入联、入诗、入画的,甚或有象征的含义,寄托某种情思,比如“岁寒三友”、“四君子”等。就诗而言,古往今来,吟竹的诗何止万千。写得妙的,有大杜的“绿竹半含箨,新梢才出墙。”有小杜的“数茎幽玉色,晓夕翠烟分。”还有郑板桥的“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至于画竹,郑板桥的兰竹,柯九思的横竿,王庭筠的幽篁,徐禹公的雪竹,文同的墨竹,李坡的风竹,都算得上绝品。今人管桦,也善画竹,家中曾挂过他的一竿竹。
    说不清为什么,对竹有一种偏好,有一种亲近感。这种偏好和亲近感,倒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不可居无竹”的精神依托,有什么“劲节生来瘦”的内心坚持,有什么“虚心竹有低头叶”低调追求,而是从小,衣食住行玩,样样与竹沾边。小时候,住在外婆家,外婆家中的篮、斗、筛、箕、渔篓、笊、蒸笼、饭箩、箸、箸笼、刷镬的刷,伞、斗笠、矮椅、竹榻、篾席、条帚,灰畚斗、绣花的箍、补袜子的架子、挂在门外放香柱的竹桶,都是竹子做的。三年自然灾害,饭只给壮劳力的人吃,所谓饭,就是粥烧好后,盛些在竹子做的饭箩里,沥去水而已。筷子,外婆家一直叫箸,听说其他地方也有这么叫的。伞,印象里就是竹子做的,见到布伞是以后的事了。小时候,遇到雨天出门,大人们怕我不会撑伞,只给我戴斗笠,再穿件蓑衣,像个渔翁。
    小孩子,爱淘气,我也不例外。一群孩子,骑着竹马,呜呜叫着,好象特别有气势。最来劲的,是拿竹子做的水枪打仗,弄的身上脸上尽是水花。附近人家种着梅树,梅子熟了的时候,金黄色的果子将头探到院墙外,小伙伴们看了个个嘴馋,胆大的拿竹竿去打,大家一起跟着,见有打下了,齐声呼喊。有时候,外婆说,去唤个算命先生来,就笃笃地跑去街上,找算命先生。算命的,虽然看不见,却都有“竹仗芒鞋轻胜马”的架势,持一根细竹,点地便行,嘴里念念叨叨的,任谁也不敢小觑。找到算命先生,就将他手中竹竿的一头,握在自己手里,一路牵引着他,还不忘提醒,迈水坑,跨门槛,小心翼翼。那时,我才四五六岁,及长些,看连环画《小瘌子》,听徐文长故事,真的吃惊不小。
    因安吉的竹,竟引出这许多思绪,不知道是不是年纪渐长,心态起了变化。其实与竹的故事与纠缠,还有很多很多,比如文革时做红缨枪,抓蟋蟀时做竹罐筒。学农时,房东屋后有片竹林,竹林边是一河塘,遇到不出工时,便折一竿竹,检两根鹅毛,将缝衣针弯一下,再扯一段线,钓鱼竿就做成了,随后在林中水边坐下,将钓竿垂向水中,可以心无旁骛地过半天。
    这种与竹的亲近,已经久违了。有一次去木渎,见一家叫“山塘老作坊”的竹器店,忙蛰了进去,在里面盘桓好一阵。

喜欢

支持

真棒

大汗

无语

惊讶

鄙视

愤怒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 2000-2018   文人网  wenren.com   沪ICP备16049483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