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二维码 QQ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作品] 流放美利坚(小说)

[复制链接]

7

日志

28

帖子

1477

银币

文林郎骁骑尉


2013-12-24 14:37:46 

一个老人的离世,就是一座图书馆的坍塌。
我再也没有机会坐在她老人家身旁,听她在平平常常的话语中,告诉你弥足珍贵的社会和人生的经验,感受她具有永恒温馨的关爱。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有些恍恍惚惚,常常在周末的午后,我会把阳光投在厨房里的窗外树枝的摇动,当作人影,而仿佛看见穿着单衣,整个后背为汗水湿透的外婆的背影——多少年过去了,这背影已在我心中永恒!
这是一个颇为长久的时间段,我掉进了往事的深潭中。我不能义无反顾的大步前行,似乎就因为我没有跟昨天进行实质的切割。妮子提醒过我,南茜——我原来报社的同事,也提醒过我:过去的事情要放下,才能专心的朝前走。
我在往事里浸泡了两个季节,从春天到夏天,秋天的时候,收获了——
                                      《你在我心中依然美丽》
    给你的包裹寄出了,女儿的滑雪衣里面,有我十八年前的承诺——一本我编的抒情诗选,希望你能珍藏,因为编了十八年,而印数只有一册。从快递公司出来,我如释重负,穿过柠檬街,走进星巴克,点了一杯白巧克力摩卡,临窗而坐。袅袅的香雾让我有点迷醉,飞鸟衔来一支遥远的故事,而夜的纱幕正缓缓覆上树梢、钟楼和一片红瓦屋顶。
  十九年前的今天,现在这个时候,你从衡山路上那排梧桐树下走进了我的生活。
  年青的时候常常虚火过旺,我那天牙疼,左边的脸肿着。我尽量站在你的左边,希望不让你察觉我的不对称的脸。可你一有机会,就会抢占有利地形,把我逼到右边。还好,你视而未见。相信是我们置身其中的文学艺术的氛围,迷糊了你的双眼,尽管你的眼睛大而明亮。在巧妙地调查了对方的生肖、祖籍、职业和爱好以后,我们走进了文学艺术的花园。我们谈小说,谈散文,最后是你听我谈诗歌。因为你听得虔诚而又用心,所以我就讲得流畅而又自然。感谢海涅、拜伦、裴多菲,艾青、冯至、徐志摩,还有北岛、舒婷和顾城,这么多诗人帮我鸣锣开道,所以,我能不走进你的心!
  只不过和我见了一面,你就决定别人叩门不再开了。你妈妈的同事介绍了一个学历比我高、卖相比我好、年令又比我轻的,你只是例行公事和他数了几根电线杆,后来人家一而再约你,都被你婉拒了。
  第二次见面,公司开会令我迟到。当我从71路大世界站跳下来,一路狂奔穿过宽阔的人民广场,远远地就有一点柠檬黄,在我狂奔的眼里越化越大;黄色带暗花的中式薄袄,藏青的裤子,白净的脸蛋,清澈的眼睛;你真的很美,不是妖冶风情,是简洁秀丽。我带来了两张电影票,捷克的一部轻喜剧。
  后来你说天冷了,在办公室打字的时候手很冷,我就买了塑胶的取暖手袋,给你时我说发票夹在里面,你有点不解,拿出了“发票”,上面写着:当你握着它,就象握着我温暖的手。后来你说膝盖冷,我就去买了护膝。后来你告诉我,你妈妈更需要护膝,你就给了母亲。我因此再买了一付给你。尽管你家三代同堂,人口众多,还好,我总共也只买了三付。你的家靠近外滩,每天去城市西郊的大学上班,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车,你说车上很寂寞。我就咬了一次牙齿,买了一只漂亮的随身听,给你的“发票”上写着:请把寂寞留在车站,让美好的音乐随你上车。那会儿,你认识了《忧愁河上的金桥》、《献给爱丽丝》和《蓝色狂想曲》。
  你知道为什么我对苏州河那么亲切吗?也许你不知道,少年的夏季,我常常泡在苏州河中,在那钢铁的新闸桥上,我曾以优美的姿势跃入河中,河畔的掌声和入水的一刹那灌满我鼻孔的恶臭,都长留在我的记忆;我是沿着苏州河边的道路从童年的弄堂走到西藏路桥,然后翻过桥再到南京路、人民广场和大世界的;不过你肯定知道,就在西藏路桥和另一座大桥之间的河堤护墙边,我们对着流水讲述两个人的青春故事;而故事的转折起自寒风把你推进我的怀抱,当河中的月亮眨巴眨巴眼睛时,我吻了你,第一次,从你的颈项升起的体味,胜过别样的花香,迷漫了我的意识、我的思绪——
  我“借”了你的照相册,给“评委”们打分,个个都给高分,我有些不平,说你个子不高。结果两个女性“评委”,毫不客气地损了我一顿:就你这刚刚及格的身高,人家配你足够;而且,人家在大学里工作,有文化,又漂亮,今天让你碰到她,算你好运。既然是好运,那就得好好珍惜了,立刻制订出恋爱阶段的战略战术方针,总的工作要求是:确保你的心情和感觉始终处于爱情的温馨和甜蜜中,直至踏上婚姻的殿堂。
  一个街心花园的晚上,你对我讲起办公室的一个男同事,爱讲下流话,有时还会动手动脚。当办公室只有你们两人时,你常常感到恐惧。当你诉说心中的痛苦时,你的眼泪滴在我的肩头。我紧紧地抱着你,斩钉截铁地告诉你:从今以后不要怕,用你的眼睛正视他,勇敢地说出你的想法,必要时我随时会出现。让我欣慰的是,你很快走出了那曾经的恐惧。
  最难忘怀,我的同事建平结婚,我们去喝喜酒。建平和我,是我们厂里同年进厂的青工中,大家公认最优秀的两位。建平做了车间主任,我当了科长。而今建平结婚,席开十八桌,一片风光;而我在同事们的眼里,多年以来,高不成,低不就,快成老大难了。没想到那天晚上,当你挽着我的手臂,走进建平的婚宴大厅,竟然引来了同事们齐刷刷的眼光,那么多我的同事都觉眼前一亮,我也不得不挺直了平时微驼的后背。我们还没坐定,就被要求去见各位领导。我搀着你的手,一桌一桌转过去:这是我的相好玉玫,今儿拜见张厂长、李书记,还有这里,见过我们总机间的小妹,你今后电话找我是一定离不开她的帮忙的。你是那么大方而又自然,你是那么端庄而又秀丽,同事们除了称赞还是赞叹。财务科的小姐责问我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车间里的两个兄弟不知是否真的夸我:深藏不露是高手;最是医务科的文丽——我们厂当之无愧的厂花,她说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而且,在后来的一次我们小圈子聚会时,她还说过:玉玫是我们当中最漂亮的。我的记性其实不怎么好,但这句话还就记得真牢。

还有一次到你们家所属的里弄找你妈,你妈退休后在里弄工作。办公室里的几位阿姨一看见你,也是个个眼前一亮,一位阿姨马上就对你妈妈说:吴阿姨,侬格小女儿那能嘎漂亮!
  在外白渡桥边上的那家大饭店,我们也开了十八桌。你的同事和朋友们问你是怎么会嫁给我的,你还真如我所预谋的那样回答:我都没来得及考虑要不要嫁给他,就已经被他牵上了红地毯。
  我们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开始了蜜月之旅。而我的蜜月之旅的构想,开始于读中学时期的十七岁那年。那时为了躲开父亲对我晚上睡觉时间的限制,我住进了学校。一天夜里,我在教室门外的走廊上朗读贺敬之先生的《桂林山水歌》,读罢我想,但愿有一天,我会携着亲密爱人,坐上漓江的竹筏——感谢你让我实现了这个梦想,我们真的坐上了漓江的竹筏,听一江碧水轻歌细语,看两岸青山风光秀丽。我又想起了贺敬之先生的《桂林山水歌》,想起了童年的时候,父亲的同事送来的一本挂历,七星岩,象鼻山,漓江绿水映兰天;第十二张月历翻过去以后,不舍得把挂历扔掉,裁成包书纸,包了一年又一年。如今我们置身童年向往的梦境中,沉浸于幸福的冥想。我对你说:新华字典里有这么一句话:湖光山色足以涤荡胸怀。
  返沪时,热心的导游弄巧成拙,本想帮我们换两张卧铺票,结果非但没换到,反误了原来那班火车。折腾到半夜,我们终于挤上了子夜的一班列车。在拥挤的车厢里,那是一幅多么有趣的画面,除了我们两人以外,绝大多数乘客是进城打工的农民,纯朴的民工兄弟们,给了我们较大的空间,他们看出我们是一对新人,因为穿的山青水绿的。那夜由于疲劳,由于着凉,你的肚子很不舒服,我便让你斜斜地躺着,将你冰凉的双脚揣入我的胸怀。寒从脚下起,我得让你的脚先暖和起来。后来民工兄弟们团团地围着我们,和我进行了一场生动的城乡对话。他们问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关于城市和城里人的生活,我一一的回答他们,告诉他们大城市的风情和习俗,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曾经那么热情地鼓励他们,大胆地走向新生活。
  你说我是借着裴多菲的那首“小树颤抖着”把你引进了结婚的礼堂,我便承诺要选四十八首优美的诗篇结集给你,作为生日的礼物。我买来了白纸和彩笔,把白纸裁成32开大小,每一页都用双色彩笔勾了边框。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抄了一首又一首,还在留有较多空白的页面上,画上小小的插图。记得是抄到二十二首时,(黑色幽默派的海勒写了《第二十二条军规》)因为工作变得繁忙,不得不中断了选诗和抄写。宝贝对不起!就这样,承诺被搁置在岁月的河边。
  爱情的种子要发芽,你的腰围在变大。一个夏日的黄昏,你拖了地板以后,肚里的小家伙闹的厉害,我赶紧把你送进医院。小护士比大医生还自信,对我说:不到明天下午是不会生的,你还是明天下午再来吧!可当我第二天早上八点赶到医院,有一个人已比我捷足先登,那便是我们的女儿。后来,你曾经对我说:你知道我在出产房时想什么,我就想在产房门口看到你——
  小生命是快乐的精灵,把快乐带给了三个家庭,除了我们家,还有外公外婆家和爷爷奶奶家。
  第一个保姆是来自无锡乡下的阿婆。开始几天,她几乎不说话,后来才和我们随和起来,我们也了解到,她十六岁便从乡下到上海来帮佣,断断续续做了几十年。她做事认真,我们很尊敬她。几个月后,她儿子找来我家,想劝她回去,因为他家里不缺钱,她只是因为和儿媳妇有些磕磕碰碰,才不想待在家里。她打算回家一次,并一再对我们说:只要几天就回来。她说我们小夫妻人好,她在这里很顺心。我们给她买了点心和水果,把新的旅行包拿给她用。在送她去火车站的路上,她大步流星地走在我边上,我的感觉,那真不象是一付六十多岁老人的身板。
  一个月过去了,阿婆没来,我们只好另请了一个保姆。三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消息。五个月了,来了一封信,阿婆回家就病了,她自信的几近固执,她总以为只是和从前的某一次一样,病个几天就会好的。没想到病了几个月也没有好,如今基本上失去信心了。她告诉我们,一直想在身体好一点时就上来,所以就一直没写信,而现在感觉来不了了,要跟我们打招呼。两个星期后,阿婆上海的老东家传来消息:阿婆走了,癌症。震惊与哀伤之后,我们只能把她留在记忆里。
  女儿刚出生,还在医院时,我们就为她买好了钢琴。在那时,这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后来我们又积到了两万块钱。这时,我弟弟的摩托车被盗,他非常灰心,他是用摩托车载客做生意的,没有摩托车就没有生活来源了。弟弟的朋友来告诉我这件事,说只有你这个哥哥能帮他了。是啊,我是他唯一的哥哥,我不帮他谁帮他呢!晚饭过后,歇着的时候,我把这件事讲给你听,出乎我的意料,你是那么平静,更是那么深明大义,当我把弟弟叫来时,你什么也没说,捧出两万块钱交给我弟弟,让他去买了一辆新的摩托车。
  一个狂热的时代结束以后,中华民族在冷静的反思中醒悟,封建迷信的思想应该象那逝去的王朝一样,走进历史;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这世界上的地位,离不开经济基础。为了每一个中国人能有尊严的生活和梦想的权力,为了彻底扫除列强欺负中国的百年阴影和我们的民族真正可以笑对未来,中国必须改革开放,中国必须走向富强。
市场经济的道路开通了。在我们工厂,我们开始根据市场的需要开发产品。对外开放,我们引进了国外先进的生产流水线。同时,从生产管理到企业管理一步一步上等级。管理体制等方面也开始了改革;党政分开,厂长负责制,分配拉开差距等。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些已不算年青的年青人,仍然觉得不爽,认为改革还是没有动到根子——所有制上。于是,我们下了决心,要辞职,要下海,要做时代弄潮儿,搏一回人生。
  企业里的领导和同事为我担忧,那些业务干部、技术人员辞职,他们手上有业务和技术,也许可以马上接手做,而我做了多年的政工干部和管理工作,我凭什么在商海立足呢?我没有对你讲很多,我也知道你心中有担忧;但你却给了我最大的信任和支持。于是,最后一次按时拿了工资,我轻轻地挥了挥手,作别了工厂的门楼。
  创业之初是艰难的,流动资金严重不足,进货渠道不畅,新开的商店还谈不上有什么信誉。敞开式的店堂,冬天的寒风穿来穿去,我无法坐在写字桌前,只能披着大衣不停地走动。为了一个蛮大的客户愿意和我们建立业务关系,宴请他们时,我高兴的不拿酒当酒,至今也想不起来那晚是怎么回家的。感谢朋友们,在我大醉的那夜,帮我卸了一大卡车的货物。后来,一位原来工厂里的女部下,利用她的职务方便,帮我拿到了一批热销商品,而且支付的是期票。我终于掘得第一桶金。公司从此开始拾级而上,我继续开了第二家、第三家店,并在经营中逐步确立了连锁经营的理念。
  一路开到第六家连锁店的时候,左倾冒险主义在我的心里抬头了,完全不能客观冷静地评估自己的经济实力,和公司实际的管理水平,梦想分两步到三步,最终开出象静安寺上海第九百货那样规模的商厦,全然不顾“智囊团”的朋友们的反对。于是,第一步就开出了一家一千多平方米的小型购物中心。
  做家用电器生意营业额比较大,但利润很薄,资金的大进大出往往会给人一种生意很大的感觉。那时公司的年营业额已经过亿,我有时就想利用资金进出的时间差,来加快公司发展的规模和步伐。
  购物中心开张初期的良好形势,堂皇的店面气势以及接踵而来的赞扬声,使我失去了更多的理智和冷静。
  与此同时,兜里的钱,为我铺就了一条歧路,我沿着这条歧路走向骄奢、走向放纵。
  在多少次的晚餐等不到我以后,你和我达成了口头协议,周一到周六我都不回家吃饭,说是忙于生意应酬,更多的是流连于饭店、歌厅和桑拿浴,一个情人节,分别约会三个女人。
  而你总是找不到和我说话的机会,冷落和孤独天天纠缠着你,更有甚者,常在夜半醒来,当你仍觉孤枕时,忧郁使你无法入睡。每一次窗外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总是先给你希望尔后是失望;而偶尔一阵轻微的脚步从楼梯处传来以后,你盼望的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却始终没有出现,墙头时钟的滴哒声声都是心痛的感觉,泪湿的长夜被辗转的格外漫长。
  你给我留过悲伤的字条,你曾经哭着向我诉说夜半不能入睡的悲苦。我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这般的混帐、这般的冷酷,竟无动于衷,依然故我。如今我知道,这些年来,中国人的心中似乎没有神仙皇帝,谁会记着上帝的律法;而当神话随着主席而去,中国走上商品经济的道路,党纪党规一时显得苍白无力,便有众多的大官小吏及各色人等弄权夺利放纵人慾,没见这大中国有多少人醉生梦死,有多少地方繁荣“娼”盛。我自有人性的弱点和束缚,踏入这污波浊流,我既无自觉,又何来自拔。
  你是一个伟大的小女人,如今我这么认为。在那最痛苦的日子里,你竟然能够以极大的勇气和毅力把痛苦转到学习上去。你告诉我,为了分散心中的痛苦,你要用业余时间,去读你喜欢的专业——服装设计。从那以后,你几乎不再向我流露,而是把所有痛苦埋在心底,除了工作,便是读书。天天如此,年复一年,终于,四年以后,你拿到了毕业证书。
  而我却在歧途上越走越远。在公司的发展方面,我已经习惯支油门而不是踩刹车。一家接着一家的开店,全然不顾整个大上海的商业形势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农工商、易买得、欧尚等大型超市相继开业,一大批中小型传统商店纷纷关门。形势已经变得十分严峻,我仍然一意孤行,又拿出一大笔钱购买办公楼,再加上部分贷款资金被银行收回,结果,造成了公司流动资金严重不足,热销商品的货源常常跟不上,公司内部管理又不扎实,眼见着整个公司十五家连锁店的零售营业额一滑再滑,公司批发部的销售一跌再跌,亏损开始和我月月照面。
  终于在一个早上,一个阳光一如往常的明媚、办公桌上的插花也依然鲜艳的早上,我如梦初醒:辉煌不再,大势已去!我开始清理公司,关店卖店。我曾经有多骄奢,如今就有多少窘迫。轿车卖了,现金交给了出纳。作为我亲戚的出纳,竟然悄悄地拿走了部分现金,导致公司在银行的帐户第二天吃空票,遭罚款。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怕他在公司的集资款以后可能拿不到。公司一位财务偷偷地把公司的帐册带回家,然后要求我以支付她一个月的欠薪来换回公司的帐册。个别连锁店的经理,也开始阳奉阴违,不顾公司利益,而为自己安排退路。众叛亲离,墙倒众人推,这些成语读过千百遍,而今这一次,才真正有了刻骨铭心的理解和感受。
为了不让公司倒闭的沉重的阴影,可能压到无辜的孩子,我们商量后决定离婚。而离婚后,我非但没有多给你一点钱,反而把你仅存的一笔钱也用完了。
  你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朋友,讲给我听,我支持你,鼓励你,倘若你觉得快乐,你就和他继续发展。我为什么会支持原本是自己的妻子去和另一个男人相好?因为我自己良心不安!这些年来,我没有带给你多少快乐,自己却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我有时会想,我不但没带给你快乐,反而常常伤害你,我凭什么不让你去寻找一些快乐!在我的鼓励下,你似乎踏实了许多,你们也算赶上了时髦,开始了一段姐弟恋。还好,我断断续续地了解到,你们的相处是快乐的,我也算得到了一点慰藉。
  在众叛亲离的同时,感谢上帝赐给了我几个真诚而又仗义的朋友。也许是我好运,也许是我做人还不算失败。友情开始于中学时代的任楷,自己开了一家有三十员工的小厂,不仅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借给我二十几万,同时还把我欠银行的一笔四十五万的贷款接了过去,由他和银行签了协议,每月归还一万,直至还清。而且,在我出国后的这几年,每年春节你都告诉我,任楷来过了,给女儿带来了礼物,又给她数额不小的压岁钱。同时,我的父亲也这样告诉我:任楷来拜年,送来了一份很大的礼。你也知道的我的那位纯洁的女友,她的母亲曾在我公司工作,在她离开公司时,没有取走两万元的集资款,而我的女友知道我的窘况后,尽管她自己的小家一点也不宽裕,依然设法凑了钱先给自己的母亲,而直到如今,她再没向我提过这笔钱。另几位朋友,尽管他们都有一笔数额不小的钱在我公司没有收回,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没有向我逼债,而是真诚地鼓励我,探索新的路子重新再来。
  我无法背负亏欠这些亲朋好友的恶名!
  我无法辜负你们这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
  我想起了从前所听到所看到的那些仿佛很遥远的故事:闯关东,下南洋——;如今我觉得这是多么切实、多么贴近!我决定远涉重洋,到美国去寻求一条生路。一切我所欠的,我必须偿还!终有再多的磨难,我志不移!
  还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终于拿到了赴美的签证,当时我没告诉你,我的最后一任情人随我同行。
  那是七月的一天,我要走了,下午的机票,到美国洛杉矶。你把家中能够拿出的现金都交给了我,虽然不多。我们算是什么样的离婚啊,离婚以后,你的家人依然关心帮助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我弯到你娘家居住小区的大门口,你哥哥借了朋友的钱拿来给我,反复转告你爸爸妈妈的话,叮嘱我一定要当心身体。那一刻,我忍不住流泪了。坐在出租车里,我想起了你爸爸,在我阑尾炎开刀住院时,几乎天天都来看我,给我送来骨头汤、鱼汤,那时他已经七十多了,邻床的病人还问我,这是你的爸爸吗?我说是我丈人,他们便赞叹,你丈人对你真好啊!
  思念是和距离成反比的。相隔越是遥远,思念越是强烈。
  美国加州有漫长的海岸线,足够我不断地变换眺望的地点。我常常坐在海边的沙滩上,眺望远方的海面和天空,在海的那一边,就是我的故乡上海。周围游人的喧哗仿佛离我很远,远方的海面常常浮现上海外滩那一排标志性的建筑,就象我当年驾车飞驰在内环线上,我记忆的眼透过车窗玻璃,刚刚穿过大都市高楼的峡谷,又一览无余地领略了江南的金黄色田野;当夕阳坠落、当黑夜降临,我的车缓缓开进自家社区的大门,社区广场的喷泉依然绽放着水花;而总在这时,太平洋上奔涌而来的排浪就会打断我的思路,回想就在这一刻停格:你生活的怎么样?
  你真的不容易,我走时,小女刚进初中。初一、初二、初三,小姑娘做了三年的大队主席,那是一个总是领先一步、先声夺人的九年一贯制的学校,大队主席是全校普选。小女每次都是绝对高票当选。每过几个月,我就会听到远方上海传来的喜讯,不是她被评上了区优秀少年,就是在什么什么竟赛活动中又得了名次。在陌生的土地上艰难的生活中,让我感到最大温馨的是女儿,让我倍感激励的也是女儿。让我们再来听一听她掷地有声的“致父亲”吧——
  “爸爸,新春佳节即将来到,我们又将踏上新的旅程。回望过去的道路,可能多了些坎坷与磨难,但你总是奋举着火炬为后来者指明路程,即使自己还挣扎在阴影里,正是你对生活不懈的努力,让我深深地懂得,身处逆境,不要一味感叹而不去追求理想,逆境、顺境都只是一种客观条件,正如一粒种子,种在沃土里,也可能死去;扔在石缝中,不见得不会发芽长大,关键在于要有破土的热情。”
  “我相信,在新的一年中,我会时时默念它来勉励自己。同时,祝你早日奋斗出你理想的明天!”
  孩子能够这样健康而又快乐的生活,怎么能离开你的精心呵护、照料和引导!你总是细心地观察,了解孩子在想什么做什么,又总是及时地把情况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告诉我,然后我们一起商量相互配合,来启发、鼓励和帮助孩子。你不急不躁,坚忍不拔,始终陪伴着、引导着孩子走着成长的道路。所以,我曾经对你说,有你这样的好母亲,那是孩子的幸福和自豪。而孩子有一次对我说:妈妈说了,在我进大学之前,她不会再结婚。
孩子考进了市重点高中,为了离学校近一点,你卖了原来的房子,又到孩子的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这房子的买与卖两个字,包含了多少的艰难和辛劳,我体会犹深。我们结婚以后,搬过三次家,每次装修房屋,尽管有工厂的协作单位或公司员工的帮忙,还有你的配合,我还是每次都感到烦恼和辛劳;而这次是你一个人,我说你真行,你居然全部搞定了。看着你从网上传来的新居的照片,我不得不在心底里钦佩你。
  不久前,和皮鞋厂的女厂长——我多年的朋友打电话,因为之前我请你去买过几双皮鞋,没想到她从未有过的批评了我:你在上海的时候花天酒地,跑到美国去以后,把教养小孩的事情统统交给了玉玫,她太辛苦了,我感觉她这几年明显地老了。我的心里一怔,是吗,你老了吗?
  我突然想到,人只有一次生命,人的一生只有一回青春,而你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了谁,献给了我和女儿。而我又回报了你什么呢?我不能想下去,我曾经带给你幸福和快乐,但带给你更多的却是冷漠、孤独、眼泪甚至伤害,如今我别无企求,我只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尽可能多给你一些关怀、温暖和帮助,希望你健康、希望你快乐。
  你的生日又快到了,我想起了十八年前的承诺,想起了苏州河畔第一次拥吻,子夜的列车上你揣在我怀里的双脚,还有在冷寂的卧室你的孤枕难眠和那写在字条上的悲伤的言语。记忆的距离很近,但岁月已经悠悠十八个年头。应是上帝特意的安排,寻找和发现一首真正的好诗,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上帝才让我经历十八年的辗转、磕绊、踉跄和磨难,用重塑的灵魂在繁纷的世界、在生命的跋涉中,去发现和领略人类长青的精神花园,去采撷那些不朽的美妙诗篇。
  在诗集的扉页,我是这样写的:

  疲惫的心,怎么又会充满力量
  压抑的胸口,怎么突然变得舒畅
  我那渐渐麻木的眼睛
  重又闪耀灵性的光芒
  连窗外的冬天也一改往常
  阳光和煦,鸟语花香

  呵,当我重新回到诗人们中间
  当我再听他们激越的歌唱
  当我再听他们啼血的呐喊
  当我随着他们诗中的路径
  重新回到从前
  一睹爱人的美丽容颜
  温馨依旧是月夜
  模糊依旧是泪眼

  我知道,诗人乃是神圣的司职
  他们的目光里,绵延着无尽的壮丽河山
  他们的血脉中,喧响着永恒的生命礼赞

  所以会有十八年前的承诺
  所以十八年后也必须奉还

  请安静地诵读这些诗篇
  请和诗人们无拘地交谈
  你本和上帝靠得很近
  因着这些诗篇
  你将得到更多的恩准、祝福和爱怜

  亲爱的,当春风吹起柳絮的早晨,当秋雨打落枯叶的黄昏,当《兰色狂想曲》响起在日正当午,当清澈的月亮一如往常潜入苏州河水的时候,请翻开诗集,走进那本属于你心灵的世界。书的最后一页,是我写的一首,它虽不是大师之作,也无法和那些诗人的佳作并列,但那是我内心深处真情的歌吟,是我重塑的灵魂于无声处的清唱,诗的标题就是:
《你在我心中依然美丽》。
(未完待续)

              

0

日志

4

帖子

201

银币


2017-12-9 22:05:50 
一个老人的离世,就是一座图书馆的坍塌。
这句真精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