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二维码 QQ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皇甫太尉

http://wenren.com/?21

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的妓女

热度 2已有 3953 次阅读2012-4-25 16:40 |系统分类:生活日志| 孟加拉, 妓女

本人吊丝,从来木有女生喜欢。打飞机打到20岁。本人海员,北方人,第一次跑船到的地方是广州虎门,原来以为虎门销烟应该是个很严肃的地方,没想到跟电视里的清朝片子一样,小姐出来拉你进去耍,本人虽冲动,但确实支付不起高昂的炮费。处男之身才得以保存。
在虎门装完货之后去孟加拉国,本人晕船,航行之事就不要在提,到了孟加拉之后要进一条河,忘了什么名了,进河之后抛锚,生平第一次出国,站在船头四处眺望,船抛锚还没5分钟,四周已被小船围的水泄不通。
船上其他人便放引水梯让他们上来,开始拿东西跟他们换,当时好像一双线手套可以换半麻袋的香蕉。因为本人刚去做实习生,什么都不懂,第一次跟外国人那么近,便跟着他们看他们做什么的。过了一会,我们餐厅里坐满了姑娘,我们在餐厅吃午饭,她们在旁边坐着看着,有人吃完离开后,她们便上去拿剩下的饭吃。有个水手长吃完饭后指着一个稍微比其他女的要白一点的,做了一个**的手势,那女的站起来跟他回了房间。船上其他人好像司空见惯,没有表情。
可能水手长开了头了,每个人吃完饭总会指着一个叫走,本人幻想着他们在房间里能做什么,j8硬的不行了,自己躲房间里打个灰机才平静下来。打完灰机后去找大厨,因为只有大厨没有找,大厨旁边就是水头的房间,一进大厨房间就听到隔壁水头在那草尼吗,你个大黑比,尼吗我插死你。我问大厨,水头怎么骂这么难听。大厨说,还不是因为人家听不懂。
我问大厨,他们做一次多少钱,大厨说大概3美金。我问大厨你怎么不做,大厨说等靠了码头有便宜的。我便央求大厨靠了码头带我下去见见市面。大厨满口答应。
船上共有6个实习生,我是其中一个,我们每月只有200美金的劳务费。而且那时候还没有发钱,3美金对我们来说也是不容易得到的。而且船上等级森严,像我们的级别就是船舶最底层。
船一直在锚地抛了6天左右,我用一块肥皂换了香蕉,还有半麻袋的椰子,船上的三管用两瓶啤酒换了一个猴子,我天天就拿香蕉去喂他的猴子。到了该靠码头了,大厨把我还有另外两个实习生叫来,每个人给了两包方便面。
说等靠了码头跟他下去,拿着方便面下去。
大概傍晚靠的码头,东南亚的黑夜来的还是很晚的。靠好码头后我们找大副请了假,大厨穿戴一新,已经在码头等着我们了。
孟加拉不是一般的穷,没有棚子的三轮车是拉客人的主要交通工具。
大厨好像这个地方来过好多次,对人特别熟,大厨给了开车的小姑娘一代方便面,摸了屁股一把。
小姑娘乐的不行了,大厨比划了一个地方,小姑娘拉着我们走了。
大概走了有15分钟,大厨不停的抚摸小姑娘的上身跟屁股,小姑娘只有笑,没有别的表情。对了说一下开车的小妞,大概16岁左右,基本是没有发育,身材很差,长的黑不溜秋的。
到了目的地,差不多天有点黑了,热的要死,四周都是垃圾堆,大厨穿的白衬衣也被汗浸湿。大厨在前面领我们去了一个貌似是当地人居住的一个房子。
进了屋,有一个大概30多岁的女人看到大厨,激动的扑了过来,嘴里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通东西,大厨拿出自己带的东西,有方便面,有洗衣粉,有自己蒸的包子,还有一瓶啤酒。然后大厨就让我们把方便面拿出来。
刚开始我以为是要聚餐啊,早知道我拿点我们家乡土特产下来了。因为语言不通,我感觉是比较尴尬的,那女人让我们坐下,她便出去了,还有一个男人貌似是她男人在那,大厨扔给他一支红双喜,那人嘴都合不拢…笑的跟孙子一样。
我问大厨,这个人是谁?大厨说好像是她男人。我说他不管吗?大厨说给他一支烟就算够好的了。顿时特别鄙视大厨,草了别人老婆就给别人一支烟。
过了大概三分钟的样子,那个女人回来了,领了四个女人过来,有两个还抱着孩子。
描述一下那些女人们。差不多1米5的个子,不是很胖,但都很黑,反正不是特别有性欲,大厨说挑一个,我有点害怕,大厨说对了给你们套,然后一人给了一个避孕套,给我那个包装袋都破了,因为我跟大厨关系还不错,他让我找那个不抱孩子的。我有点很紧张,脸都红了,那个女的笑了笑,做了一个让我跟她走的姿势,大厨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我心一横,跟她走了。
出了们记得特清楚,我绊倒了,那女的过来扶我,摸了一下她的手,跟我们的手没有什么区别。
我用英语问她What'S Your Name ?她有点疑惑的看着我。我就用汉语问她多大了,她没有说话,把我领到貌似是她的家里。
有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她的妹妹吧,应该不是她的女儿,我浑身摸了摸,没有什么零食给她…
那女的对小女孩说了点什么,小女孩就走了。房子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然后她说了一句英语my name,名字忘记了…我有点惊讶她会说英语,后来我才知道,她的英语水平跟我一个档次的,或者是我档次太低,听不懂她说什么。然后她开始脱衣服。
上衣脱完两个大黑奶露了出来,下垂的很厉害,本人纯属生理需求,当时正值青春期,下面立马硬了起来。
她脱掉下面跟裙子一样的东西,露出了黑黑的…躺在桌子旁边的草席上。我慌乱的脱掉衣服,拿出大厨给的套套,犹于慌忙,戴了好久,忽然软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软了,我不停的晃动,然后不停的想章子怡巩俐,然后重新硬了起来,我学着AV上把她的腿压下去,虽然没做过,但懂的怎么做,我用力一挺,然后盲目的开始,中途掉出来几次,第三次掉出来的时候我盲目一插,没有插进去,插到别的地方,我的那个弯了一下,没控制住,射的一塌糊涂。
她们貌似没有卫生纸,我直接提上裤子,觉着她很可怜,拿出了10块的人民币给了她。
我没等她穿好衣服,便走出去,回到大厨刚开始领我们去的那个屋。我过去的时候有一个实习生已经在那了,他问我做了吗,我说做了。我问你呢,他说没性欲在这坐着等你们回来呢,太丑了。我顿时感觉自己审美是不是太差了。
我问大厨呢,他说大厨隔壁呢,正说着,那个实习生也回来了,本人自认吊丝的不行了,那个实习生是吊丝中的精品。来了跟我们讲他搞那个抱孩子的,奶水喷出来润滑,听的我湿漉漉的下面差点又硬了。我问大厨搞的哪个?他说大厨搞的其他那两个还有刚来时那个女的一共三个。我一听大感震惊。
大厨,48岁,舟山人。没想到大厨居然御三女。
过了差不多又有半个小时。大厨出来了。光着膀子,白衬衣已经湿透了,后面跟着第一个见的那个女的。
大厨跟我们讲等一会就回去,车来了就走。然后那个女的开始跟其他人分东西。我忽然觉着很恶心,差点吐了。
一会功夫,那个骑三轮的小姑娘来了,我们上车回船了。
船在那卸了3天的货,空船回国…我回船后没有一点想回忆的,不停的洗我的下面。
后来我们船装的小麦去朝鲜,不知道大家想不想听下面的故事?
船到朝鲜,朝鲜一听是中给他们拉的救助粮食,不用抛锚直接靠码头,卸货卸的超级快。
但是自从中国跟韩国建交之后,朝鲜就不让中国船员下地了。
船靠了码头,只要是通讯工具,能拍照的全部封条封起来。然后船边上会有当兵的把守,而且女兵特别多。
男兵会上船要东西吃。我们大厨就把好几天前剩的馒头,我们吃剩下的馒头,咬了两口不愿意吃的馒头给他们。
他们都是很饿的样子。我有一次给了一个女兵一包康师傅,女孩非常高兴,但又不敢笑出声来。
当兵的会用各种理由上船检查,有时会直接上船抢东西,而且什么都抢,螺丝刀,板手,打火机,大厨的菜刀,案板,馒头等等。
美好的社会主义下的朝鲜人民生活的非常幸福,但是他们不让我们下去,怕我们看到他们的幸福生活之后不愿意走了。卸完小麦后我们公司经理打电话跟船长说这次空船去日本装垃圾。
我当时感到很恶心,为什么我们要去日本装垃圾,日本的垃圾为什么要拉到我们国家。
没想到其他的人一听说装垃圾都特别兴奋。
我对日本印象就是南京大屠杀跟AV。来到日本,第一感觉就是干净,在这里可以随便下去玩,然后大厨连饭都不做开始下去偷东西。
他们让我们实习生值班,都下去偷东西。过了不到2分钟,水手长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让我把自行车推到船头的首尖舱里藏起来。
然后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见到了偷东西最厉害的人。
水手长偷了27辆自行车,100多支钢笔,两双耐克,4根鱼杆。大厨胆子小,没去偷,去垃圾堆里捡了差不多200斤铜,分数次拿回来的,其他的人基本都是自行车,头盔,有几个捡了几个破笔记本电脑。
我们在偷东西,高级船员们便下去搞东京大屠杀,不过日本小姐一听说是中国男人,百分之80是不让干的,剩下百分之二十都是中国过去的,日本那时候100美金一小时。相当于我半个月的工资了。
我们装完货之后,开了出去,大副抛了锚,我们把舱盖打开,开始寻找值钱的东西。整整一船的垃圾,我人生第一台笔记本电脑,第一部数码相机就是在垃圾里找到的。然后我生凭第一个月的工资拿到一万,也是在日本拉完垃圾后得到的。到了国内,我们抛锚后,国内的小船开始上来收东西,水头的自行车卖了1万多。
我们船从日本回来后,身上差不多有了1400美金,给家里打了1000美金,自己留了400,在大连卸完货,我们好像要去泰国装大米,后来才知道我们要去越南。
越南比孟加拉稍微富那么一点点,那里的啤酒特别难喝,犹于身上有了一点小钱,人也有点想玩的意思,就不跟着大厨下去了,大厨只会找下三烂的地方。那天靠了越南,我不值班,便去找大副请假下去玩,大副说你等我一会,我跟你一起下去
大副当时的工资是4000美金,是我的20倍,所以跟他下去很吃香,什么钱都不用花。越南的交通工具比孟加拉的先进,虽然都是三轮车,但是多了一个棚子。
越南的街道上也比较脏,城市跟中国乡镇一个水平女人长的跟孟加拉的一样的黑。
大副请我去喝越南人的啤酒,比中国的差的太远了。然后大副领我去他原来的相好的家里。
不得不说大副的审美水平比大厨的好1000倍以上,大副的相好差不多有25岁,长的很漂亮,皮肤居然很白,而且眼睛很大,会说点简单的汉语。大副叫她小奇,我不知道该称呼她什么,大副把脏衣服给她让她去洗,然后像家里的男主人一样,光着脚躺在连椅上跟我说话。
那个女人给我们做了一顿午饭,难吃的要死,就知道有大米,其他的东西都不知道是什么。然后大副问我想不想干她。
我当时不能了解大副的意思,毕竟大副一直在养着这个女的,但是这个女的确实太漂亮了,说不想干确实是假的。
我跟大副说,有别的吗,这个不太适合我,我喜欢年轻的。
大副让那个女的出去给我叫小姐,然后跟我讲准备10美金就可以了。10美金啊!就是快80块钱啊…打一炮亏死了。
过了一会,大副的女人让我跟她走,走了大概不到30米,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姑娘在那站着,真的很可爱,大概有20岁左右,然后我们三个到旁边一个房间里,大副的女人就走了,剩下我们两个人。
那个女孩会一点点英语跟汉语,我俩能简单的交流一下,她19岁,叫什么没听明白,然后我给了她20美金,罪过阿,我没有带套…我们做了两次,大副过来跟我说他要回去配货,然后跟我说明天下午才完货,我可以在这过夜,不用请假了。然后我跟这个女的又做了一次,她去给我拿椰子吃。
写到这我忽然感觉自己当时有点喜欢那个女孩,毕竟她是我没有带套干的第一个女人,从那以后我没有再见过她,而且我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怀了我的孩子。因为我们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做了一晚上的爱。第二天早上我给那个女的留了20美金,一共花了40美金。打了车回码头。
到了船上我才知道几乎每个人都去找小姐了,大厨房间里有他的相好,很多人都喜欢在越南找相好,越南的男人很少,女人很多,所以女人很吃香。回到船上,正好碰到船长,船长让我给他洗一下床单,他妈的,就知道欺负老子。不过给船长洗东西每月会给100美金的小费,我还是笑脸去给他洗了。
从越南装完货我们去广西卸货,然后装化肥去菲律宾。
菲律宾卸货不在码头,在锚地里,有别的船来卸,抛锚之后,小船就来送小姐了,我们管这种船叫做花船。通常有一个老鸨,
领着几个小妞,她们都说英语,有的也会说汉语,我总喜欢她们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说个**** you,他们总是朝我笑一笑。她们跟别的妓女一样,坐在餐厅里,等着我们挑。
因为大家基本都在越南搞了好几次了,在菲实在是没有精神了,不过水头还是找了一个。菲律宾的小妞也是黑不溜秋的,个子大概150左右,不是很好看,貌似一炮要25美金,老鸨吃20美金,剩下5美金给小姐。
我们装完化肥去广州,碰到了台风,在锚地抛了7天锚,船差点翻了。
卸完化肥我们去韩国拉垃圾。后面是高潮。
到了韩国有个规定,只要船曾经去过朝鲜,船上的人是不能下地的。然后35岁以下的不能下地,怕人偷渡了。但是我们的代理在韩国混的很牛逼,我有幸跟着大副下去了。
韩国跟韩剧里一点都不一样,感觉没有上海繁华,不很干净,花了3美金买了一包中华,免税出口的。抽起来一个中南海的味道。然后坐着代理的车去了红灯区。
我们船上有一个规矩,请吃请喝不请嫖。大副跟我说,待会吃饭喝酒你都不用花钱,你要找小姐我不负责。
喝的韩国的啤酒跟他妈越南的一个味,喝了大概有4瓶啤酒,代理就把服务员叫来,过来两个陪酒的小姐,说实话,韩国女的除了皮肤好,张的都特别丑。
韩国的女的眼睛不知道怎么会长成那个样,反正就是很丑,不过身材很好,穿的也很好,如果我越南的那个小妹儿来韩国卖一定很受欢迎。喝了大概7 8瓶啤酒,大副跟我讲我去做了啊,你要是想去跟代理讲,代理懂英语给你翻译。然后大副挽着一个妞就走了。
后来酒后乱性啊,我问代理how much代理说150美金,我这个心在流血啊,金比啊!
但是我还是没控制住…我让代理跟那个女的说我要上他。那个女的领着我就进了旁边的小房间。本人韩语还是会说一点的。阿尼哈赛要。奥呢呢木一伯要。
那女的先把我衣服脱了,开始吻我,香水很特别,然后亲我的乳头,然后就吸我下面了…本人第一次被口交…虽然喝酒了,
但还是有点控制不住…不过她好像很有经验,在我马上要射的时候就停止了,然后稀里糊涂的套套就带上了,我很激动就把她压到底下,猛烈插了几次就射了。
射了之后,那女的给我处理一下,然后开始给我打灰机,我又硬了,她又给我带上套套,我又猛烈的做了起来,做了差不多20分钟,射了之后,那女的就用垃圾的英语跟我聊天。代理过来找我,我们就回船了,我给了她160,10美金的小费,不能丢了中国吊丝的脸。
船在韩国装货后到日照,卸完货起锚到俄罗斯。
俄罗斯用一个字形容 太他妈的冷,整个机舱被冻住,冷却水里全是冰,到了俄罗斯,基本上是看不到人烟,只好跟着水头去海员俱乐部里玩。
在海员俱乐部有一个小酒吧,大家都在那喝啤酒,然后水头给了毛子代理两瓶白酒,老毛子很兴奋,老毛子代理东北话说的很好,我们让他去给我们找俄罗斯小姐,这一次我是最倒霉的。
老毛子开了一辆大众的越野,过了一会拉来四个俄罗斯女人,可以这么说,俄罗斯女人真的很漂亮,屁股特别大,黄头发。
当时出去的人里面属我的级别低,所以他们先挑,剩下了一个最老的给了我。然后付钱再搞。40美金。
俄罗斯女的很开放,尤其是俄罗斯老女人。
那个俄罗斯妇女脱了上衣,两个奶跟两个花盆一样,而且叫声很恐怖,屁股太大了,本人下面也自认为是比较大的了,插进去一点感觉没有,然后下面进入还能在插三根指头,没办法就这么搞了一炮。搞完出来,其他人都搞的年轻的,顿时大感吃亏。
我们船在俄罗斯回来遇到了大风,生平第一次马上就要要死的感觉,整条船晃到35度,没有一件东西是站着的,我抱着床在那吐,什么都吐了出来,整条船除了驾驶台以外,什么都在水里,就好像潜水艇一样。后来我们从风暴里顶了出去。从那以后我就觉着自己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对什么都要看淡,要学会享受生活。所以我开始更不可忌惮的玩了。
从俄罗斯回来,很多人都下船了,我也回家了,在家待了1个多月,公司派我上一条7万吨的矿沙船。跑非洲。
其实没有人愿意跑非洲这个航线的,尤其是西非,因为要走恐怖的好望角,这里的涌浪特别恶心,能晃到你肠子都能吐出来。
我记着我们跑的是黑角,那个地方感觉还蛮好的,跟国内的水平差不多。
后来我们去非洲的纳几米亚还是纳米几亚开着,他妈的穷人***的穷,富人***的富,在那碰到很多中国的小姐,有一个还是北京人,听人家说刚开始是被骗来打工,后来护照身份证都给扣住了强迫她卖淫,没有办法了她就开始卖了,没想到卖了个把月爱上这个职业了,卖了好几年了不愿意回国了。
在那最贵的是中国小姐要100美金,张的还很丑,到了非洲不搞个黑比对不起祖国啊,对不起吊丝们的期望啊。但是这个地方搞黑比很害怕,不知道会不会被查到。
到了非洲感觉就是真他吗的热啊,黑人***的黑啊,我们这次船上的大厨是个年龄比我稍微大点的。他以前在安哥拉打工,他给我说黑比很爽,有兴趣晚上可以跟他去贫民区打一炮,于是哥哥我心动了。
晚上我们去贫民区玩,碰到一个中国的渔船上的大副,他在非洲这个地方捕鱼18年了,18年从来没有回国,很是惊讶,此人当年出来的时候孩子4岁,他说等他儿子结婚的时候他再回去。
当听说我们要来找小姐的时候,他打了包票要给我们找纯种的黑人。我们半信半疑的跟着这个烟台的大副,他领我们到了贫民区,他吗的居然有几个6 7岁的混血儿过来叫他爸爸,笔者跟大厨当时已经无语。
尼马,小孩烟台口音真他吗的正。那个渔船大副说这个地方生个孩子跟兔子下个崽子一样,还说还有个吃奶的黑姑娘的,大厨跟我内心强大的鄙视,表面还要装着无比的羡慕。
那人问我是否找他老婆耍一耍,不收我的钱,我说我不喜欢生了孩子的。那大副说好,我给你找个处女吧,20美金。
当时我有点不太相信,大厨跟我讲没事,这是真的。但是大厨说,就算是处女也要带套。本人生平还没干过处女,只是在教科书上看到处女不好进,而且还很疼,还会出血。我问那个大副,是真处女吗,大副说,那是她小老婆的妹妹,17岁。他吗的哥有点心动了。那大副非得跟我要一条红双喜,我说一会你跟我上船拿。他妈的见了他小老婆一家,哥震惊了,最少4个混血的,3个黑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而且男女的都不穿衣服,尼吗这才是大黑奶。
烟台大副对他老婆说了句草尼吗,生这么多杂种,我问大副你要是回国了这些怎么办,大副说留这里啊,带回去丢人啊。
大副那个黑女人说让她妹妹出来让我草一草,看官我是纯翻译的,大副当时就这么说的,**** ****,然后大副跟我说把钱掏出来,我拿了20美金,大副给了他小老婆,她小老婆大喊一声,一个黑妞出来了。
黑妞出来了就一个感觉,年轻,除了年轻没有其他的别的东西,她大概15、6,纯黑人,头发跟烫的卷一样,嘴唇很厚,牙很白。
大厨跟我讲,这个好,一看就是处女,我说他妈处女你都能看出来。
大厨说,我搞了好几个黑人处女了,到时候你别动,把套带上让她坐你。我半信半疑,大副给我找间破房子,他吗跟猪圈一样,那天特别热,我估计润滑都不用,光汗就能润滑了。
大厨给我那个避孕套是带味道的,你妈黑人身上不是骚味,不是狐臭,不知道是什么味,反正就是很薰人。我照大厨说的,躺在席子上,没有前戏,她拿手把她下面撑了一下,用力坐了下来,你妈老子差点断了。紧的不行了。
哥哥我从来没那么疼过,那妞跟他吗被狗咬了一样,嗷的一声。然后尼码哥脆弱了,疼的我啊,疼有了,没他妈见到血就这么停了一会,哥软了,开始摸她的奶,黑人的皮肤真的好滑,摸起来好舒服,后来我就捏她的奶,学黄片上吐点唾液到她下面,然后进入了,还是疼,而且紧,匆匆做了几下疼的不行了,扯下套套不干了。
哥缓了一会抽了支烟,还是疼,哥提上裤子就出来了,出来后才知道大厨这个狗日的连10美金都舍不得花,去搞大副的老婆。我过去给了大副一只烟,大副问我爽不爽,我说差点断了。
大副没在说什么,我拉过一混血过来,问他叫什么,他好像听不懂中文,大副说,我给他起名叫木平,我家就是木平的。我说,你还想家啊,你应该挑一个你最喜欢的带回去。
大副笑了笑不说话就是抽烟。
过了有几分钟,大厨出来,身上一股骚味,大厨跟大副讲,要是生了孩子可得好好给我养着。
然后大副领着我们去吃饭,轰走那些混血们。
大副跟我们回到船上我给他拿了一条烟,然后他说祝我们好运,从此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个人。
我们在这边卸完货就要去印尼装煤去日照了。
船走了差不多有20多天,碰到14级风,救生艇被浪打掉一个,恐怖的场景就不跟你们讲了,船到了印尼,装煤之后要去日照,不过好像在澳门有一舱的货,我们先去澳门,船太大靠不了码头,只好在锚地卸货,于是我们便做小船下去玩。
到了澳门,大副拿着1000美金下去,说是去玩一下,我拿了300美金,想去买个衬衣穿,还有一个水手,我们都没有来过澳门,小船靠了码头我们才知道,澳门真J8小,这头就能看到那头,我跟大副说想买个衬衫,大副说随便找个专卖店去看一下,然后我们三个吊丝就走进了Dior。
尼马进去之后我们都后悔了,一件衬衣要4万港币,他吗我穿个衬衣就是一辆QQ啊。哥很不淡定。大副虽说一月也有3万块的收入,也很是不淡定。
我们走出来,去美高美金店,因为我们穿的太休闲,没敢进去。
你妈澳门还有大排挡,我们几个傻币就在大排挡花了快100美金吃了顿饭,当然是大副请客,我们那晚上都喝了不少酒,大副说,尼马老子一个月工资连个衬衫都买不起,我说大副你买不死,我一个月才买个尼吗的扣。
大副喝的不行了就跟我们讲他20多岁结婚,跑船回来老婆跟别人跑了,他在上海花了300万买一房子,贷款买的,
找了一个32的离过婚的女人,他说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他肯定不做海员。大副最后哭的不行了。那个水手也是刚结婚来跑船的,老婆就要生了。
我们喝多了酒就回船了,第三天的时候船就要去日照了,不知道在日照做那个还说不说…
我到了日照之后实习期已经过了,便回家换三管轮证书。船上分两个部门,一个甲板部,一个轮机部。甲板部职位从高到低就是船长,大副,二副,三副,水手长,水手。轮机部是轮机长,大管轮,二管轮,三管轮,机工长,机工。然后还有大厨,二厨,服务生。我当时是实习生,实习三管轮,实习了大概13个月升到了三管轮。
做到三管轮就不一样了,我那时工资可以拿到1700美金,跑的航线也固定了,基本就是南韩日本,不过做了三管轮就没有那么多时间下去玩了,每次都要检查,尼马海事局来检查,为了保护船的正常航行,要做很多事。回家我家里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
尼马哥是个吊丝啊,那妞可是8分女啊,凭神马看上哥,不就知道哥能赚点钱供她在家败坏么。所以哥坚决没有跟她好。现在哥在日照卸煤呢。
这个月10号上的船。哥之所以能上这条船还有一个故事。
话说哥在家休息两个月,人事经理打电话让我去日照接船,哥很愤怒,说好休息3个月么。然后人事经理便跟我说起来了…我们公司有条船,
跑朝鲜,到了朝鲜尼马有个实习生拿手机拍照,被边防看到,说船威胁到了朝鲜国家安全,被扣押了,然后尼马船就配了1星期的粮食,就这样,一星期过去了,开始钓鱼吃了,钓不到,就饿着。
过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月了,人实在饿的不行了,要求公司解决,没办法了高价让代理买吃的,尼马关键朝鲜买不到吃的啊,一人一天半斤玉米,又撑了俩星期,尼马没水喝了,也快没油了,尼马加油船不让靠,高价找代理加淡水,终于经过某某干涉船回来了,尼马在日照抛锚,俩月没正经吃东西了啊!结果三管吃忒猛了,胃出血了。
跑船的人有一条顺口溜,事先声明,这个顺口溜跟本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本人借鉴的。顺口溜是说的全国的海员的性质。
山东驴,福建猪,舟山乌龟,东北虎,河南鬼子河北**,安徽湖北九头鸟。
山东驴说的是山东人实在,别人让干什么活就干什么活,一点也不偷懒,福建猪是说一部份福建船员特别坏,坏到你都想杀了他们,舟山乌龟是说舟山跑船的太多了,几乎舟山是个男的都是跑船的,所以老婆在家太寂寞,于是…东北虎是说东北的船员在船上没人敢欺负。河南鬼子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九头鸟是说他们心眼太多了。
你们还记的我实习的时候有个人拿啤酒换了一只猴子吗?
我们那个猴子晚上老叫,我们把它栓到了甲板上,后来它还是老叫,水头一狠心丢海里了,没想到猴子还会游泳,游到岸上去就跑了。
嘿嘿…猴子为什么叫啊,就是因为水头那个淫棍给它吃了半粒伟哥,猴子那个小弟弟真可爱。
话说本人跟大管轮在日照找小姐,大管轮54岁,舟山人,每天最大的乐趣是看Av,牛比到听叫床声就能分清楚武藤兰跟仓井空。我们靠了日照之后,晚上10点多了,我正在睡觉,大管喝多了去找我了,说让我下去潇洒潇洒。本人很是乐意,因为跟着高级别的船员下去不用花钱啊。当时忘了日照什么地方了,刚开始我们去了一个洗头房我跟他说,大管你干就行,我就是来陪陪你,尼马老子客气了一下他居然信了。
然后他找了一个20岁左右的。我就在旁边跟那几个小姐吹牛,过了差不多30分钟,老鸨对我说,看不出来老头还挺持久的,我进去看一下。老鸨进去后出来问我,尼马老头是不是喝酒了?我说是啊。老鸨说,尼马半个小时还木硬呢。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大管出来了,摸着小姐的屁股说,小姐太年轻了,比我女儿都小,我有种罪恶感,我一听对大管是大感尊敬啊。
大管抽出100元人民币,递给那个小姐,说,虽然我们没有成功,但钱我还是要给的。我问大管怎么回事,大管说喝酒喝多了。
然后大管说我们去洗浴中心洗个澡吧。
我跟大管去了一个洗浴中心,大管洗澡洗了一半又开始寻觅起来,这次大管找了一个30多岁的,本人已经没有性欲,只想赶紧回船睡觉。于是简单洗了一个澡。过了大概有50分钟,大管上的那个小姐出来了,怒气冲冲的跟老板讲,多收他二十块,差点搞死我啊!大管出来笑咪咪的,一看大爽啊,付钱之后我问大管,怎么样,爽了吧?大管看四下无人跟我说,哎,硬是硬了,尼马没射啊!总结一下,大管找小姐,一次没进去,一次没出来。
我说一下各国失足妇女吧。首先最敬业的当属韩国,不嫌你年龄,硬度,持久度,面貌,出身,一视同仁。然后技术好,身体干净,韩国貌似是要强制体检的,得了病是要被迫辞职的。
当然这也是最贵的,一个小时150美金。二最舒服的当属越南的,给人一种家的感觉,给你洗衣服做饭,然后任你怎么玩都没有怨言,你要走了还会依依不舍,把你当成她的亲人。
奉献最大的当属黑姐姐们拉,做了爱怀了孕就尼马生下来,家里白的黑的黄的,黑白的,什么色的都有。最便宜的我就不外提了,大家已经有所了解了。最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日本的,尼马不让中国人干,尼马小心东京大屠杀。
 

 

喜欢

支持

不错
1

大汗

无语

惊讶
1

鄙视

愤怒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