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返回列表 发新帖

[街谈巷议] 当代“奴工”震动中国社会

[复制链接]

0

日志

225

帖子

9962

学分


2014-8-24 01:33:08 
       今年3月,18岁的李耀楷从中国河南省的一个小山村出发,前往省会郑州寻找工作。但他却被拐骗到一个“黑砖窑”。

  在李耀楷在郑州火车站下车后不久,一位中年男子就出现在他的面前,问他愿不愿意作份工。当李耀楷跟着这名男子走出车站,突然两名男子从隐蔽处跳出来,抓住他,把他塞到了一辆白色小面包车内。

  “我大声呼救,但是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李耀楷回忆道。

  第二天早上,他被扔到一个偏僻的砖窑。在他被解救之前,他每天都要被迫劳动至少17个小时,在数只狼狗的看守和挥舞着钢管的打手的威胁下搬运砖块。

  李耀楷是数百名被中国媒体称为“奴工”的一员。目前,中国正在31个省份全面排查砖厂和煤窑的非法用工、使用童工等违法行为。“奴工”群体多为儿童和残障人士。李耀楷所工作的砖窑成为了这一丑闻的焦点。据官方称,警察在对这些“黑砖厂”、“黑煤矿”进行搜查时,从恶劣的工作生活环境中共解救了500多名工人。

  对这些工人所遭受虐待以及当地政府官员包庇行为的曝光,使这一事件演变成一个全国性丑闻。如今中国人对社会及经济发展的认识日益清醒,这一事件也体现了中国人以及当地媒体向政府领导施加压力的意愿及能力。

  李耀楷的父亲李润梓说,最后政府不得不对此给予关注,去寻找我们的孩子。

  李耀楷于上周返回家中,他的双手因从砖窑中搬运灼热的砖块而被烫伤,身上还有很多虱子。身穿一件橙色大T恤衫的李耀楷在父母家中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我只想睡觉。”

  李耀楷的遭遇使他成为此次“奴工”风暴的焦点。他所讲述的很多内容都可以在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Xinhua)以及《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的报导中得以证实。

  上述两家媒体先后报导了令李耀楷及其他30名工人备受折磨的这家砖厂,据报导,这家砖厂所占用的土地为当地的一个村支部书记所有。他们还报导称,管理砖窑的这位村支部书记的儿子及其他几人已经被逮捕,周一晚些时候的报导说,这位村支部书记已被开除党籍。据新华社的报导,去年11月,一位被迫在砖厂劳动的智障人士被殴打致死,之后被草草掩埋。

  警方对李耀楷所在砖厂采取行动之后,中国开始对数百家砖厂和煤矿进行清查行动。而像李耀楷的父亲及其他被诱拐儿童的家长所发动的“草根运动”正是这些行动的主要推动力量。今年5月末,一则关于被拐卖工人的报导在河南省郑州市的一家电视台多次播放,其中包括现场拍摄的一家“黑砖窑”的情况。这个报导似乎是此后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

  这个报导出现之后,失踪儿童的父母聚集在电视台办公室附近,他们相互打探消息,开始共同努力寻找自己的孩子。最后大约数百人集体前往山西省,到各家煤窑寻找失踪的孩子,后来促使警方采取行动。

  这个行动延伸到互联网,媒体也因此大声疾呼,要求政府解决这个长期以来被忽视的问题。据新华社报导,迄今为止,在河南省及山西省共有168名涉案人员被逮捕。一些被解救的工人在这种奴隶般环境下工作了数年。

  一些权益人士表示,随着1.2亿多人口离开农村前往遥远陌生的大城市寻找工作,被强制劳动的现象在过去的十年中已成为在中国广泛存在的一个问题。而这一事件的曝光可能会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中国国际形像的一个污点。

  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上周发表了关于人口贩卖及强制劳动的年度报告,据报告估计,每年至少有1万至2万人成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中国仍在美国国务院的“观察名单”上榜上有名,这个报告称,原因之一在于中国上下没有“共同努力来调查和惩罚那些与贩卖人口不法分子勾结的政府官员。”

  中国政府的一些媒体上充满了衣衫褴褛、遍体鳞伤的“奴工”的照片,以及他们悲惨遭遇的详尽报导。这也再次激发了大众对那些从中渔利的当地腐败官员的声讨及愤怒。

  关于强制劳动的证据在中国各地都可以看到,一家国营媒体报导称,中国河北省的一家由当地县委书记运营的砖窑雇佣了很多智障和残疾人,而位于南部的广东省的一家砖窑也有类似情况。

  那些人贩子往往以良好的报酬为诱饵来诱拐或欺骗务工人员,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年轻人及残疾人,因为他们最不容易逃跑。此外,中国庞大的外出务工家庭往往在很长时间之后才会发现他们的家人失踪了,而且他们也没有任何有效的途径去寻找失踪的亲人。

  李润梓和他的妻子这个寻找失踪孩子的小组共有六个家庭组成。到目前为止,只有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孩子。李润梓说,我觉得这种情况很普遍。希望能够彻底解决问题,找到所有失踪的孩子。

  但许多人仍在等待。和李润梓一个小组的刘韵琪(音)来自邻村,是一个失聪男孩的母亲,失踪已有几个月的儿子目前仍下落不明。

  李耀楷的悲惨遭遇开始于他从郑州火车站走下火车那一刻,郑州火车站每天的客流接近15万人,是人贩子重要的活动场所。

  去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曾有过一则与这个火车站有关的报导,当时一个女人贩子在接受采访时称,她贩卖人口一年能挣几十万元。她说,在她贩卖的人口中,有30%是残疾人。

  李耀楷说,人贩子绑架了他之后,就把他关进了一个窗户被钉上铁条的小屋。很快,屋子里又增加了4名被绑架者:一个17岁的男孩,一个22岁的四川青年,还有两个50多岁的男人。

  这五人被押进一辆面包车中,不许出声,两个拿铁棍的人看管着他们。这辆车整夜都在行驶,第二天一早,他们被送到了砖窑。

  身高1米7、当时体重50公斤左右的李耀楷被喝令立刻参加劳动,用一辆简陋的小车运送砖块。他被禁止和其他工人说话,因此他最初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山西省的一个偏僻乡村,离他的老家河南省约有500公里。

  李耀楷的父亲称,当初不知道孩子遇到了麻烦。他说,孩子当时离开家时还兴致很高,想到外面挣些钱,长长见识。

  但他说,当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孩子杳无音信,他就越来越感到担心了。去年这个村的另一个男孩被绑架到了山西的砖窑,但几天后设法逃了出来。他开始担心他的孩子是否也被绑架了。

  与此同时,另一些在郑州火车站失踪的孩子的父母5月初将此事透露给了河南电视台的记者。5月19日,河南电视台播出了第一篇有关儿童被贩卖到山西砖窑的报导。

  次日,李润梓看到这条消息后,就打电话给电视台,希望获得更多的信息。据电视台称,有1,000多个家庭给他们打电话。很多父母组织起来,到有关部门要求采取行动。但有关部门的反应最初相当冷淡。警察进行了失踪人口登记,并建议李润梓和其他父母自行寻找。李润梓说,我感到非常不满和失望。

  在中国,许多非法经营的企业中都有政府官员的经济利益。据《人民日报》的报导,李耀楷劳动的砖窑就是所在村的村支部书记成立的,由他的儿子管理。李耀楷说,有一次他看到政府官员来砖窑向包工头收取贿赂。

  李耀楷说,他尽可能不激怒监工。他说,我很卖力地工作。他们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从。他完全靠馒头、面条和水维持生存。所有31个工人都睡在一间厂房的地板上,大门被从外面反锁。他说,由于过于疲劳导致工作速度下降,他为此被殴打过两次。

  李耀楷说,我一直在想法逃走。但他清楚这样做非常冒险。曾有一个男孩试图逃走,结果被抓了回来,受到毒打。李耀楷说,他们用铁棍打断了这个孩子的腿。五月时,李润梓决定自己寻找他的孩子。他用了几周的时间到河南和山西的煤窑寻找,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有数百名儿童和成人被迫在砖窑中劳动。

  来自河南省的许多父母也开始作着同样的努力,并将他们发现的情况通报给警方和媒体。今年6月初,一封有400个父亲签名的信被登在了网上,要求政府采取行动。所有这些努力看来最终迫使警方采取了行动。

  警察在5月27日突击搜查了李耀楷所在的砖窑,将他解救出来。但即使是那些有幸被解救出来的孩子,他们可能也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李耀楷的母亲张玉芹说,他回来了,我感到很高兴;但他现在一言不发,这又让我很难过。他过去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孩子,我们现在不会再让他到任何地方打工了。

  周末期间,政府宣传部门的官员想方设法控制媒体的报导。网站被下令停止对这件事的讨论。但中国媒体的报导热潮一直没有减弱。在中国,所有的媒体最终都是由国家控制。

  在李耀楷讲述他充当苦力的经历时,另一位失聪孩子的母亲刘韵琪抱着双臂坐在一边。她的儿子程晓鹏(音)是在2月末和同学到郑州旅游时被绑架的。他的朋友说,两个大人在火车站抓住他,把他拖走了。

  为了寻找孩子,刘韵琪走遍了山西。有一对父母说,他们在一处煤矿看到了一个长得像程晓鹏的失聪男孩,刘韵琪赶到那里时,却发现孩子已经被送到了另一处煤矿。

  刘韵琪在谈到她的儿子时说,他一定受了很多苦。去年,他曾由于肾病住院治疗了几个月,她担心孩子的病会再度发作,因为他身上没有带药。

  “这些人毫无人性。他什么也听不到。”刘韵琪啜泣着说,“请帮我找到我的儿子吧。”

(华尔街日报)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4314721.jpg
人生的每一个片段都会给你留下或深刻或淡薄的记忆,人生就是由这无数的片段组成的。

0

日志

12

帖子

578

学分


2017-11-4 02:10:12 
震惊而不意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