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二维码 QQ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作品] 倘徉在金丝桃花丛(一)

[复制链接]

诗人 散文作家

0

日志

92

帖子

1215

银币


2013-1-22 16:05:59 

倘徉在金丝桃花丛

读曲铭诗集《金丝桃花丛》



1
        罗兰•巴特在一篇《有多少种阅读方式》中说:“那些喜欢美故事的人当然可以从结局开始,并首先去阅读作为支柱的文本。”他还说:“阅读本身也必须是多元性的,即无进入顺序的:一种阅读的‘最初’解释应该可以是其最后的解释,好象文本就是为了在其人为的连续性中结束才重新构成似的,于是,能指也就具有了一种补充的修辞格:逐渐转移。”

2
        那次,去浙江江山采风,与曲铭同行——之前,他曾告诉我,最近他出了本新的诗集,会趁采风的机会给我捎一本——当晚,大家玩到很迟,第二天早上等车的时候,曲铭把他的新诗集给了我。在此前,曲铭曾送过我三本他的诗集:《超薄状态》、《树的天空》、《五号台风》。这新的一本,叫《金丝桃花丛》,“金丝桃花丛”,这应该是他一首诗歌的名称,而且我曾经读过这样一首诗。我与曲铭,常常会将各自的诗发到对方的邮箱里,因此我对他的一些诗还算有点熟悉的。当我接过他递上的书,感觉比之前几本集子要厚,有一段时间,听他说起在整理过去写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是这厚厚的一本书。当今之世,能够有如此心思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3、
    上了车,往景点去。我便乘这闲遐,读这一本《金丝桃花丛》。不知是出于什么习惯,我是从书后面开始往前翻阅的。起先,我以为后面一篇文字就是后记,待再往前翻过去,才知道这集子分好几辑,每一辑末尾都有一两篇散文一类的文章,既隔离了每个专辑,又让阅读有了舒缓的间距。其中的许多诗我是熟悉的,像《墙上的鱼》、《超薄状态》、《秋天算帐》、《句子就是锯子》、《给无名高地的烈士》等,我读过何止一两遍。当然,还必须提及的是书中的插图,我感觉这些插图与诗歌的内容并不是很恰如其分,尤其是有外国风景和外国人的那些图片——当然,我必须说那些图片真的很美。当我翻到《序》一页的时候,旁边一页上一张曲铭的照片吸引了我——曲铭有好几张照片都拍得很诗人,包括《树的天空》、《五号台风》等书中的照片,他既不是忧郁的、悲情的,也不是留大胡子或光着脑袋的,他很自然,自然得甚至可以让人嫉妒。可是,当我再向前一页翻去,看到他的又一张照片的时候,不知道是受这张照片的感染还是因为联想到书中其他一些文字,我突然被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笼罩,不由的热泪盈眶。

4、
    我曾在《诗歌报》的一篇文章中议论过曲铭的诗,特意提及他的诗不过于厚重与严峻,这当然指似乎是为了把诗写得更纯一点,避开了历史和现实。所谓纯,在曲铭的诗歌里,至少在他以前的几本集子里,表现为简单而隽永、自然又神秘。在曲铭自己,论及他的诗观,自认为是在倡导与实践“超薄状态”的主张——“一只苹果倒过来\和漂亮姑娘的摔倒\本没有关系\由于超薄\风筝还是飞了起来”——我总喜欢拿曲铭的这一节诗,去试图破解其诗观及其中蕴含的隐喻——如果诗真有所谓隐喻的话。很多时候,我以为,印象派绘画一定给过他什么启示,他就是用他的诗句表现他所想要表现的,那些场景、物体、意念,被他抓住之后,被他一一表达——不是整体,不是过程,不是客观,更多时候,是一些碎片、片段、想象、片刻的印象。当然,曲铭的表现在于薄,继而推演为轻、短、尖等类似的物象或印象,去传达他的象,如同达利的绘画,大象的脚如此细小,钟成了流淌之物。因此,我还认为,意象派、自白派、隐逸派甚或斯蒂文森等,在曲铭的诗中都有晃来晃去的影子。

5

日志

7

帖子

447

银币


2017-6-4 00:27:32 
细读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