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二维码 QQ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史海钩沉] 被遗忘的战争:广东土客大械斗

[复制链接]

9

主题

40

帖子

902

银币

国子学正


2015-3-1 15:20:48 
 一百五十多年前的这段灾难深重的历史,现在还有几个人知道吗?这段历史,在教科书上根本没有提及。一百五十多年说长不长,这一历史事件却早已被尘封、被人们所遗忘。而作为这一历史事件中受害的客家人后裔,当详细地了解了这段历史后,感触太多、太震撼了....

客家土楼.jpg

    道光三十年(1850年),洪秀全在广西贵县金田村领导农民起义。次年进军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等省,于咸丰三年(1853年)占领金陵(南京),以金陵为太平天国京城。随后又派兵北伐,清朝的统治基础由是动摇,各省人民纷纷起义响应。

   在广东,于咸丰四年发动大规模起义者就有三合会的首领何六,佛山的三合会首领陈开和粤剧艺人李文茂。起义者自称洪兵,又因都以红巾裹头为识别,称为“红巾军”。

   咸丰四年七月,新宁的北邻开平,也爆发了以司徒贞吉、谭寿、梁壬、余兆表等人为首的武装起义。开平红巾军曾经孤军和联合新会、佛山的友军,分别于七月十四、闰七月廿二、八月初五3次进攻新宁县,但都遭到新宁知县杨德懿与绅士李维屏、黄荣熙等组织兵丁、民团的抗御,3次均以失败告终。后来广东总督瑞麟又率兵前来镇压,因此红巾军起义,只波及新宁北部地区;仅对长江流域的太平军作战起到呼应和牵制的作用.
   
   红巾军起义失败后,广东清政府大规模搜捕杀害起义农民。地主阶级为了维护本身利益,又挑起了土人与客家人之间的纷争,终于酿成惨酷的械斗,并且祸延12年之久。

   原来,广东的土人和客家人都迁自中原汉族,只因迁来的时间有先有后,先入为主,后至为客,故而有土人与客家人之分。雍正年间,不少客家人由惠州、潮州等地迁到新宁、开平等县垦殖,土人与客家人同居一地,和睦相处达百余年。咸丰四年,广东的红巾军起义,客家人聚居较多的鹤山县,许多农民参加红巾军,他们不分土客,同心戳力打击阶级敌人。红巾军攻下鹤山城,当时客家人地主高三的幼子被杀,他不惜倾家报复,与秀才张宝铭推出武举人马从龙为头领,募集客家壮丁,与红巾军为敌。这支地主武装后来协助清兵收复了县城,并在江门、长沙等地的战斗中得胜,擒杀了鹤山红巾军领袖绰号大鲤鱼和何仔等。因此得到清政府的嘉奖,并命鹤山知县统率客勇清除红巾军余党。客勇由是趾高气扬,在协同清军到各村搜捕红巾军时,乘机洗劫财物,伤及土人中的地主阶级利益。鹤山县土人中的地主扬言“客民挟官铲土”,煽动土人起来报复,终于酿成了械斗。同年十月,恩平县的客勇也因协助清军平定红巾军而掌握了部分实权,使聚居在尖石、夹水、鸡啼营等地的客家人佃户,抗拒向土人地主交租。土人地主为了自己的利益,欲进一步霸占客家人的村居和田产,煽动土人“逐客”。由是土客械斗迅速发展到开平、恩平、高明。

   新宁县的土人和客家人,见到邻县械斗造成的惨剧,触目惊心,曾经协约和好。到了咸丰五年二月,开平县的土客械斗在邻近新宁县的赤水惨烈地进行着。与赤水相邻的三合、大隆洞、深井、那扶一带,正是新宁县客家人聚居最多的地方。由是土客双方,互相猜疑,心存顾忌。土人在地主当权派李维屏、陈郁良的组织下,在上泽设立均和局、于冲蒌设立升平局、于海宴设立捷胜局,编练壮丁备斗。后来还成立了指挥全局的宁阳局。客家人由武举人钟大镛和郑、余济富等发起,在那扶、深井纠伙立寨,编练壮丁,并得到大龙湾、河州、小旗山及曹冲、大隆洞、那琴等地客家人的响应。三月十三日,那扶万顷洋的客家乡勇,与恩平、开平的客家人联合行动,焚掠那扶29村,打伤那扶营总司杨兆梦及兵丁12名。由此新宁的土客械斗发生。双方互立营寨,互相报复,烧杀抢掠,很快就波及全县。

   当时以知县洪德方为首的新宁县政府,没有及时进行调解,反而谕饬邑绅,在县城设立总局,各乡立分局团练,互相救援。因此,新宁县的土客争斗愈演愈烈。

   土客械斗造成了人民的深重灾难,双方伤亡惨重。从咸丰六年三月至七年二月这一年中,死人数十名以上的械斗不下20多次。其中咸丰六年五月初十于恩平松柏山的土客3县会斗,死亡就达2000余人。六月初十深井大门的械斗,死亡1600余人。九月初十,大湖山械斗,死亡1600余人。十一月初三,彭蟹塘械斗,纵火烧村,烟焰蔽天,死亡2000余人。

经历了1年的械斗之后,在土人多客家人少的地区,客家人纷纷迁集到三合、深井、都斛等地。到咸丰七年三月至八年六月这1年多的时间内,土客双方只有小接触的争斗,情势已告缓和。

   但到咸丰八年七月,开平县居香港富商谭才,阴谋占有恩平、开平、新宁边区客家人的田产,从香港买回一批红毛快枪,联合这个地区的士绅成立“万全局”,从外地招募数千人,配合土人,分路出击,攻破了恩平边境和新宁县那扶、深井、大门、三合等地的客村。客家人于是起来抵抗和报复,攻破土人的村庄200余条。十月,谭才又与都斛士绅成立“伟烈堂”,招募外县流民数百,配合土人3000余人,进攻客家人聚居的曹冲,但遭客家人的奋勇抵御而败退。

   同年十二月,客家人集中力量攻克寨门、那琴五堡,以致数十乡村被焚劫一空,土人逃避到阳江。土人绅士容休光、容士,召集五堡父老在阳江开会,提出招募阳江的壮丁打回寨门,并报新宁县政府准将客家人田土拨与阳江局的士勇。到九年二月,阳江乡勇1万、土勇1000为向导,打回寨门,把客家人赶到那扶、赤水。但省政府这时下令将客家人在寨门的田产充公,迫得土人摊派8000贯钱和466亩田给阳江局,使得寨门五堡倾家荡产又破财。

   在双方械斗中,客家人毕竟居弱小的地位,争斗连年,客人也逐渐集地而居,以形成一方的势力。客家人聚集的赤溪曹冲,原来荒芜之地得到了开垦。咸丰十年冬天,宝安县的客绅李道昌等,又率领千余壮丁到曹冲,这方阵地更为巩固。次年,客绅杨梓楠、吴福堂等又率领壮丁连同亲眷移居赤溪、田头,筑寨护耕。客家人因而逐步控制了赤溪半岛。

咸丰十一年三四月间,鹤山、高明、恩平、开平、阳江等县土客讲和,新宁县西南部土客已经停止械斗;东南部的土客也订立协议,将田土归属划界,分别归属土人与客家人。十一月间,西南部的客家人4000余户,闻得赤溪可以安居,乃集中那扶大门乘船东迁。谁料出到海面,突然遇到海盗陈列仔拦劫,被杀及钉封于船舱而死者达2000余人。到同治元年,械斗又起,八至十月,新宁、开平两县土人联合逾万人攻占那扶一带客家人的村庄。十一月,客人秀才汤恩长等设立福同团,自任团长,以统一西南地区客家人的武装指挥。十二月,他带领3000余人,护送客家人东迁曹冲。同治二年正月初四,汤恩长、王丁龙等指挥客勇攻下广海城,男妇死者4000余人。省政府认为客家人攻城掠地实属大逆不道,于是于三月间出兵五六千人到广海,分水陆两路围困广海城。到七月,城内客勇及客家人粮食断绝,开城出走,四散逃亡,被官兵及土人截击,死亡逾千,福同团也至此解散。

   从咸丰五年(1855年)三月起,至同治六年(1867年)四月,土客械斗相持12年之久,给新宁县的土人和客家人带来了难以罄数的斑斑血泪。据《新宁县志》、《赤溪县志》记,土客械斗中互相残杀至死者达23000人以上,还有2万人在离乱中染上瘟疫致死。大量客家人逃亡,流落他乡;有的被截获集中运载到澳门“卖猪仔”到外洋做劳工。一些客家人把掳掠来的土人妇女卖到澳门,沦为娼妓。《李冠蓬诗集》记道:“东坑李某之女,经许配于邻乡,尚未迎娶。因客匪破村被掳,鬻于澳门为娼”。《赤溪县志》记载:“……时逃回大隆洞牛围、虎坑等处客众尚3万余人,因村居遭土人焚毁,栖止无所,悉就荒野支帐而居,即至鹿场町睡,皆难民托足地。因是为雨淋蒸湿所侵,疠疾兴起,至三年(同治三年)三月,染疫死者逾2万人。所余之众,因食不继,遂各分途潜往赤水及赤溪田头;有为土人所掳获者,于杀戮外,则择其年轻男子,悉载出澳门,卖往南美洲秘鲁、古巴等埠作苦工,名曰‘卖猪仔’。是时,客民因流离无依,自到澳门卖身往外埠作工,得资以周给亲族者,亦不乏人。计被土掳卖及自卖往南美洲客民,为数约二三万”。

   同治五年冬,广东省清政府派出湘军数万进攻赤溪,遭到客家人的顽强阻击,杀死了湘军副将3人。直到同治六年(1880年)二月,广东巡抚蒋益亲自带兵来到,了解实情,知道客家人武装并非红巾军,终于采取议和之法,土客械斗才告结束。四月二十日,蒋巡抚召土客绅士,莅盟释憾;委文武官弁,收查军器,缴出销毁;将田亩划分疆界,彼此互易。巡抚蒋益出示安民,文称:“为晓谕勒石建碑,分疆划界,以垂久远,而睦乡民事。照得曹冲客众,既经孰抚归农;新宁土民,亦须讲信修睦,同释戈矛之憾,永消蛮触之争。然而经界不平,难安耕凿,田园不定,易启猜嫌。本部院一视同仁,两端各叩。清其畎亩,宅尔宅而田尔田;正厥井疆,乐其乐而利其利。凡自曹冲、田头、赤溪、磅礴、铜鼓以内之田地,均归客众耕耘,永远作为世业。客遗冲蒌、五十、龙洞、那扶、深井、四九等处之田庐,悉属土民经营。”并将客家人聚居的赤溪地区分治,成立赤溪厅,直属广州府。

   实行土客分治七十三年间,新宁县的土人与赤溪县的客家人间有来往,但不通婚。以后随着时光的消逝,土客之间隔阂渐消。新中国成立后的1953年,赤溪撤县为区,重归一县管辖,从此关系密切,互通婚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