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二维码 QQ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技术资料] 多收了三五斗-域名交易版

[复制链接]

209

主题

219

帖子

8452

银币


2013-9-7 21:53:42 
编者注:此文21世纪初互联网大低谷时期出现在当时唯一的域名社区“易域论坛”,是一则很有趣的仿叶圣陶先生同名作品的调侃文字,作者已忘却。

多收了三五斗

多收了三五斗


      易域域名交易市场的坛子里,横七竖八猫着各处来的玉米贩子,炒家。门口排队的是有收成的玉农们,把门口塞得很满。厚厚的域名介绍表用各色的夹子夹者,一捆一捆地,填没了这只手和那只手之间的空隙。门口进去就是全国最大的域名交易市场了,大小买家就排在市场的那一边。早晨的太阳光从整洁的玻璃天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着的几副GLASSES上。

  那些玉农大清早骑自行车出来,穿越了半个城市,到了交易市场,早饭也不吃一下,便来到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
  “三字母.com 1500,.net 800,其它不要。”收购单位的小姐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玉农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六月里,你们不是说三字母.com 6万么?”

  “7万也要过,不要说6万。”

  “哪里有跌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玉米象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原来出来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最近天照应,很多人学会了去玉米地拣玉米,玉米的代理价格也降到了60,很快玉农们手上就有了一大批玉米,有的还是绝佳玉米的头衔,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不入玉米地或没炒玉米更坏的兆头!

  “还是不要卖的好,我们回去呆在家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小姐冷笑着,“你们不卖,人家就关门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玉农,头几批还没卖完,苏北,西北等地的玉农就要涌来了。现在像其它的台湾,韩国,日本,美国的玉农也多得是。好价钱的POSITION是为他们留着的“

  苏北,西北等地的玉农,台湾,韩国,日本,美国,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已经收了大堆玉米的玉农不去卖,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卖呢?在城市的生活费是要花的,为了做代理,装宽带上网查玉米,当初父亲母亲为自己炒玉米借的债,自己签约向银行贷的款是要还的。

  “我们到上海去卖玉米吧,”在上海,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有人这么想。

  但是,小姐又来了一个“嗤”,眨着微翘的睫毛说道:“不要说上海,就是找到北京深圳去也一样。我们同行公议,这两天的价钱是三字母.com 1500,.net 800,其它不要”

  “到上海去卖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这里到上海卖玉米要上海营业执照,天知道他们多收我们多少钱!就说依他们给,哪里来的钱?”

  “小姐,能不能抬高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公司是拿本钱来开的,你们要知道,抬高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开价是5万5,今年的行情又涨到6万,不,你小姐说的,7万也收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5万5多一点吧。哪里知道只有1500!”

  “小姐,就是去年的老价钱,就按5万5卖吧。”

  “小姐,玉农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少赚一点吧。”

  另一位小姐听得厌烦,把手里的空咖啡杯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卖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罗嗦做什么!有的是人要卖,你们不卖,别人自然要卖。你们看,又有几群玉农挤过来了。”

  三四个玉农好不容易从人堆里挤过来,都是充满着希望的年轻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西服的肩背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三字母.com 1500”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攒着玉米的玉农总得吃饭;而且命里注定,只有在这个市场里卖了。外面到处都是高消费,而西服的空口袋里正需要RMB。

  在玉米好和坏的辩论之中,在谁包过户和谁负责转移注册商的争持之下,结果无可奈何的玉农朋友们把玉米送进了各个商家或炒家的手里,换到手的是数额或多或少的一张支票。

  “小姐,现金交易,过户费你们出,不行么?”卖玉米拿不到好的合同,好象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乡巴佬!”夹着一枝口红的手按在键盘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射出来,“卖一个玉米就记一次帐,然后一起结,谁好少给你们一个Cent。我们这里没有现金交易,过户费平摊,只有这样的。”

  “那末,换外国的买家吧。”从名称上辨认,知道手里的买主不是欧美的。

  “吓!”声音很严厉,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这是种族歧视!你们不要,可是要想吃官司?”

  不要这个买家就得吃官司,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买家上名片上的头衔,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名字签在了上面。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易域域名交易市场,另一批人又排者队挤了进来。同样地,在柜台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临近收获以来望着厚厚的国际玉米证书,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的自己认为的好玉米廉价地送给买家,换到了并非花花绿绿的RMB的一张支票。

  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拿着国际玉米证书来的玉农朋友上交易市场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各种费用现在年年涨,3~4千只能买个一般的电脑,还多是兼容机配不起好的显卡声卡,速度又慢上网又不爽,太吃亏了。加上化肥费预付款费上网费电话费,1年怎么说也要1万5。种玉米前的钱用完了,须得赚十万八万回去。电器也要买几件。陈列在停车场里的花花绿绿的玉米播种机,可以用来自动煮snap玉米,听说只要几千RMB一部,早已眼红了好久。女玉农盘算自己几时结婚,几时生子,都有了预算。有些玉农的预算里还有几张耀眼的玉米证书,一趟国际旅行,或者亲自去新网、万网、频道坐坐,让他们的老总来接待我们这些大客户。难得最近天照应,种玉米门槛放低,很顺利就种到了一些优质玉米,还尝了尝.cn的味道。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还债,付房租,支付生活开支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不止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馀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买一个玉米大蓬。这东西实在怪,自己做金牌代理、每个玉米听说只要50块,还可以开个玉米种子公司,发展下线,做玉米老板,雇一批玉弄,比起自己累死累活种玉米,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他们咕噜着离开域名交易市场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

  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总之,袋里的一张银行卡的金额没有剩下多少是自己的了。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张钞票,自己才会满意,这要到拿到的时候才知道。

  输是输定了,马上骑着自行车回去未必就会好多少,在市中心走一转,买点东西回去,也不过在输账上加上一笔,况且有些东西实在等着要用。于是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拖着短短的身影,在拥挤的街道上走。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得到的代价,咒骂那黑良心的买家和玉米贩子。女玉农臂弯里勾着包,或者一只手牵着BF,眼光只是向两旁的店家直溜。有几个给所谓名牌大减价勾住了,赖在那里不肯走。

  “小姐,商务中国B模式代理,这是最后一个名额,你使用了B模式是既气派又方便,还有大优惠,机会不多哦。”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

  当,当,当,——“新网dns公司开张大优惠罗,注册或转入玉米送空间罗,先生,转一个过来吧。”

  “喂,,网络营销手册网站的网络营销光盘,50块钱一张,买了一张,玉米推销从此不是难题罗,先生,要不要买张回去?”

  几家的店伙特别卖力,不惜工本叫着“先生,小姐”,同时拉拉扯扯地牵住“先生”的西服,他们知道惟有刚来时,“先生“们的口袋是充实的,这是不容放过的好会。

  

  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先生”把刚从银行兑换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预付款之类必需付,不能不付,只好少付一点。各种花色域名的价钱太“咬手”,不上了吧。电器呢,预备买电脑的就买了一个二手的,预备自己建个网站卖玉米的就单建了一个简单的网页,或者去易域的坛子里面叫卖。崭新的玉米大蓬铺到玉米地一试,刚刚合适,给老婆的一句“不要买吧”,便又送了回去。想买House的简直就不敢问一声价。说不定要二三十万吧。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买回去,别的不说,家乡白头发的老太公老太婆就要一阵阵地骂:“这样的年时,你们贪安逸,花了二三十万买这些东西来住,永世不得翻身是应该的!你们看,我们这么一把年纪,谁住过这些东西来!”这罗嗦也就够受了。有几个女人拗不过要孩子的欲望,便在这里结婚,生了可爱的小洋囝囝。小洋囝囝特别的好玩,要他说就说,要他唱就唱,而且一生下来就是本地城市户口;这不但使从外地民工孩子眼睛里几乎冒火,就是大人看了也觉得怪有兴趣。

  “先生”还沽了一点酒,向熟肉店里买了一点肉,回到散布在XX市各处的老新村的租屋,又从二手冰箱里拿出盛着咸莱和豆腐汤之类的碗碟来,便坐在桌边开始喝酒。GF们在厨房里煮饭。一会儿,这也冒烟,那也冒烟,个个人淌着眼泪。

  酒到了肚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样的命运里,又在同样的合租屋里喝酒,你端起酒碗来说几句,我放下筷子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三字母.com 1500,真是碰见了鬼!”

  “去外国卖是没护照,卖不了,倒霉。就在家门口卖算是有身分,还是倒霉!”

  “在外国卖比在这里卖都厉害;去外国卖拿得还是美金呢!”

  “又得把自己吃饭的钱交玉米预付款去了。唉,种玉米这么难也算是投资经商?!”

  “这个玉米真的是种不得了!”

  “退了预付款去创业开公司去吧。我看开家网络公司倒是满写意的。”

  “开网络公司去,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去做小老板!”

  “谁出来当头?谁来出资本金?他们开公司的都有几个头,男男女女,老老小小,都听头的话。“

  “我看,卖虚拟主机,做短信广告,推销网络实名也不错。我们师兄小王,不是么?搞了个手机网站靠卖广告和短信赚钱,听说一年有十几万美刀。十几万美刀,照今天的价钱,就是八百个三字母.com玉米呢呢!”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手机网站早就被人做烂了,他的那个也早倒闭了,小王现在靠帮人家做网页过日子,你还不知道?再说现在做个像样点的网站,开个公司加上宣传推广费用都得三四十万RMB,除了做电影下载,黄色网站,做别的怎么赚回本钱?“”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酱赤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酒力,个个难看不过,好象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

  “我们年年种玉米,种了玉米贱卖,到底替谁种的?”一个人呷了一口酒,幽幽地提出疑问。

  就有另一个人指着国际玉米证书和万网银牌代理证书说:“近在眼前,就是替他们种的。我们吃辛吃苦,交预付款,注册费,修改费,还要续费,玉米终于种了出来,资本家们嘴唇皮一动,说‘三字母 .com 1500’就把我们的油水一古脑儿吞了去!”

  “要是让我们自己定卖价,那就好了。凭良心说,5万5一个,我也不想多要。”

  “你这囚犯,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听见么?他们公司是拿本钱来开的,不肯替我们白当差。”

  “那末,我们的注册费、保证金,也是拿本钱来出的,为什么要替他们白当差!为什么种出来了结果还要替那些资本主义走狗白当差!”

  “我刚才在易域市场里这么想:现在让你们沾便宜,脑力体力交给你们;往后没得吃,就来吃你们的!”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网着红丝的眼睛向上斜溜。

  “真个没得吃的时候,什么地方有吃的,拿点来吃是不犯王法的!”理直气壮的声口。

  “今年春天,报上说一个种了很多玉米的老玉农,找不到买家,自杀了。”

  “我们大队负责买卖的办公室,发了通告,说是要加大玉农玉米收购力度,还说有保护价呢。“

  “今天在这里的,说不定也会自杀,谁知道!”

  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酒喝干了,饭吃过了,大家回自己的玉米地上班。合租屋里便冷清清地荡漾着潮气。

  第二天又有一场大型玉米交易洽谈会来到这里举行。易域玉米交易市场里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国内各处城市的玉米市场里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人生的每一个片段都会给你留下或深刻或淡薄的记忆,人生就是由这无数的片段组成的。
光球丙 该用户已被删除
2013-10-2 11:56:03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春冬 该用户已被删除
2013-10-3 16:45:56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JwbBkv0 该用户已被删除
2013-12-2 21:01:27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