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二维码 QQ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文人网 同仁专辑 尚可衣 查看内容

娄塘批斗记

2014-6-12 13:36| 发布者: 尚可衣| 查看: 1550| 评论: 0

摘要: 应该是1971年春播前,为了响应“11•24批示”精神,我所在的学校举行了一次拉练。之所以说这个时间点,是因为再早或再迟都有其他因素而被排除了,并且一路走过,记得田野里,有已经摘过了的棉杆,不见秧苗,不见青纱 ...


    应该是1971年春播前,为了响应“11•24批示”精神,我所在的学校举行了一次拉练。之所以说这个时间点,是因为再早或再迟都有其他因素而被排除了,并且一路走过,记得田野里,有已经摘过了的棉杆,不见秧苗,不见青纱帐,也不见人头攒动,还记得睡觉的地方铺着稿荐,天气应该还冷。
    想起来了,确是1971年,走了几天后,所见所闻,村庄里有纪念巴黎公社100周年的招贴,广播里有中国乒乓球运动员在名古屋的消息,这些都渐渐地想起来了,是1971年的事。我们学校组成一个团,为217团,第一天到陈行,接着到江桥,之后是马陆、徐行、葛隆、娄塘、罗店等,罗店是最后一个站点,其余之间的顺序不记得了,是不是有遗漏也说不清了。只是记得,在马陆和娄塘是休整时间较长的,像是都有三天。
    拉练一路,有很多鼓动的标语,张贴在路旁的建筑物上。现在想来,有些还是蛮有意思的。比如“七亿人民七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有点类似当年抗战的口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又比如“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让人想起元末起义军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而一句“野营拉练好”,也与以往一些语录的格式很相似,体现了一种既肯定又简洁的风格,如“人民公社好”,“革命委员会好”等。比较有意思的,还有“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三军过后尽开颜”等,看了后,很会心。
    我们班没有带队老师,学生自己管自己。我们班主任,是个女先生,有55岁了,在那个年月,她这样的年纪,已经显得老态了,要她每天走几十里路,连工宣队军宣队的人都不可能张得出口。好在,我们这个班,同学们还算自律,平时上课不随便走动,课堂上也不会弄得老师下不来台。有一次一个穿着笔挺的语文代课老师进了教室刚刚站定突然如同朗诵一般地讲道:当我踏进你们教室的时候——他说被教室里的氛围给感染了;还有一次一个老夫子代课老师讲《登庐山》,得意之余竟然念起了“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同学们硬着头皮听却没有批他封资修;唯一一次,是农基课上,老师拿出画着显微镜的考卷让同学们按部件所标的序号写出每个部件的名称,整个班级的人几乎都写不出来,便责怪老师搞突然袭击,也就如此而已。
    拉练时,是以连为单位,即四个班级(排)在一起吃一起睡。在马陆,搞过一次联欢,每个排都出节目,唱唱跳跳还挺热闹的。虽然是拉练,也还有同学带着乐器,比较多的是口琴。那个时候,有一把口琴算时髦的,揣在屁股兜里,露出一半金属皮,在人家眼前晃啊晃的。大胆些的,会悄悄地吹“黄色歌曲”,像《红河谷》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啦。晚会上,当然不吹这个,吹阿尔巴尼亚电影《宁死不屈》的插曲,“不管风吹雨打乌云满天,我们歌唱我们战斗……”
    到娄塘呢,却是开了一次批斗会。批斗的对象,是一个同学,不是我们班级的,究竟为什么记不得了。负责连队的老师,把我找了去,要我发言。这实在是个得罪人的事,可老师盯着我的眼神也躲不过去,便应允了。想想,这之前,也不知道谁告的密,说我在记日记。老师知道了,要我把日记给他,我有点踌躇,还是给了。倒不为其他,因为内容上,还不至于出格,就是先写一段语录,再就是几句豪言壮语,是那时候的风气。而是有同学,在我本子上把这个老师的大名写了又写,描了又描,不知是什么心态。
    不过,老师倒没有计较什么,只是要我把日记在大庭广众下读,挑他指定的读。我猜,他以为我还能写写,就把批斗同学的事也交给了我。那天开会,我发言到一半,抬头看了看那位同学,偏巧那位同学也抬起眼来,就这样我与他四目相对了一会。
    后来,那位同学心里就记下了,曾经与我们班级的同学说起过。而我,也知道,写啊写啊,说不定就——唉,不说也罢。



喜欢
1

支持

真棒

大汗

无语

惊讶

鄙视

愤怒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邀请
下一篇:德清拿酒记上一篇:花溪照相记

最新评论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