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史海钩沉] 江南第一剐:凌迟周秀英

  [复制链接]

0

日志

21

帖子

721

学分


2012-5-8 01:17:55 
  大清自顺治入关以来,到光绪三十一年正式废除凌迟为止,二百六十年中,
活剐的女犯何止千百个。其中最有名的却只有两次,即嘉庆年间在京城活剐作乱
苗女王囊仙,这位绝色美女,天下第一女勇士,竟被剐了三千六百五十刀才断气,
且至死不哼一声,号称天下第一剐;此后在太平天国之乱时,小刀会女将周秀英,
被擒后在上海凌迟,竟被活剐了两天,最后且开膛破肚,掏出心肝活祭,死得极
惨,号称江南第一剐。

  一个七十多岁老人,目睹过这两次凌迟大刑的人,用了两个字概括了这两次
剐刑:

  王囊仙是「绝」,即无论是刽子手的刀法,还是王囊仙被剐时的英勇无畏,
都己登峰造极,堪称一绝。

  周秀英之剐是「惨」,即活剐她时用尽了一切残酷狠毒,淫秽下流的手法,
折磨得她惨不堪言。因此以欣赏正宗刀法而言,凌迟王囊仙为天下第一剐;以观
赏女犯受刑时的惨烈情景而言,则凌迟周秀英可称天下第一。因此活剐周秀英,
既有人称为江南第一剐,也有人称之为天下第一惨剐。

  两个女英雄都是朝廷钦犯,为何受刑时有如此不同的遭遇?

  只因为王囊仙是在苗疆作乱,京中没有仇人,且受刑处是在天子脚下,一切
循正途进行,不敢造次。而周秀英在上海之战中,手斩了无数清兵清将,有许多
死仇,这些人都对她恨之入骨,发誓要将她生擒活捉,用最残酷的极刑将她处死,
这就使她吃了大亏。

  周秀英是上海小刀会首领周立春之女,从小练武,有一身硬功,双臂有数百
斤气力,使一柄百十来斤大刀,精通「开四门」刀法。这等武艺不仅在女将中是
绝无仅有,就连须眉男子,也多不及她。

  在青浦起事时,周秀英一个人,一柄刀,在塘桥力劈三名清将,四十多名清
兵,一战成名。

  青浦嘉定兵败后,她突围到上海城,成为小刀会总首领刘丽川手下最出色的
女将。清兵清将死在她刀下的不知其数,就连参战洋兵,也被她斩了不少。

  不单一般民众对她崇若神明,就连见过她英姿的外国记者也盛赞她的勇猛,
可与古希腊神话中女勇士国的女王比美。待到小刀会粮尽援绝,突围出走时,她
又奋勇断后,杀了不少追兵。最后清兵用洋枪将她座骑击毙,她坠马后才被生擒
活捉。

  周秀英被活捉后她的死敌欣喜若狂,这些人不外官商两途。

  官的方面,从钦差大臣向荣开始,各级官吏都对她恨之入骨,因此对下面的
种种法外私刑,不仅不禁,还给以方使,让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周秀英凌辱虐
待。

  商的方面,许多富商大贾,恶霸土豪在小刀会之役中损失巨大,有的人并有
亲属好友死在周秀英手中。因此在周秀英被擒后,他们买通衙役牢卒,对她百般
凌辱,更用重金请来了号称江南第一刀的赵毒刀和酷刑拷打女犯的高手魏厉宁,
要他们使尽一切毒招,将周秀英折磨惨杀。周秀英以一个十九岁的美貌青年女子,
落在这些人手中,遭遇之惨是可想而知的了。


             临刑前夜先被轮奸

  清朝有个陋习,即女犯在凌迟前夜,可由狱卒和刽子手奸污,称为「废物利
用」。此事并不合法,但上司一般对此不闻不问。除非女犯有较硬背景,否则常
难逃此劫。

  周秀英正当妙龄,美丽英武,体态健美,牢头狱卒早就垂涎她丰美的肉体,
只是她贞洁刚烈,虽然身披镣铐,但遇到调戏凌辱时,仍是以死相拼,竟还用肘
膝伤过几个对她非礼的狱卒。他们也曾用铁链将她紧捆在床上,要来硬的。周秀
英但硬功天下第一,运起气来全身肌肉坚如铁石,任凭挑逗,毫不动心。若要强
奸,与奸尸无异,十分无趣。因此周秀英虽身陷绝境,竟未破贞失身。

  现在己是临刑前夜,若再错过,机会不会再来。

  上海著名恶霸金福祥,早就为周秀英的美貌所倾倒,两年前企图将她沾污,
不但未成,还被她割去一只耳朵。听到她明天即将受刑,放出话来,只要能挑逗
得她动情,与她尽欢一次,愿酬银千两。

  这事传到魏厉宁耳里,当即淡淡一笑,保证办成此事。双方立下令状,办成
酬银千两,办不成分文不取。

  临刑前一天,上午是最后一堂,堂后将周秀英押回牢中。因她武艺高强,虽
已穿了琵琶骨,挑了脚筋,对她仍十分忌惮。他们将她双手反剪,两手两脚都用
牛筋绳紧紧捆住,再将她手脚扭到背后,用粗棕绳捆在一起,四马倒攒蹄的悬吊
半空中。

  周秀英空有一身神力,但四肢不着地,无从使力,再也挣扎不开,只能赤身
裸体地被吊在牢中受刑。

  狱卒受贿要将周秀英百般折磨,因此周秀英每天在公堂受严刑拷打外,回到
牢中还要受凌辱虐待和种种私刑。

  这天下午他们先用皮鞭将周秀英狠命抽打,见周秀英一声不哼,又用藤条狠
抽她的乳头和阴户。这些人都是用刑高手,且在魏厉宁的指点下,打起来又狠又
准。

  周秀英痛得浑身冷汗,昏了过去,被冷水泼醒、再抽、再昏厥、再泼醒。这
样折腾了半个时辰,但周秀英是个刚强女子,虽然剧痛锥心,只是咬牙忍痛,不
出一声。

  魏厉宁见状又出一毒计,搬来干柴,周秀英在身下点起火来,用慢火将这位
青年女英雄活活烧烤。周秀英被烤得皮肉由白色变为淡红色,再变为鲜红色,有
些地方还起了大疱,痛得她浑身抖动,花容失色,死去活来。

  这样又烧烤了近一个时辰,见她己奄奄一息,怕出了事,误了大刑,不好交
待,才罢了手,让她赤身捆吊在空中饱受痛苦煎熬。

  周秀英这天受尽酷刑,浑身疼痛,出了几身大汗,又滴水未进,任凭她英勇
刚强,也觉得唇枯舌焦,难以耐受。直到掌灯时分,才有个狱卒给了她一碗热水。

  周秀英正渴得十分难受,见有水来,不加思索,一口气便将水喝了个干净。
谁知魏厉宁早在水中加了蒙汗药和春药。喝后不久,周秀英便觉天旋地转,昏迷
了过去。

  周秀英醒来时,发现自巳己被赤身裸体的仰面朝天地绑在铁床上,双手双脚
都被牛筋绳紧绑在床脚上。赤裸的胸腹部被牛筋绳交义捆在床上,还加了几条铁
链。连一头乌黑的秀发也被绞紧,吊在床头上。她奋力挣扎,但这张铁床是为她
特制的,粗重坚固,她全身上下都被牛筋绳和铁链重重捆绑,别说是个受尽折磨
摧残的女子,就是一头猛虎,也休想动得分亳。

  周秀英身材高大,肌肉丰美,虽尚是个处女,但一对乳房发育得完美无瑕,
两条结实的大腿被劈开捆在床脚上,私处被人一览无余。一些狱卒不但纵情观赏,
还口出淫言秽语,将她调笑嘲弄。

  当下周秀英知道着了道儿,又羞又怒,拚命挣扎,但尽管她有千百斤气力,
也休想挣开,只得破口大骂。这些人见她挣扎不开,放大了胆,围将上来,捏大
腿的捏大腿,摸乳房的摸乳房,将她尽情调戏凌辱。

  周秀英大吼一声,运起气来,全身肌肉坚如铁石,这伙人尽管挑逗,毫无反
应。闹了一会也觉没趣,只得向魏厉宁求援。

  魏厉宁不慌不忙,命人取来一大碗肉汁和一碗熟猪油,细心地涂在周秀英的
阴部,先大阴唇、阴蒂、小阴唇、尽都涂到。然后牵来一条小牯大的獒犬。周秀
英虽然英勇,见了这头恶狠狠的巨犬,也不禁一惊,忖道想不到自己今天会被这
畜生奸污。那条獒犬却不上她身,只是闻到熟油香味,便伸出红舌,舔个不仃,
舔完后又涂上一层,再舔再涂。

  周秀英见那犬不上身,心头略略一松,继而觉得阴部被舔后有一种说不出的
怪异感觉,那种感觉越来越强,叫人心慌,继而又觉身上躁热不安。原来那狗舌
又厚又糙,舔时最能挑起性欲。若是一般已婚女子,只消舔上十几下,就会欲火
焚身,不能自巳。

  周秀英是个贞洁处女,未经人事,又在紧张警惕之中,因此反应较慢。但时
间一长,也不由得兴奋激动起来,面泛红晕,扭动不妥,阴部也渐渐湿润,并有
淫水缓缓流出。

  众人见她这般模样,知己着了道儿,当即将她胸腹部的绳链去掉,松开头发,
只留下四肢仍捆在床脚上,周秀英身上一松,浑身血脉流通,更觉心头发慌,一
身气力不知该往哪处使,便狠命挣扎扭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种种风流体态。

  众人看了哈哈大笑,有的说想不到这个小娘子还真是个淫妇,也有人说她扭
得象条发情母狗,更有人说她不但武艺了得,床上功夫想也一流。

  周秀英又羞又怒,竭力克制自己。但她是个血气方刚,身强力壮的青年女子,
怎么禁得了这自然的生理反应,加上春药药性己开始发作,任是三贞九烈的女子
也把持不住。

  她觉得浑身发热,十分难受,不由得扭动腰肢和臀部,发出阵阵号叫声,下
面也淫水直流。那些狱卒几曾见过这样强壮美丽的女子赤身发情,都看得呆了。

  周秀英是个习武女子,扭动与叫声都十分狂野有力,众人不由得也激动起来,
纷纷叫好,跃跃欲试。

  那悬赏的恶霸金福祥见时机己到,只见这个往日英姿飒爽,冷若冰霜的女中
豪杰,如今中了计,被赤条条的捆在床上,发情号叫,任他摆布,当下再也忍不
住,脱下衣裤,便拔了头筹。

  周秀英是个处女,她的处女膜因多年骑马磨擦,比较厚实。被金福祥一连几
次狠顶,才能进入。

  周秀英只觉下身一痛,大腿和阴部肌肉一齐猛力收缩,她是个习武女子,肌
肉十分发达强壮,一阵紧缩,夹得金福祥经受不起,还没有来得及品尝美味,己
泄了精,自觉没趣,退了下来。

  第二个上场的乃是刑吏魏厉宁,此人是个妇刑高手,被他凌虐奸污过的女子
不知其数。当年号称冰观音的女侠盗秦玉佩,因盗劫官银失手,被判了凌迟。此
女向来冷若冰霜,从不假任何男子以颜色。在凌迟前夕,居然也被魏厉宁弄得发
起情来,狂扭荡叫,一发不可收拾。一个晚上竟上了十几次高潮,至今传为奇谈。

  魏厉宁上前后先不上身,只是两手轻轻抚弄周秀英的乳房。周秀英这时正欲
火上身,难以自持,被他这样一挑逗,好似火上加油。他又腾出一手,轻轻揉弄
周秀英的阴蒂,那阴蒂乃是女子最敏感之处。

  周秀英被他一摆弄,只觉下面一阵强烈刺激,更加激动万分,拚命扭动号叫。
此时旁人的嘲笑声她都己听而不闻,只觉浑身似有千斤之力要爆发,却又无法着
力。虽不感丝毫痛楚,但那难忍难熬之感,却运运超过以前所有的酷刑。

  魏厉宁见己得手,才将阴茎插入。他原是个一流高手,先只是慢慢抽动,挑
逗得周秀英十分激动时,才由慢而快,转而进退快如闪电,一口气猛插数十下。

  周秀英乃是十分强壮的女子,被狗舔得动了情欲,加上春药药性发作,再经
这一流高手的挑逗,那一层层的激动狂潮,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澎湃而来。当下
满面潮红,如疯似狂,淫水直流,使出浑身力气,拚命扭动迎合,号叫声震天动
地。

  魏厉宁在一阵猛打猛冲后发现她阴道越缩越紧,肌肉也越来越硬,知道时机
己到,当下吸一口气,再狠命快速猛插。周秀英这时激动己极,只觉一阵不能自
制的兴奋从下面传遍全身,当下全身肌肉一阵痉挛,人向上一挺,竟达到了高潮。

  魏厉宁这时也到了顶峰。一般精液直射周秀英深部,两人都己浑身大汗,过
了一会,才退下阵来。

  围观众人看到一个如此美貌强壮的女英雄,在绳捆索绑下疯狂的发情做爱,
都看得目瞪口呆,激动万分,兴奋之情竟与自己上阵无异。有那道行浅的早已忍
耐不住,泄了又泄。

  魏厉宁刚退下,从牢头开始,争先恐后的将这个赤身裸体,捆在铁床上的青
年女英雄恣意奸污,一个上了又来一个,下得阵来休息一会,便又再上。

  周秀英也不知被奸了多少次,性高潮一个接着一个,直到午夜过后,春药药
性渐褪,欲火平熄,只觉精疲力尽,下面也疼痛难忍,流血不止,而轮奸的人却
去了一个又来一个,似乎永无止日。

  尽管她强壮过人,也被这残酷的性虐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终于昏迷不醒…


            倒骑木驴,阴部先遭碎剐

  次晨周秀英醒来时,又己是被四马倒攒蹄的悬吊在牢房中,只觉浑身乏力,
阴部疼痛不止。想起自己昨夜的丑态,又羞又恨,既恨敌人的下流狠毒,也恨自
已不争气的身体。她平日只是冲冲杀杀,对男女之事却毫不知情,不知是着了春
药的道儿,只以为自己本性淫荡,才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心下十分懊丧,自怨
自艾,又羞又气,只得垂头流泪,再也没有往日慷慨激昂的心情。

  天色初亮,狱卒们进来,先淫言浪语地将她昨夜丑态调笑一顿,羞得周秀英
无地自容,再将她从梁上取下,依旧四马倒攒蹄,用一条铁棍穿了,扛去公堂。

  周秀英被押进大堂,当场五花大绑,验明正身,监斩官批了个剐字,众人将
她架出门外,外面早已有一头为她特制的木驴。

  那木驴乃是用结实的枣木制成,怕她力大,悍勇难制,又用了铁筋加固。当
下两个人牵住穿过周秀英琵琶骨的铁索,向上一提,四条大汉一声起,将赤裸全
身,反剪双手,脚上载镣的青年女英雄往木驴上一放。

  周秀英背靠木驴头颈,面向驴尾而坐,这就是俗称的倒骑木驴,随即用牛筋
绳将她下身先捆在木驴身上,然后魏厉宁拿来亡命牌,两个人将穿过琵琶骨的铁
索猛向前一扯,周秀英一阵痛,不由得上身向前一倾,魏厉宁将手中的亡命牌狠
命向下一戳,那亡命牌上面是一般的木牌,下面却是三面带刃的长条铁杆,一下
从她肩部刺入,穿过厚实的背肌,直达腰部。

  周秀英不防这一招,只觉背部一阵剧痛,登时上身已被铁杆贯穿,挺得笔直,
再也不能动弹。

  正在此时,又觉下身一阵剧痛。原来这木驴上粗大的阴塞己塞入她的阴部,
她只觉剧痛攻心,要奋力挣扎时,那训练有素的狱卒早已将穿过她琵琶骨的铁索
向后反捆在木驴上,又在她赤裸的胸部、腹部再加上几条牛筋绳,将她紧紧捆在
木驴上。

  周秀英纵然力大,但背部被锋利的亡命牌贯穿,前面被阴塞顶住,又被重重
绳捆索绑,躯干己丝毫不能动弹,只有两条被铁链捆在一起的长腿还能挥舞乱踢。

  她腿上功夫原本了得,再加这时负痛狂踢,四条大汉竟还不能将她制住,反
倒被踢倒了两个。

  魏厉宁大喝一声:「给我将她双脚给钉了!」

  当下一群狱卒齐上,拉住她脚踝上的铁链,先将右脚捆在驴腿上,再放开连
往双脚的铁链,劈开双腿,又将左脚捆上驴腿,然后取来几枚恐怖的棺材钉,这
钉乃是钉棺盖所用,比一般习用钉脚的七号钉还要粗大锐利。

  几下猛击,将周秀英的脚背骨击碎,深嵌入木。

  周秀英只觉双脚锥心的剧痛,昏了过去。众人趁她昏迷,将她身上绳索重新
整顿一番,两道牛筋绳从她一对美乳上下绕过,将她丰满的胸部紧捆在木驴上,
腹部在肚脐处和阴部稍上也各捆一道绳索,她双脚虽己被钉住,但是怕她悍勇,
剧痛挣扎时将脚挣烂脱出,因此在她结实的大腿小腿上再加上一道道牛筋绳,最
后在肛门内塞了一个粗大木塞,一切仃当后用冷水将她泼醒,准备出发游街示众
后再押赴刑场处决。

  周秀英醒来只觉浑身疼痛,双脚和阴部更痛得难忍,浑身上下都被捆死,赤
条条的身体丝毫不能动弹,只能叹一口气,任人摆布。

  木驴一推动,周秀英只觉下面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原来这阴塞也是为她特
制的狠毒淫具,不但比一般阴塞大上一倍,而且暗藏铁刃,插入时倒伏塞上,推
动时铁刃立起伸出,剌入她的阴道壁。再一推动,阴塞在里面进出旋转,铁刃将
她的阴道割得分分断裂,这阴道乃是女子,尤其是未婚女子最娇嫩之处,纵是周
秀英这样一身硬功的习武女子,这地方也和一般女子无异。

  周秀英昨夜受了轮奸,粘膜己尽被擦烂,阴道口也己被撑裂,本己疼痛不止,
被这利刃在里一搅,竟如先将她的阴部碎刀零剐,那种惨烈的剧痛,若非身受,
真是无法想象。便是周秀英这等英勇坚强的女子也支撑不住,几乎又昏过去,只
能强行咬牙忍痛,不出一声,但也己痛得一身冷汗,浑身战栗,双泪交流,狼狈
不堪。

  牢外通向刑场的街道两傍早已济满闻风而来观看的民众,这些人早已仰慕周
秀英的英名,争着来看她。众人都道她是个铁铮铮的刚烈女英雄,游街时一定是
了无惧色,视死如归,或是放声痛骂,或是说些豪言壮语,必有一番英雄气慨。

  谁知牢门一开,推出的木驴上捆着一个高大的赤身女子,只见她面色苍白,
紧闭双眼,满面泪痕,浑身抖动,不发一声,十分狼狈。众人尽皆呆了,若不是
她那熟悉的秀丽容颜和高大健美的肉体,真还不信这个女犯便是平时那个叱咤风
云的英勇女将。当下便喝起倒彩,表示对她的不满,受过她教训的地痞流氓,更
是尽情地将她嘲弄辱骂。

  周秀英只觉剧痛难忍,早已听不到别人的反应,只求早日结束这段痛苦历程,
也告诫自巳一定要忍住,不要号叫出丑。

  魏厉宁见她虽痛苦不堪,但仍咬牙不出一声,恨她顽强,决意再对她施以更
为残忍狠毒的酷刑。当下按动机括,木驴尾部稍抬起几寸,魏厉宁将一并盐水向
阴塞内倒进,原来这阴塞是中空的,上面每根铁刃根部都有一小孔,倒入的液体
可由此流入阴道,魏厉宁倒入的是一瓶盐水。

  周秀英的阴道己被掏割得稀烂,被这盐水往伤口内一渗,只觉得撕心裂肺的
一阵剧痛,她再也忍不住,发出惨叫哀号。不多时竟痛昏过去,又被凉水泼醒。

  行了一阵,魏厉宁见她己气息奄奄,便将木驴尾部放低,盐水向前流出,周
秀英这才从剧痛中慢慢醒来,仃了号叫,正在暗自庆幸,却不料刚喘过一口气来,
木驴尾部又缓缓抬起,又倒入一并盐水,当下再也受不住,号叫哀鸣,不片刻又
昏了过去。

  魏厉宁乃是折磨女犯的一流高手,这样灌灌倒倒几次后,已掌握了凌虐这名
悍勇强壮的女犯的规律。见她痛得要昏死过去,就将木驴尾部稍稍放低;见她捎
喘过一口气,又将尾部抬起,再倒入盐水。这样周秀英感到的就是连续不断,无
休无止的剧痛。

  周秀英拚命挣扎,要逃出这残酷的刑具,但她背肌内插了刃口锋利的亡命牌,
全身被牛筋绳紧紧捆住,双脚被钉死,背部被木驴的颈背顶住,前面给她造成最
大痛苦的阴塞又紧紧堵住,哪里能逃脱?她这才尝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
酷滋味。

  围观众人见这个捆在木驴上美貌的赤身健壮女子委靡不振,昏昏醒醒,一会
低头流泪,一会号哭哀叫,兼且面色惨白,浑身抖动。只道她是被凌迟酷刑吓得
不能自恃,尽皆十分感叹,想不到这位平时英姿飒爽,宛若天仙的青年女英雄,
在生死关头竟也和一般女子一样,又哭又叫,哪有一分英烈气概。

  只有老于此道的人见她下身不时有带血液体流出,知道对她己施了法外私刑,
但也想不到她受的痛苦摧残之惨。


             钉上刑架,赤身示众

  周秀英赤身裸体的倒骑木驴,游遍了上海县城的主要街道,最后来到刑场。
刑台上早己竖起门字形的坚实木架,台下是人山人海的从四乡八邻赴来的观众。
台周围了全付武装的清军,还有来一睹女英雄受刑的一群法军。连那些外国记者,
听到这位号称女勇士之王的勇将今天要被凌迟处死,也赶来观看。

  押解者先将周秀英身上布满的牛筋绳挑断,将钉住她双脚的铁钉拔起。然后
将仍是五花大绑的赤身女英雄卸下木驴。周秀英前面阴塞一去,早已失禁的尿液
连同血水沿着大腿,流了一地。这时周秀英己被折磨得半死不活,哪还迈得开步。
由几名大汉将她半架半拖的押上刑台。先拔去亡命牌,将双脚分开,钉在刑架上,
再松开绑绳,将双手扳开,也钉死在刑架上。

  这一折磨,尤其是脚上的铁钉起出再钉入,触动碎骨,痛彻心肺,周秀英又
昏了过去。最后拔出肛塞,周秀英早已痛得肠道痉挛,肛塞一拔,大便就涌出,
泻了一身,地上也污了一大滩。清军用水冲洗干净,这才安置妥当,台下观众见
她到刑场后,人已瘫软,要由人架上刑台,钉上刑架,又是拉屎拉尿的,无不摇
头叹息,只道她己被吓瘫了,那知她受到的惨毒折磨。

  周秀英被钉在刑架上,被冷水一泼,再加冷风习习,渐渐苏醒过来,低头一
看,见自己赤身裸体,四肢张开,被钉在高台上,一身雪白的肌肤,连同一对丰
美的乳房和下面的隐秘之处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这千万人众观看。

  待要夹腿遮蔽,只觉双脚一阵剧痛,动不了分毫。不由得又羞又怒,再看台
下这人山人海,无不目不转睛地盯住自己赤裸的肉体观看,目光中既有爱慕欣赏
之情,却也不乏淫秽下流的神色。

  台下的嘲笑辱骂和浪言秽词不断传进耳来,又见围住看台的清军洋兵,往日
都是自己手下败将,从前在战场上这些人哪是她的对手,见她望风而逃。今天自
己却被赤条条的钉在台上,任他们嘲弄凌辱,等会还要被敌人千刀万剐,折磨至
死,心中又气,又恨,又羞,又怒。想要挣扎,又只觉手脚处剧痛攻心,千百斤
气力和一身武艺,竟无施展之地。只能闭目低头,但求早早行刑死去,免得多受
这等难堪的折磨。

  周秀英是个年青美貌女子,虽不能算是天姿国色,但也长得美丽动人,而且
年仅十九,更充满青春气息。台下一个老人,曾目睹过凌迟王囊仙,不觉将这两
个女子作了比较。整体说来,王囊仙要比周秀英更美些,乃是千年一见的人间绝
色,且巳身为人妇,美艳中更显风情成熟。

  周秀英则是在被擒时尚是处女,清新纯洁上胜王囊仙一筹。

  王囊仙是俏中含威,妩媚中带有英气;周秀英则是刚强勇烈,英气外露。两
人同是会武的女子,都有一身发达结实的肌肉,而又不失女性的曲线美。

  周秀英比王囊仙更要高大壮健,肌肉也更发达,虽也算苗条,但腰围要比王
囊仙稍大。她的乳房较王囊仙略小,但十分结实挺拔。王囊仙是鹅蛋脸,颧骨略
高,咀稍大,一对凤目,顾盼生情。周秀英的脸型,总的说来近于圆形,但生就
一付坚强的下颌骨,在秀丽中带有英气。两条剑眉,一双明眸,睁开时精光四射,
慑人心魄。


               凌迟第一天

  待到午时三刻,监斩官一声令下,便要将周秀英开剐。

  赵毒刀却不忙动刀,只伸手周秀英将浑身的冰肌玉肤摸摸捏捏,他这是要弄
清周秀英身上各处肌肉厚薄,以便下刀。

  周秀英不知,只道赵毒刀还要当众将她轻薄,不禁勃然大怒,破口痛骂。

  赵毒刀却充耳不闻,不理不睬,只管捏摸不停。他的助手见周秀英骂得凶,
要上前堵住她的口。赵毒刀摇手止住,原来他最喜对刚强女子施刑,倘是一个柔
弱女子,一动刀便啼哭号叫,他便觉得索然无味。必得是这种烈性女子,在他凌
厉的刀法下,由怒骂转为惨叫,再号哭求饶,这才能显出他的手段。

  台下见周秀英杏眼圆睁,柳眉倒竖,骂声不绝,似又恢复了女英雄本色,不
禁响起一片彩声,为她喝彩叫好,给她鼓励加油。

  在周秀英的怒骂声中,赵毒刀开始动刀了。

  他一刀割去了她一个乳头,接着一连九刀,将她丰满圆润的左乳割出一个大
口。他用的也是当年活剐王囊仙的秦快刀用的旋刀法,手法娴熟。

  周秀英只觉乳部一阵疼痛,她自幼习武,跌打损伤乃是惯了的,这等痛算不
了什么,刚忖道凌迟原来也不过如此,比起刚才骑木驴来,似还要易耐受一些。
却不料十刀一完,助手上来拭血时,用的却是蘸满盐水的布块,当下向她乳上伤
口狠狠一挤,盐水渗入刚割开的伤口。

  周秀英只觉伤口上如同被烈火焚烧,剧痛攻心,浑身肌肉一紧,几乎失声叫
痛。但她毕竟坚强过人,咬牙忍住了。

  台下众人不知赵毒刀用了下流狠毒的手法,只见他割了十刀,就让这个刚才
还高声叫骂的女犯闭往了嘴,足见功力,当下齐齐一阵彩声,为他叫好助阵。

  赵毒刀见这一手收效,便对周秀英的乳房痛下杀手,照例每十刀停一下,台
上众人吆喝一声,助手用蘸盐水的布块按一下。起先还只在她伤口上挤按一下,
以后见她咬牙忍痛,不出一声,便又使劲狠揉猛擦,只痛得她浑身冷汗,全身肌
肉抖动不止。

  周秀英在剧痛中将一头浓密黑发使劲一甩,一张口咬住一绺秀发,咬紧牙关,
睁眼怒视赵毒刀,硬是忍着这难熬的钻心剧痛,一声不哼。

  赵毒刀见她这等熬刑,暗中点头叫好,知是遇上了对手。当下只是不慌不忙,
操刀不止,顷刻间将周秀英的一对美乳一刀刀割下。在她赤裸的胸部留下了两个
血淋淋的圆形伤口。鲜血从伤口流下,沾满了腹部,再往下流。不多时在周秀英
身下的刑台上己是一片血渍。

  赵毒刀割完乳房后,不想和周秀英多纠缠,打起精神直接对她阴部下刀,他
先将她的阴唇碎割了,再将她的阴蒂抓住拉起,一个旋刀连带处女膜一同割下。
血刚涌出,助手便拿了一块湿布块使劲一按,并狠命的向她阴道里一塞一挤。

  这次蘸得手却不是盐水,而是熬得红红的辣椒油。周秀英的阴道刚才骑木驴
时己被割得碎裂不堪,被这浓浓的辣椒油一浇,任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周秀英只觉撕心裂肺的火辣辣一阵剧痛,从阴道扩向全身。她再也忍不住,
放声惨叫,声震全场。

  众人见这勇敢坚强的女死刑犯终于熬刑不过,叫出声来,随即轰雷似一片彩
声,为赵毒刀的刀法叫好。

  原来赵毒刀早与雇他的豪富暗中立下文书,保证能将这个刚强的青年女英雄
剐得惨叫哀号。他也知只凭碎剐凌迟,不一定能将她制服,即使用盐水擦伤口的
毒招也难保成功。这种用辣油浇阴部的酷刑,上代有此秘传,但因过于惨毒,曾
有过一个悍勇女盗竟被一痛而绝,没完成指定刀数,因此久巳不用。

  他知道周秀英十分能熬刑,兼且强健过人,再三思忖,如割完乳房后还不能
让她叫出声来,便要在割阴部时使出这狠毒绝招。

  果然,周秀英再英勇刚强,也受不了这等惨绝人寰的酷刑,痛得失声惨叫,
随即昏了过去。

  赵毒刀见周秀英昏了过去,当即用冷水一泼,这次她昏得很深,连泼了几桶
冷水还没醒来。最后向她赤裸的胸腹泼了冰水才见她悠悠醒来,赵毒刀待得她缓
过一口气来,再继续凌迟。

  这次是从双臂割起,仍是割十刀,用盐水或辣油揉擦一下伤口。周秀英的双
臂有几百斤气力,能挥动百十斤大刀,如今这些丰美肌肉被利刀一块块碎割下来。

  不多时筋肉己被割完,露出白骨。接着又将她圆润的肩膀一刀刀碎割了,然
后再割她丰满结实的胸大肌,到她上身前面的肌肉割完时,己过了足足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中,周秀英无异是在炼狱之中,快刀割肉撕肌的痛楚,加上盐水
和辣油交替运用,直痛得她心肝俱裂。盐水的疼痛渗骨入髓,使她痛出一身身冷
汗。辣油则是带来火辣辣的剧痛,痛到使她毛发倒竖,热汗淋漓。两者交替,直
痛得她死去活来。

  一次痛昏过去,又一次次被泼醒。饶是强壮过人,英勇盖世的女勇士也禁受
不了这等惨酷的毒刑。她的意志全被摧毁,先还竭力咬牙忍痛,只是在痛到极点
时才惨叫一声。但连续不断,越来越强的剧痛,终于将她整垮。

  心理防线一破,她再也熬不住这等剜肉剔骨的剧痛,凄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
台下的众人也不由毛骨棘然。时间一长,她己叫得声嘶力竭,只能辗转哀号。再
下来,连哀号也没有力气了,只有一声声喘息呻吟。

  周秀英起先还扭动挣扎,因手脚都被钉死,只能拚命扭动腰肢,摆动头部。
一头黑发随风飘动,好似海浪汹涌滂湃,到后来再也无力挣扎,只见下刀时头向
后一仰,浑身肌肉一抖;痛昏过去时头向下一垂,再后来气息渐渐微弱,只有她
肌肉的抽搐抖动,证明她还活着。

  到开始割她腹肌时,她的头发己湿透,满脸晶莹的水珠己分不清是汗水还是
泪水。不久,坚实的两排腹肌又被割成碎片。两条结实粗壮的大腿再遭碎割,然
后是肌肉线条分明的小腿。

  这样割到黄昏时,她前身的肌肉己经割尽,这位昔日英姿飒爽,武艺天下第
一女英雄己被剐得支离破碎。低垂着头,一头湿透的黑发向前披下,遮了她那己
被痛苦扭曲了的美丽脸蛋。

  这时她的喘息己由粗重变为微弱,她的意志也被这毒刑彻底摧毁,再也无力
抗拒,只是低声哀祷,但求速死。

  受了重金的赵毒刀偏不让她死去,还要她多受一天一夜的折磨。当下见天色
己暗,便向监斩官禀告,说道:「这女犯肌肉厚实,今天实不能割完。请示大人,
可否暂且还监,明天再继续用刑?」

  监斩官早已受了贿,此事原在意料之中。虽然本朝少有此等之事,但在前朝,
凌迟权宦刘瑾时,也割了两天才断气,可算有前例可援。再加周秀英的高大健壮,
一身结实的肌肉也是人所共知。沉吟一下,点了点头,吩咐要好生监管,不能让
女犯死去,逃脱大刑。


              痛苦难熬的长夜

  周秀英熬了一天,只道今天总能结束,谁知还要再拖上一夜,但己身不由已,
只能任人摆布。刽子手和狱卒得令,便动起手来,纵然这时周秀英己奄奄一息,
但她余威还在,他们对这位青年女英雄仍很忌惮,只怕她临死挣扎反抗,生出技
节。当下小心翼翼的先将她手腕脚踝捆上牛筋绳,再拔出铁钉,把她从刑架上放
下。然后快速地将预缚的牛筋绳将她双手双脚绑起,用一条铁杠穿过捆住手脚的
牛筋绳,将她扛下台来,丢在囚车里,押回大牢。

  周秀英受了一天酷刑,痛得昏昏沉沉,一身肌肉己被割了大半,早就虚脱过
去,哪里还能挣扎。当下被扛回牢房,抽去铁杠,仰面放到地上。

  她赤裸的背脊被冰凉阴湿的土地一刺激,才又缓缓醒来,只觉浑身疼痛。在
受刑时她出过不知多少身大汗,再加失血很多,若在普通女子,受此残酷折磨,
早已气绝身死。她因强壮这过于常人,才能撑到此刻,但也觉口于舌枯,难忍这
种煎熬,只得哀求狱卒给她喝口水。

  那些狱卒早受了重金,要让她受尽折磨,见她张口要喝水,却拿了一碗辣油
硬给她灌下。

  周秀英不防这一招,只觉从口到胸,一阵热辣辣的刺痛,好似火烧一般。

  因狱卒灌得急,有些辣油从喉部流入气管,引起一阵剧咳,带动她胸口的伤
口,痛得她又昏死过。

  周秀英再醒来时己近午夜,只觉浑身摧心断筋的剧痛,早已疲败不堪,刚要
闭眼昏睡,又被狱卒用盐水浇在创口上痛醒。

  那些狱卒只以折磨这个毫无还手之力的青年女英雄为乐事,除了洒盐水外,
还向她身上撒尿,或用粗盐揉擦她的伤口。

  周秀英受了凌迟毒刑,原来撩人情思的健美肉体己是血肉馍糊,惨不忍睹,
狱卒们再无奸污她的兴致,但却不饶过她,不时用带刺的木棒插入她己片片鳞伤
的阴道,抽插搅动,残酷无情地将她摧残。

  周秀英这才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惨况,原以为可以歇息一夜,却不料此时的痛
楚竟不下于在台上受刑。

  到午夜过后,这往昔日身强力壮,勇猛无比的青年女英雄己被折磨得死多活
少了。

  这时赵毒刀不放心,前来查看,见到周秀英这般惨况,一试她的鼻息巳十分
微弱,却也吃了一惊,只怕她被折磨死了,不但便宜了她,自己也无法交差。当
下忙制止了这些狱卒,用清水将她伤口的粗盐和尿液洗去,取来一碗温水让她慢
慢喝下,然后拿来热粥喂她,周秀英这才回过一口气来。

  赵毒刀又拿了一碗人参煮的鸡汤给她喝下,周秀英己被酷刑折磨得毫无抵抗
之念,只求解除口腹灼热干渴之苦,将一碗鸡汤喝了个干净。

  赵毒刀还怕狱卒们不知进退,再有造次,便守在监里。

  狱卒们也怕真的将她整死,交不了差,便停止了凌虐折磨。

  周秀英这才喘了口气,闭目养神,昏睡了两个时辰。

  转眼天已亮了,狱卒取过一桶清水,将她洗刷于净,仍用铁杠将她抬出牢房,
放在囚车里,押回刑场。


               凌迟第二天

  刑场上仍是人山人海,要看这千载难逢的活剐两天的奇事。

  众人只见周秀英己是面色惨白,披头散发,十分萎顿,前身己是一片血肉模
糊,手脚再被铁钉钉上刑架,然后将刑架翻过身来。

  周秀英的背部肌肉十分结实丰美,在阳光下显得雪白细腻,眩人眼目。

  赵毒刀又动手割周秀英的背部,他这次用的不是旋刀而是方刀。

  这是凌迟的另一种刀法,是用狭长快刀在皮肤上划个方块,然后将界线内的
肉剜出。

  方刀又有两种刀法,一是四边刀,即划皮肤时四边都割断;另一是三边刀,
即留下一边不割断,因此割开的皮肉仍连在身上。后一种刀法较难也较费时,很
少应用。

  但在前朝凌迟郑曼时就是用的这种刀法,割完后将尸体吊起来时,条条皮肉
还连在身上,如同一头剌猥。

  赵毒刀剐周秀英背部时用的正是三边刀。

  他下手狠毒,先用刀划开三边,然后左手用铁夹将皮片上端夹住拎起,右手
用刀将皮稍向下一分离,随即左手使劲,将这条皮肉向下狠撕。

  因此实际上己不是碎割,而是割开头后再硬生生的撕下,是凌迟再加剥皮的
特等酷刑。

  因为周秀英的仇人发誓要将她活剥皮。

  而清朝无剥皮之刑,因此赵毒刀用的是夹带的法外私刑,让周秀英在吃够了
凌迟之苦外,还饱尝剥皮的惨烈痛苦。

  周秀英经过后半夜休息,精神略振,照昨日经验,觉得刀割的痛苦还能忍受,
难熬的是盐水与辣油的浇揉。

  因此开始凌迟时还不十分紧张。谁知今天换了刀法,这剥皮之痛直是撕心裂
肺,摧筋错骨。便是坚强勇敢的女英雄也忍耐不住,不由得全身肌肉一紧,头向
后一仰,又失声惨叫一声。

  众人昨天见她剐到后来时己气息奄奄,无力挣扎,也出不了声,稍觉扫兴。
见她今天己稍有恢复,又能放声惨叫,觉得仍有好戏可看,便为她喝采叫好,鼓
励她振作精神,迎接酷刑。

  赵毒刀一连十刀,在她光滑结实的赤裸背脊上割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伤口,十
条皮肉挂在身上,随着她的挣扎扭动,飘动起来,四下洒血,十刀一停,助手又
用盐水布条揉压伤口,且乘机将那十条翻转的皮片压住再向下一撕,这痛苦尤胜
昨天十倍。那周秀英虽然武艺高强,但也是凡间女子,血肉之躯,怎受得了这样
惨毒的私刑,当下花容失色,连声惨叫。

  赵毒刀连连操刀,将周秀英丰满的背肌割去大半。割到腰肌时,周秀英己痛
昏了十几次,每次都被凉水泼醒,再痛昏,再泼醒。

  这时周秀英又已叫得声嘶力竭,她一身肌肉多半己割去,不论她功夫如何了
得,也无法再作挣扎。只有残存的肌肉不断抽搐抖动,她身受的那种惨烈的剧痛,
若非身受,无论谁也想象不出。直痛得她大小便失禁,流了一地。

  到臀肌割完时,周秀英己是昏迷的时候多于清醒,呻吟和喘息声也渐渐微弱,
她全身只有头颈部还略能活动。

  每次盐水与辣油接触她娇嫩的创伤面时,才见她头微微而后一仰,痛昏时头
向下一垂。冷水泼醒时头再稍稍抬起。一张美丽英武的脸已失血苍白,满布痛苦。
那对明眸已失去昔日风采,每次泼醒时微微睁开,充满痛苦,绝望和无奈的神色。
眼睛稍一睁开,便又闭上。这时周秀英早已失去抵抗硬撑的信心,只求速死。不
时低声哀求快些让她死去,脱此苦海。偏偏那赵毒刀以折磨她为乐事,立意要让
她在这痛苦的炼狱中受尽煎熬。不论她如何哭泣哀求,只是从容不迫地慢慢细割。

  割到中午,周秀英除了两条大腿和小腿后面还没有触动外,浑身肌肉都己割
尽。流出的也早已不是鲜血而是越来越淡的黄水。赵毒刀便自去吃饭休息,只留
下钉在刑架上的周秀英受痛苦煎熬。那时正是冬天,清兵已在周秀英身傍点起火
堆,免得她冻得失去知觉。

  一阵阵劲风吹过,她背上被割开撕下的皮片随风飘扬,带起一片血雨,加上
她间断的有气无力的几声惨叫哀号,那情景真是十分惨烈恐怖。

  台下民众无不动容,便是那些悍兵强将,平日残酷冷漠,嗜血成性,今天看
到这样一个美丽刚强的女子被碎割到这种惨状,也觉得毛骨悚然。

  周秀英武艺高强,百战百胜,平时又爱护部下和百姓,许多人对她崇若神明,
今天见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女英雄被赤身裸体的钉在刑架上被酷刑折磨到如此
惨状,更是心肝欲裂。

  午后继续行刑,赵毒刀还是从容不迫地将周秀英双腿后面残余的肌肉一块块
碎割下来,见她己很少反应,便让助手把辣油浓度提高,加强刺激。

  但这时周秀英己被这凌迟酷刑折磨得半死不活,连哀叫求饶的力气也己没有
了。好不容易捱了半个时辰,周秀英一身丰美的肌肉己被割完,除了一张脸和颈
部还是完整的外,其余部位都是些残筋碎肉,加上背部一些挂着的皮片而已。

  该是趁她还未断气时,将她开膛破腹,掏取心肝活祭了。

  于是又把刑架转过身来,赵毒刀一刀在她上腹部剌入,使劲向下一划,将她
腹部从中线划开,直达会阴。随即将刀咬在口中,腾出双手将她的肠子、肝、脾
使劲向外一拖。一大堆热烘烘的内脏流了一地,两个助手赶快接过手,快刀斩乱
麻,将她的内脏分剖为两堆,放入两个祭盆。周秀英被这掏肝牵肠的剧痛一激,
又发出一阵凄厉响亮的惨叫。

  接下来是最后一步;活活掏心。

  传统上有两种做法。一是小开膛,即不剖胸,刽子手从腹部进去,划开横膈,
伸手向上抓住心脏,从腹部切口掏出来。

  另一是大开膛,即砍断肋骨,扳开胸膛,在直观下将心脏掏出。

  清军对周秀英恨之入骨,自然要对她进行大开膛。

  当下赵毒刀换过一柄快刀,从周秀英胸骨左侧第一肋间进刀,向下猛切,将
她一排肋骨齐齐割断,然后两手扳住胸壁断骨端,大喝一声「开」用尽全身力气,
狠命将她胸膛向两边一分。

  随着一声沉闷的裂胸声,竟将青年女英雄的胸膛沿断端一板为二,随即伸手
进去,抓住心脏,将一颗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活活掏出。

  这时周秀英猛地发出一声高亢凄厉的绝叫,那己不像是人类的声音,而像是
猛兽濒死的惨嗥。

  接着她的头向下一垂,再也不动弹了。

  赵毒刀掏出周秀英的心脏后,又将她的肺脏、食道和一堆大血管硬扯出来,
用快刀割断,再一分为二,堆入两个祭盆。分别托到清军和法军的祭坛前,活祭
阵亡将士。

  赵毒刀又用刀割下周秀英美丽的头颅,挂在旗竿上。接着拔去手脚上的铁钉,
用粗绳将她的残躯捆住吊起。只见一个开膛破肚,皮肉割尽的无头尸体在空中晃
动。背上未割断的皮片被风次得时起时落,那情景实是惨酷凄厉,诡异可怖之极。

  周秀英的受刑惨烈无比。一个目睹她受刑的外国记者写道:「这个受刑的女
犯是个著名女勇士,被俘前曾拚死格斗,杀死过几百个清军。她骨架高大,像西
方女子。受刑时裸身挺立,身材健美,肌肉发达,有如希腊女神,是我见过的最
美丽强壮的女子。他们将她浑身肌肉一片片割下来。最后把她还在跳动的心脏和
热气腾腾的肝肠活掏出来。这样一位英勇美貌的女子被如此残酷地活活杀死,真
是太惨,太可惜了!」

0

日志

6

帖子

49

学分


2012-5-8 20:35:20 
本帖最后由 郑磊zhlei.com 于 2012-5-8 20:38 编辑

:o                :Q                     罗奥帝国来了,救国靠我们这一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日志

2

帖子

7

学分


2012-5-8 20:38:10 
楼上的把好门,收身份证,18岁以下 的免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日志

1

帖子

6

学分


2012-5-8 21:16:37 
{:soso_e111:}禽兽不过如此,天下竟有此等孽畜!!遭天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日志

12

帖子

93

学分


2013-2-22 18:32:58 
怎一个“惨”字了得!:fun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日志

5

帖子

9

学分


2016-1-24 22:22:34 
极品虐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00-2018   文人网  wenren.com   沪ICP备16049483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