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史海钩沉] 巡航南沙群岛纪行:一个台湾海军军官的历史回眸

[复制链接]

238

帖子

9997

学分

0

日志


2012-5-10 02:22:32 
[导言:本文作者不详。台湾海军于1956年6月6日派出舰队出巡南沙,作者即随船出海后写下的本文。同年7月11日,台派军队驻守太平岛至今。]

1956年台湾恢复在南海太平岛的驻军

1956年台湾恢复在南海太平岛的驻军


    一个有力的行动在未动笔写南沙群岛纪行前,我时时想到我们的祖先是太伟大了,为了后世福泽,不惜辛勤,开疆拓土,立下万世不朽的基业,但时至今日,说起来,我们真是守成有愧。

    我不是文学家,也不是地理学者,但缅怀先人创业匪易,进而维护我国家领土完整及南洋的和平与安全,终使我着手写这本小书,借以能对祖先稍赎罪愆。

     谈到我的南沙之行,便不能不提起许多可笑的故事,民国三十九年六月,由于"政府",为求集中力量,曾对于南沙的守卫,暂时予以放松,谁知道这短短的空隙时间,却招致了若干野心家的觊觎,所以最近一年以来,有不少天真的国家友人,似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做其御香缥渺的"人道王国"的美梦,虽然他们仅制造了些报纸上的"花边新闻",甚至还帮助说明了我们是这块领土的所有者,但是站在一个国家尊颜的立场上,我们依稀感觉到有种类似受侮的羞辱,自然不愿沉默无语。

    在廿世纪的六十年代,人口的密度,已经挤得很多国家向冰天雪地的南级大陆,或炎炎灼热的火星上去打主意,试想在光和熙暖,且交通频繁的南太平洋上,居然还有无主的陆地被人发现,如果真有,则是天下奇谈,说这种奇谈的人,不是想骗人,就是在欺己,否则,便是一个荒诞的怪物。

    但是这种荒诞的怪物,偏偏还有的是,民国四十四年四月,菲律宾有一位奥西斯先生,自称是"人道王国"的驻菲公使兼总干事,接着又有一位名叫笠井重治的日本友人,也"东施效颦"的跟着来了一次,在东京也自称为"人道王国"的驻日领事,不晓得他们所谓"人道王国"的统治者是谁,也不晓得委派他们"官衔"的是谁,大概是那些岛上的"民主"飞鸟吧?不然,便是成群爬行的巨龟了!

     他们这两人,只这么空叫了几声,除了使得些许的人感到惊异以外,并没有造成其他的骚动,直至同年七八月间,一位在马尼剌经商的名叫米兹的美国友人,又绘声绘影的,予以响应,说"人道王国",是位于曼尼蒂群岛中的一个叫和"和谐岛上,从苏禄群岛的首府--和罗,乘快艇向越南或中国的南方海面,航行两天时间,即可到达"等等"神话"以后,这才引起各方的注意,尤其是他那个在地图上找不出,听起来又怪迷人的地名,累得菲律宾"政府"派出侦察机去"按图索骥"一番,这只能让那一些天真的人,听了几句美丽的谎言,就手舞足蹈的欣跃而外,实在别无价值可言。

    民国四十五年三月,一位菲律宾的海事学校校长克洛马,突然异相天开,发起组织"探险家",纠集四十来个人,利用其学校的现有小艇,从事探险,进窥我南疆,居然也说是发现早已列入我国版图内的南沙群岛,更荒唐的为它定名为"自由邦",想做起国王来,接着越南"政府"也发出越南在南威岛有"传统的权利"的谬论。这些荒谬的迷梦,终都在我"政府"有力的行动下粉碎了。于是我随着这一支铁的队伍,向我国南疆出发。

    出发前夕台南的清晨,异常美丽,使人忘掉了夏天的溽暑。

    旭日甫升,万象更新,碧海云天,一望无际,微风轻轻的吹拂着亚热带高耸的茂林,整齐巍峨的建筑物,光滑平坦的柏油大道,如诗如画,置身其间,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六月五日,抵达南部某海军基地,即时晤见了谢司令祝年,他是这次进军南沙的舰队指挥官,是一位有名的海军战将,更是一位有名的海军福将。

当时远东实力居前的台湾海军的“太”字号护航驱逐舰

当时远东实力居前的台湾海军的“太”字号护航驱逐舰


    发现双子礁

     航行了四天四晚的光景,老是蹩在一间乌笼似的房舱里,实在闷得发慌,想透透气,都不大可能,所带来的水果,及其他的食料,都被巨风所损坏了,青菜成了宝物,牛乳和糖虽有,但吃了会晕船,所以也成了禁品。海上的风浪,已告平息,健儿们以无比的勇气和毅力,战胜了台风,克服了艰难,驶进了安全地带,大家以极兴奋的心情,齐集在甲舨上,观赏南海的风光,极目无边,舰艇荡漾,海洋上,唯一的伴侣,是浮游水面的飞鱼,海洋的生活,实令人有孤寂之感。忽然舰上大家都发出了欢笑声,为的是遥远地看见了一艘商船,怪不得在远航的船员们,如遇到了一艘船的时候犹之如遇到了亲戚朋友,所以不论国籍、人种,彼此都会自然地发出疯狂的欢呼,这是情感的发泄,也是人性的流露。舰队仍是备战编队航行着,不时以雷达,声纳,搜索前进,就是浪花溅起的一个白点点,或是波涛溅卷映出的一块黑影儿,都得要详详细细分辩,一点儿也不马虎。七月十日晨早,细雨纷飞,大家希望雨下大点好让大家洗一个痛快的雨水澡,因我们已四天未曾洗过澡。我们整天整夜在海上,以海为家,在空气里生活,非在陆地时的生活所可比拟,每天使用淡水,皆要受限制,规定每一官兵,每天三加仑,入晚又实行灯火管制,窗门都要关闭紧密,不准有丝毫灯亮外泄,所以在远航中,空气与水有时竟变成珍贵之物,这是生活在陆上的人们,万万料想不到的。下午三时,抵双子礁,几天来,第一次看见岛陆地,树木,一如看见久别的亲人一艘,个个手舞足蹈,欢喜欲狂!一会乌云四散,天空也开朗了,证明我们此行,是为国家增加了光荣,取得了历史上的胜利!双子礁岛上,滋长着青翠的树林,整齐如毯,其风光景致,宛如海上公园,令人向往,我们因要先赴主岛--太平岛,所以在这里未予停留。

    过双子礁,始进入南沙区域,等于走进了内海,因险礁环生,舰队改以低速航进,海里上水平如镜,海不扬波,夜是恬静的,除了机舰里,发出噠噠的机器响声,以及海水轻吻着舰舷,发出沙沙有节拍的音韵外,再也听不到其余的声响了。

    碧绿玉带的太平岛

    太平岛(ITCAIS.旧名长岛),为南沙群岛的主岛,位于东经一一四度二二分,北纬一○度二二分五五秒,全岛面积三十六万平方公尺,岛长一千四百七十公尺,宽三百五十公尺,岛顶平坦,高四公工,予人第一印象是碧绿苍翠,风景如画。

     到达太平岛,是七月十一日,上午八时半。从双子礁起,一个夜航,竟完成了一百一十海里的航程。在舰上遥望太平岛时,它在我们眼里,就如一条浮挂在天空之中的碧绿玉带。在我们离开台湾的时候,曾经听说菲人克洛玛尚留有若干余党盘据岛上,所以我们在抵达太平岛之初,不得不从事作战准备,先将舰队停泊在距该岛五百公尺的海面,下定锚后,各舰将炮指向着全岛每个角落。完成攻击准备。

    九点钟的光景,海军水底爆破部队的蛙人健儿们,以矫捷的身手从事海底搜索与敌前登陆行动,我见到他们那种勇敢执行任务的精神,以及那身潜水服装的作战配备,心中泛着无比的敬意与信心,凭着他们这种熟练的技术与从容的态度,将来反攻大陆,确是一支战无不克的生力军!约历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已完成了环岛搜索的任务,用无线电话报告了岛上的情况,原来岛上空无一人。接着又得到他们发出的安全信号,大概克洛玛余党听见我们强大舰队即将到来,先就闻风而逃了。但是,舰上的战士却展开了论战:"他好的,克洛玛的人跑得好快呀,要不,老子把这些小子们抛到海里去喂鱼。"一个说。"你真是小人小量,没有一点大国民的风度,我们这次来是履行国家的责任, "政府"的命令也只是要我们以和平方式来保卫土地,至于克洛玛的荒谬行为,"政府"自然会循外交途径去和平解决,况且中菲两国是兄弟之邦,今天又同是反共盟友。"另一个解释说。十时三十分,谢司令与我分别去电"政府"报告了今晨抵达太平岛的情况后,接着与孙谋中校,王少校法理,照相官吴绍同乘小艇下了旗舰,登上中肇舰询问物资下卸的情形。中肇舰是我国新从美国接受回来的新舰,舰的原名是Bradleg Covnty Ist-400,隶属美大西洋舰队两栖司令部,二次大战时,历次参加过各重要战役,举世震惊的诺曼弟(Nokmadt)登陆,它就是第一个冒着猛烈炮火抢登犹太滩头阵地,奠定了辉煌战果的基础。交接典礼系由美十二军区司令哈德少将,与我武官柳鹤图上校主持,于民国四十四年十二月廿九日抵达国门。全航程七千一百○五海里,历时仅三十二天,其航行速力是惊人的,舰长为海军青年将校李秉成中校,早期在马祖、大陈各岛,为海陆协防问题,我与之时有接触,相见顿感愉快,略略谈了些别后情形,即于午餐中研讨有效之下卸计划。下午二时,我们一行即乘水陆两用坦克登陆巡视。太平岛的锚地,在岛南西侧纪念碑前,海面水深由一 ○至二四公尺,底质多为珊瑚与贝壳,故舰艇常有拖锚的危险。

   中业岛素描

     自七月十四日起,我们继续进行巡视各岛的任务。南沙群岛中除太平岛,中业岛(THITUIS旧名三角岛)应该是第二个大岛了,距太平岛约四二海里,南面正对太平岛,西端则拥有狭长地--西滩,形成一三角形,位于北纬一一度○七分,东径一一四度一六五分、岛全长八百公尺,宽四百公尺,面积达三二六二八○平方公尺。

    我们是位于七月十四日正式抵达,在临行的当天早晨,天气突然变了,阴云四合,浪潮凶猛,像逼迫着我们往中业岛出发似的。因要顾及太平岛主岛的中枢防务,仅派A舰担任巡行该岛的任务,我偕同孙谋中校与照相官吴绍同君跨登A舰。A舰舰长陈国钧上校为一青年而有果敢的人物,从海洋炮火中成长,有赫赫的战功,谈起来竟是同乡,这一小小的一畛域关系,竟增加了我们公谊中的私情。八时三十分起航,十时三十五分抵达,为时不过二时零五分。也许是气候的关系,我竟感到晕船了。不过为时不久,登陆后我依然行动自如了。岛上柳树甚少,仅有一两颗不太高的点缀其间,而阔叶树却异常茂盛。当我们行至岛西端时,竟发现有竹制旗竿与绳子,并有几椽茅屋。这种茅屋的建造,颇有我国建筑之风味,竹竿为缘,阔叶为盖,中间铺以柔草,观其形像,似有人起居其间,但搜遍全岛每一角落,已空无一人,或许是我国渔民在此小憩后遗留的痕迹。茅屋东约十二公尺处,有水井一口,其形式与深处,与太平岛者相彷佛,而且亦极清澈可口,可供三五十人饮用,岛之东端,全为海岛所占,鸟蛋之多与磷矿之富,堪与双子礁媲美。而其最大优点,在岛之西南,有天然之锚地,水深达七公尺,海底则为纯沙。下午六时许返航太平岛,作翌晨再航敦谦岛之准备。

    苍郁青翠的敦谦岛

     敦谦岛(SANODCAY旧名北小岛)居太平岛东六海里之处,为珊瑚礁的中心,礁呈椭圆形;岛长约四○○公尺,宽二五○公尺位于北纬一○度二二七分,东径一一四度二八七分,岛上全被灌木所覆盖,椰树最多最高,最高者有达十五公尺者,与太平岛有浅礁相通,但非徒步所能涉过者,这些浅礁在低潮时全露出于海面,直径达一四○○码,高潮时则没于水中,但却在海流中荡漾,似欲冲出海面来,此处深度为七至十公尺,确属上好锚地。岛上无任何建筑物,亦无水井,但鸟粪与鸟蛋充滞,我威远部队于竖立木牌留志纪念,满载鸟蛋而归,预备作晚餐时一顿美肴。本岛特色,是底质全为珊瑚礁石,岛南之第一港道水深五一至八八公尺,第二岛西港道五八至八四公尺,岛北第三港道五一至七三公尺,底质虽均为珊瑚贝壳凝成,但并不像他岛,使船只有流锚的危险。返航时,感于蛙人队工作的努力与负责,特以手边黑色纹皮手册赠该队杨排附,并志数言纪念我们此次合作完成历史性使命的意义。十六日,原定计划是航行两月岛的,但是我们接获情报:克洛马有再来消息,于是将此一行程暂时中止,准备应付此一不太愉快的事件,也许是克洛玛感觉此种徒劳的无意义,他没有果来,但是这停留的一天,却频添我几许寂莫难耐。在舰队从高雄出发的时候,舰上官兵并不感觉时间的难打发,也许是船在航行的缘故,可是这次在停泊中等待,直使他们有如坐针毡的难受,大家真希望克洛玛快点来,见个高下吧,如果克洛玛真来了,我们应该采取甚麽样的态度呢?这是我们几位高级值得事先研究的事,先礼后兵吗?假使他根本不讲理又怎麽办?先兵后礼?但这可能引起中菲两国的传统友谊。我们作了最后的决定--如果克洛玛引领船只来了,派一专人,跨一小艇去与他直接谈判,如果他还有着可贵的人性,他一定会明白我们行动的神圣性,而对我们加以热诚的赞扬,因为我们的举动与他们拱卫马尼拉的责任同等,可是,我们的计划,却为克洛玛的怯懦而成了泡影。不过,我在这次枯燥的等待中,也并不是一无收获,第一,我认识了海军将士的战争的整理性,第二,是海军战士们海洋生活的经验性。前者是从他们从事作战准备的通力合作与职责分明又连琐的动作中,后者则由他们从海风与云彩测验气候的灵验获得了解。续航西月岛十七日清晨,天气果然转晴,我们于是继续航西月岛。

    续航西月岛

     西月岛West York I 在太平岛的东北,距太平岛四十四海里,位于北纬一一度○四分三○秒,东径一一五度,岛成长形,长约六○○公尺,宽达三○○公尺,应该是南沙群岛中的第三位大岛了。岛上寂无人烟,亦无任何建筑,惟灌木成林,杂草丛生,南端有柳树数株耸立其间,频添几许壮观。树旁有一石碑,刻"西月岛"三字,字甚大,笔力有劲,右旁刻"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立"十个小字,另外,在海边有石板架成之小庙一座,但已破坏不堪,上刻文字亦模糊不辨,也许是我早期渔民所建。庙北百码左右,有水井一口,直径达五十公分,亦因长久无人使用,水已污浊不能饮用了,紧靠井栏不远处,亦有石碑一块,但甚小,亦无字迹可寻。岛北沙滩处,鸟粪遍布,鸟蛋亦多,我们行至该地时,仅少数鸟栖息滩上,但仍惊飞了,据同行海军战士告诉,此鸟为信翁海鸟,繁殖力最强,肉尤鲜嫩可口,其食物以热带鱼为主。性极残忍。全岛无一安全锚地,岛之东北部因沙底倾斜度甚少,勉可靠泊船只,西面礁石密布,滚浪边缘突出部水深不足四公尺,且巨石垒垒,高低不一不宜小艇活动,且流速微小,如船临其边缘,一不小心,准有覆舟的危险。我们在岛上前后逗留约六小时,即返航太平岛了。

    鸿庥岛的奇事奇闻

     鸿庥岛之行(NANYETIS旧名南小岛),在我个人生命史上,确实印上了一页永难磨灭了印象。在返航的途中,我几乎遭遇到灭顶的危险,但这只说人生旅程上一段平凡的惊验,所谓"行船走马三分险",没有甚麽值得惊异的。使我永认不忘的,倒是为贪婪本能的享受因而遭擒的大玳瑁。十八日清晨,我们在风轻云淡的碧海中往鸿庥岛进发,因为是往南航行,距离太平岛又仅十二海里,因此不上一个钟头,就抵达了这个位于郑和群礁西面与太平岛南北对峙的小岛。全岛长有七○○ 公尺,宽达二二○公尺,岛形狭长,岛顶平坦,高约十尺,作一环岛旅行,并不是一件太吃力的事,但是这天天气晴明,气温比较热,在这北纬一○度一一分,东经一一四度二一分的热带岛上,穿过密集草丛,跨越鸟粪尘土,也实在是件困苦的行程,尤其全岛面积竟超过七五九○○公尺,脚步又不能如平地那么顺心,因此行了一半,即感到舌焦唇干了。这时,我忽然记起忘了带水壶,于是与同行吴君向四处寻找水井,除了惊起数千万只鸟群的飞突外,毫无所获,而口更是渴了。不久,蛙人弟兄们来了,向他们讨来一点水,才继续我行环岛视巡的任务。当我同孙谋中校,王法理少校跨进岛的中央平原时,吴绍同君气喘呼呼地跑来了,我们顿时一楞,以为发生甚么事故,等他告诉我们捉住了一只三百余斤的大玳瑁时,我们又不禁为好奇心所驱使了,于是相偕往海滩跑去。我们走近时,真为那庞然大物惊住了,浑身呈茶褐与碧青的花纹,四脚朝天,肚皮泛出乳白色,北脊将沙几插成了一个大坑,它在努力挣扎着,想用头顶住沙地翻过身来,也许是太紧张了,它的头伸得越长,它的脚越无法得着力,由于这种求生的迫切,它简直发出了近于哀哭的泣声。据吴君告诉我,他同蛙人队实行了海岸勘察之后,在海边上就发现了这种怪物,它们一共是七只,五只在周围环视,好像在担任警戒似的,这只仰面的属于雌性,另一只雄的,则匍在它身上玩着性的需求的游戏,当他们走近时,担任警戒的玳瑁,急忙往海裹逃遁了,而这只雄玳瑁也抛弃了"护花"的责任,求自己的安全去了,以致剩下了它陷于了尴尬的苦难中。于是,蛙人战士们,抛来长绳将它捆上,然而由于一位战士太接近它了,被它掀了一脚,臂上划了一条近两分深的创口,我们这时吩咐同行者开来一只快艇,抬上运至舰傍,再用起重机吊上舰去。依照有经验捕捉玳瑁和巨龟的战士们的说法;南沙群岛各岛均产玳瑁和巨龟,这些生物大部于黑夜中成队登陆,以其在陆上爬行极为缓慢,日中均游于海中,此次竟在白日选择沙地席梦思作缱绻的好事,还真算是奇迹,然而这奇迹竟展现到了我们的眼前,如果不是为了充实我们此行的意味,我真想把它送回到它的伴侣的身边去。也许正是我这一点恻隐的意思,在回航中没有遭受到灭顶的危险!当我们巡视完毕,仍乘快艇返舰途中,机器忽然失灵,艇在海上像螺旋似的直打转,顿有舟覆灭顶,葬身鱼腹之势,骇得舰上官兵,面上失色,即放下舰上的救生艇,由何舰长亲来援救,只见何舰长以手作势,大声急呼,"少将,赶快上我的艇,在海上可不是好玩的呀!覆卅的责任,雄也负不起的呀!"我深深地敬佩何舰长的责任感,与服务忠诚。这只说是一场虚惊,因为我们根本不曾落水,连裤管都不曾沾上水渍。

    走向我最南疆土--南威岛

     南威岛Tpratly是我国最南端的一块领土,也是南沙群岛中最边陲的一个岛屿,距太平岛一八○海里,岛长五○○公尺,宽三百公尺,全面积一四七、八四○ 平方公尺,位于北纬八度三七九分,东经一一一度五五分,岛面平坦,高出海面约八公尺,为一天然之理想机场。我们往南威岛,因其距离太平岛较远,同时由于当天气候好,所以采取夜航,便于第二天的巡防工作,也许是鸿庥岛的兴趣刺激了我午夜三时以前,我一直徜徉在舰头甲板上,有时和同行谈谈旧日战争的趣史,有时则仰望海面欣赏海之夜景,当夜月明星稀,流光洒落海面,银一般白,舰身划破平静海水,翻滚出地数条起伏浪潮,如雪花似的一排排向过处荡漾过去,此情此景,可惜我不是诗人,不能咏哦出它的韵味来,然而它那广阔永恒的生命力,却鼓舞着我,使我顿时憬悟到人生意义。--它是以潜在蕴藉的源泉,推进着人类袤远的生命。十九日晨八时二十分,我于梦睡中抵达了南威岛这是我南沙行中起得最晏的一次,也许是昨晚睡得太迟,我似乎还未能提起精神,可是天上吞吞的鸟音,顿时惊悟了我,生命是永恒的进取么!我急忙走下床来,胡乱洗漱了一下口脸,即随同战友们准备登陆。第一眼,我就接触到白沙平垠的岛缘,我们的舰艇停泊在岛东珊瑚礁的西端,这是南威岛的唯一安全锚地,但是我们上岸,则须在距岛百公尺左右之处跨下小艇,这就是说;从小艇下来后必须涉水走一段路才能正式登陆。当我们一跫上岛上,海鸟成群结队,天为之黑,地为之覆,引吭高歌,大奏其欢迎乐章,沙滩上,草丛里,散布无数的鸟蛋,大小都和鸡蛋差不多,花纹美妙,战士们,则以箩筐载之而归,大打牙祭,更带回来不少的大小海鸟,珍贵地爱护饲养。岛上几是一个秃头,除少数几丛砖二三寸长之野草坪外,无一颗树木,连最常见的小灌木都没着一株,鸟粪倒遍地皆是,平均面积约三十生的厚,而海滩各处则散布着海绵、石花、贝壳,鸟蛋尤其多,全岛一四七、八四○平方公尺,差不多全布满了鸟蛋,最怪的是岛的每端接近海滩处,均呈现其玳瑁与巨龟爬行的足迹,因此地水浅暗礁极多,造成了它们一块最安全而又最舒适游憩处所,同时此地极接近印度洋,热带鱼产量更其丰富,若以渔业而论,这里倒真是一个最富裕的渔场。岛的的中央有石碑一具,刻"南威岛"三字,旁注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立一行小字,顺石碑走十数武,有百年古井一口,边缘满生绿苔,考为我国清代渔民所凿。岛西另有高丈许土地庙一座,内有香炉一只,但无神像,想因年久湮化了。我们于岛中央竖立我国国旗扬威南疆雄风万丈。舰队官兵,纷乘尼龙快艇登岸游览,一时战士们都光着膀子,浮沉于碧波里,采取异宝珍物,悠游其间,有如处身世外仙境,走进海宫宝藏。下午五时,大家始尽兴登舰返航。

   转到南钥岛

    二十日清晨,我们又开始转向危险地带以西的--南钥岛进发了,这是最后一个巡行的岛屿。海面上是丽日当空,碧波万倾,海水真像一块深蓝色的玻璃体,除掉被我舰队行迹所带出的一条的白痕外,又像一块光亮的大镜子平静无波,老于海上生活的人,都说这是世界海洋中所少见的海上景色!南钥岛Loaita.1.或称 SouthIsland of Horsburg,位于道明群礁的南倾距太平岛二十一海里,为一纯沙性的小岛,岛略作圆形,直径约四五○公尺,宽二○○公尺,面积六二、七○○方公尺,高出水面二、五公尺,北纬一○度四二分,东经一一四度二五分。岛上全为灌木及乱草丛生,深入不易,周围绕有珊瑚,宽约半海里,岛上之南端有一礁盘,盘外水深无法下锚,但其他各处则为理想锚地,为了多多欣赏这一沙洲,我们逗留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一座石块架设的土地庙,其中供奉有石质土地神像,内有酒杯两个,饭碗四只,酒壶一把,均系瓷质,虽说质素粗劣,但使我们感动,我们仿佛看到了大陆上的民间风味,岛无其他建筑物,更无水井,而尤为可贵者,岛上唯有一根椰子树,特别高,特别直,好像专门为了飘扬国旗而生的,于是,我们隆重地举行了一次升旗礼,因为景宏岛,在危险地带的中间,暗礁密布,危险万端,我们此次放弃了巡视,当晚我们返回了太平岛。

    南洋的灯塔--双子礁

     双子礁由南子(S.WCAY)北子(N.E.CAY)两礁组成,为东南亚航线的咽喉,欧亚两洋穿过的孔道,素有南洋海运的灯塔之称,遗憾的是没有一所灯塔的设备,否则对于国际航行之指引与安全,将有无穷的裨益。南子礁与北子礁相对峙立,宛如螃蟹的巨螫雄距于海面之上拱卫着西北的门户,不容何人侵犯的一般,当我们的舰群航行到它身边时,它似乎毫无陌生的感觉,挺起巨螫向我们射来,简直像望见了失去多年的主人那样,向我们露出渴望已久忽然得到满足的神态来迎接我们。全岛长达八五里,中央最宽处约四五里,礁边峭深,内围滨湖。湖深可二○至二六寻,东北与西南两端,为海水回流之处,经常扬起激湍的浪涛。南子礁与北子礁,则屹立岛的西北侧,各长半海里,在东北为北子岛(北子礁),西南则为南子岛(南子礁),两岛中间海面深度有五米突,由此可入滨湖,而舰艇之锚地正好在这中间。而两礁之间的宽度正好二海里。南子礁距太平岛一一○海里,距左营七三○海里,北纬一一度二六四分,东经一一四度二○分,面积一三五、四○○平方公尺,岛上椰树密布,高者恒四五丈以上,其他灌木林立,热带风光,令人欲醉。凡来往东南亚、日本、香港、韩国,以及南洋各地的船只,必须以本礁为航行目标的指南,而数十株椰叶尤为航行的指标,因此每一颗椰子树上,均刻有请求保护椰树的中外文字,每当鱼汛期中,渔人多轮集于此,作为他们每年工作的一部份。岛中央有水井两口,一直径一二公尺,深四公尺;一直径八○公分,水深五公尺四○公分,旁并钉有(AVISO、COMMA、NANT、ROBERT、 QIKHVD,20.MA1,1955)铜牌。水清可供食用,两井水面均较海面高出一公尺左右,有苦涩之味。岛上磷矿,极为丰富,深度几达二公尺,靠中间处似有被人偷采迹象,其堆积待运者约有数万吨左右。当我们和登陆之蛙人队一行走到岛中部的地方,惊起了鹜的海鸟,千万成群飞翔上空,于是天为之黑。

    其他略志:

     舶兰礁:在敦谦的东北,礁为卵形,长径约一里,深度极不规则,乃一极险的珊瑚暗礁,礁的四周一二五宽度内,深一○○寻,此外深不得底。9、安达礁:位邻和群礁的极东尖端,礁东北西南斜列,长四二五里,宽二○○码至一里不等,礁上常有大石露出,低潮时有更数小石,露出水面。10、南薰礁:在郑和群礁的西南端,内包两块礁,二者相距二五里,各广一里,有数礁头存于二礁之间。11、大现礁:礁极狭,面北长七里,礁的大部在低潮时露出,但突出有大石数块,礁的中心有浅滨,无口可入,海深约二○○寻左右,礁的左右,礁的东北一○里处,有一暗礁,深四○寻以上。12、小现礁:在大现礁东方一○里,系一圆形礁块,直径六七○码,低潮时有数处露出,但礁上深渊很多。13、福禄寺礁:在大现礁的西北面方向一七里,成北东--南西方向斜列,长半里,极狭,南西部有石紧伏于水面下,礁附近有深渊达二○--七○寻,也有达二○○寻以上者。14、永署礁:礁东北西南斜列,长一四里,北部较宽,最宽处四里,其东北尖端位大现礁南端五五里,其西南尖端位华阳礁正北四一里,全部由珊瑚礁构成,有许多礁块露出水面,海水涌向礁块,虽于微风细浪,亦被冲击形成巨浪。15、逍遥暗礁:在永署礁之西,测定其深度为一、○六○寻。16、尹庆群礁:群礁东西延长三八里,其最西端,去南威岛东北尖二一里,礁四围皆为深海,航行时无须领海指引,但须特别注意者,当航行诸礁时,如正当烈日闪耀于头顶的时候,船舶慎勿直向诸礁航进,因为如此,将无法辨明为暗礁,为海水,为破浪。该群礁,包括西礁、中礁、东礁及华阳礁,西、中、东三礁,礁外常有斜坡附于边崖,可容船淀泊,而化阳礁,礁成六形,四周为海水冲刷,已成峻崖,无法抛锚。17、日积礁:在南威岛的正西方,相距一四里,作长环形,东西长三里,宽一里,礁内围一滨湖底铺白沙,周围有几处于半潮时露出海面,但低潮时,任何船舶,不能进入滨湖。18、奥援暗礁:位南威岛二五里,深三五寻,广约二里。19、南薇滩:在日积礁正南四二里,南北长三○里,东西最宽处一三里,普遍深度由一二寻至四五寻,浅礁暗伏,除极佳良天气外,四周破浪甚猛,极易辨识。20、广雅滩:位于南薇滩西北,成北东,西南之斜列,长一四里,宽七里,深度各处不同。21、人骏滩:位广雅滩东南边三五里,南北纵列,长五里,宽三五里,平均深度一五寻,珊瑚底清晰可见。22、李准滩:在人骏滩西南,长五二里,宽二里,滩上礁头深六寻乃至八寻,滩周围礁头深一○寻乃至二○寻,水清见底全滩清晰可辨。23、西卫滩:位李准滩之西,南北长一六里,东西宽九里,平均深度由三○至五○寻。24、万安滩:滩形似新月,长三四里,宽度平均六里。25、安波沙洲:西距南薇滩东崖七○里,长一五○码,面积一五、八四○方公尺,滩周边干燥峭峻,大小海浪遇之必碎,离沙洲六七○码处,有一四寻深渊,由该沙洲而东,为危险地带的边缘,航行应避免。26、隐遁暗沙:在南波那沙北方,此暗沙于一八○二年,始发现。(二)危险地带以南各礁滩:1、安渡滩:滩的范围很宽,大部尚未测量,其最浅部的深度仅二二五寻。2、弹丸礁:为狭长环形的珊瑚礁,中围浅湖,东端有岩石数块,高度由一五公尺至三公尺,东侧立有岩石露出。

人生的每一个片段都会给你留下或深刻或淡薄的记忆,人生就是由这无数的片段组成的。

94

帖子

-478

学分

0

日志


2018-11-24 14:35:05 
已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本版积分规则

© 2000-2018   文人网  wenren.com   沪ICP备16049483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