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二维码 QQ在线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12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作品] 北大荒寻冢记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305

银币


2012-1-15 23:20:39 
       2007-08-14上午10时许,我与老伴从市场回家,见电话机上显示(我们不在家时)有南京方面的来电。“是谁呢?”正疑惑间,电话铃声响了。我拿起电话,一位女士问:“你是丁仁正先生?”我答:“是”。她让我稍等,一位男士激动的声音传来:“丁叔叔,我是哈军工校友俞声朗的儿子……”我马上打断他的话,问;“你的小名是不是叫小钢?”他大喜过望:“是!我是小钢!大名俞孟钢,1956年生。我终于找到了你,真是太高兴了啊!”我们长话短说,也聊了半个多小时。此时的我已陷入对往事的痛苦回忆中……

      原来,俞声朗是哈军工政治部的干部,《工学报》编辑,中尉军衔,模范共产党员。1957年反右时,哈军工打了157名右派。俞声朗因与同事李航合写一篇短文《军工学院独春寒》而双双被打成右派,并被开除党藉和军籍,俞被押送北大荒的859农场“劳动察看”,李则押送农村“监督劳动”。同时被流放到859农场的有55名哈军工右派,我也是其中之一。我常听到俞声朗念叨日日思念的妻子和儿子小钢。1960年冬,右派们苦战于859农场二分场五队(地处饶河县西风山),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在大雪中收割大豆,过度的劳累、饥饿、浮肿和沉重的思想压力,有6位右派死亡,俞声朗是其中之一。他在临终前,喊着儿子小钢的名字逝世。47年了,这一切,我无法忘记。所以,当他的儿子找到我时,我能在第一时间说出“小钢”的名字。

    197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将原哈军工打的157名右派全部“改正”。派两位军官找到俞声朗的母亲时,老人要求将儿子的骸骨归葬故里。军官说:“1960年冬天,你的儿子和他所在的一个小分队,在一个叫西风山的地方,因大雪封山,全都冻死了。已无法寻找。”一个南方老太太,以为黑龙江省是个长年冰天雪地的地方,相信了“无法寻找”的神话。因此在老家的坟地里,俞声朗的墓是一座空坟。几年前,老人临终,把小钢叫到身边,再三叮嘱:“尽可能要找到你爹的坟,万一找不到,也要找到你爹牺牲的地方,去抓一把土来,埋在坟里,才能叫你爹的灵魂安息。”小钢是个孝顺孩子,把奶奶的话牢记心里,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一家人苦苦寻找了许多年。皇天不负苦心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之际,俞声朗的孙女朋晰,在网上购得一部得奖作品——滕叙兖著《哈军工传》。全家人如获至宝,通过读这本书,了解到俞声朗牺牲的经过,和他周围的难友。书中写到了我。他们几经周折,才打听到我的下落。于是才有8月14日的一幕。

    每当想起1960年冬天在西风山凄惨的往事,我就会抑止不住地流泪,心中隐隐作痛。  真正是“提起西风山,双眼泪不干”。我如果没有经历过1960年的西风山,就不懂得什么叫“饥寒交迫”,什么叫“干的是牛马活,吃的是猪狗食。”1960年10月初至12月16日,短短的二个半月里,竟有6名原本年轻力壮的右派死亡。

(以死亡先后为序)他们是:                                                                     

刘玉琦,哈军工一系技术员,空军少尉,饿死于背粮途中

许剑玉,哈军工三系四期学员,饿死于单帐篷的篝火旁                  

俞声朗,哈军工《工学报》编辑,陆军中尉,饿死于四面透风的破马架中

魏琛  ,哈军工四系三期学员,饿死于四面透风的破马架中

朱正祥,南京军区少尉转业军官,饿死于四面透风的破马架中

周邦宁,南京军区准尉转业军官,饿死于四面透风的破马架中。                           

    他们死后,被草草埋葬于西风山坡下的小树林里。47年过去了,农场的变化很大,老859农场一分为三:饶河农场、胜利农场、859农场;到处开荒、修路,已非旧时模样;当年知情的老人还能找到吗?要找到他们的坟墓,我毫无把握。但是我作为一个幸存者,有责任来帮帮小钢。于是我对小钢说:“我来作个义务向导,领你去859—饶河农场。”小钢十分高兴,遂相约于8月21日在哈尔滨相聚.                             

       从8.14~8.21还有七天时间,我先与佳木斯难友杨淑媛联系,请她提供知情人,未果。又与859农场张副场长联系,想得到他们的帮助。结果是碰了一鼻子灰。我又想起了我的一个学生叫刘金宝,他在饶河农场当地税局长,为人热情正直,乐于助人。我立即致电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请他务必帮忙。他一口答允,并多方查找,终于找到了当年的二分场五队队长吕万成。   

    吕万成,77岁了,大眼睛炯炯有神,记忆力超强,一口气能讲出十几个哈军工老右的名字。一提起丁仁正,他马上说:“小个,瘦瘦的”,一点不差。他是原中国人民志愿军排长,从朝鲜战场下来后,转业到859农场二分场五队当队长。1960年10月,他亲见右派们拼命干活,就磨小豆腐给老右吃,竟遭分场杜书记严厉训斥,说他“严重右倾”,文革中为此而挨批斗。改革开放后,为农场开荒5万亩,既修水利又修路。是农场的功臣。

    就是这个吕万成,当年在他的干预下,修路时,我的6位难友的遗冢才没有被掘土机毁掉,而是合葬为一个坟冢。为此,他被上面整得很惨。今天又听到小钢万里寻父遗冢的事,十分感动,他答应去现场指认。

    2007.08.21我和老伴早早在哈市天竹宾馆等候小钢夫妇的到来。其间,难友李铁健夫妇来了,难友刘刚的儿子刘冰、儿媳刘巍也来了,大家都被小钢夫妇的一片孝心所感动。小钢夫妇到达后,刘冰夫妇设宴招待大家。八个人,分属两代,相谈甚洽。席间,李铁健说:“老子死了,儿子找上门来,1957年的事还没完啊!”李脑梗多年,思维竟如此清晰!

    08.22傍晚,我们一行4人,乘车离开哈市,次日晨到达同江市前进镇。金宝开车来接我们。一路上,只见沃野千里,稻菽茁壮,一派丰收景象,当年的北大荒,在几代北大荒人的努力下,已变成了北大仓。我们途经洪河、前锋、859、红卫、胜利诸农场及小佳河镇,11时许,到达饶河农场场部,在宾馆安顿好后,金宝夫妇设宴款待。

    下午三时,老队长吕万成来,详述6人坟冢尚在的传奇经过,我们听了,十分感动,小钢夫妇则是悲喜交集。吕队长约定,明日去老五队(现为饶河农场8队)现场指认。

    2007.08.24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这天的上午8时,两台车载着我们出发了。因为正在修路,只好绕道小佳河镇,好不容易才在11时左右到达老五队,下车步行约500米,到达西风山下。当年苦战的大豆地,依然一望无际,老五队的大马架已渺无踪影,让我们淌水而过的半截河已扩为两条灌溉渠,当年的漂垡甸子全成了水稻田,乌苏里江边的西通山仍清晰可见。当吕万成指着那片小树林轻声对我说:“就是那!”我止不住的泪水潸然而下。是的,就是这里,荒冢下埋葬着“一片丹心作罪人”的我的6位难友。荒草萋萋,林涛呜咽,我轻声呼唤着6位难友的名字,问一声:“你们在天国可好?”                                                              

    老队长亲自动手,熟练地轻挥镰刀,割去荒冢上的杂草。小钢则按浙江东阳老家的规矩,摆上供品,点燃香烛,燃放鞭炮,小俩口磕头祭奠如仪。我大声喊着六位难友的名字,向他们行了一个军礼:“难友们,安息吧!”小钢到坟头铲了一锨土,珍重地用一块红布包起来,他将乘飞机把这包土运到老家,安放到他爹的墓穴里,告慰他奶奶、父亲的在天之灵。

    下午三时,我们又赶到饶河镇,陪小钢去碑店刻了大理石墓碑。小钢两口子因急于赶回单位上班,就委托刘金宝在道路修好后把碑立好。

    08.25日,金宝开车送我们到859农场,我们陪小钢夫妇去办公大楼,找场领导请示为已故难友立碑之事。他们竟赖个一干二净。我又被上了一课。

    小钢夫妇走后,我在859农场又待了几天,找到了李景新的小舅子张全胜,他提供了李景新的妹妹的电话,我找到了李景新。李帮我找到难友魏琛的妹妹魏舜华。我把立碑的事通知了她。她已和小钢联系上。加上许剑玉的妹妹剑萍,明年,他们会一起到北大荒墓地去祭奠自己的亲人,以寄托哀思。

    最新消息:六难友墓碑已于2007.09.28立好,他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谢谢金宝夫妇,谢谢老队长吕万成,愿好人一生平安!

           ——2007年10月18日星期四丁仁正记于大庆油田


六难友墓碑.jpg

致公党员 / 上海作协会员

44

主题

56

帖子

1309

银币


2012-1-17 22:25:23 

再读《北大荒寻冢记》


丁叔叔是我父亲的老同学。八十年代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他被解放,恰逢经济浪潮,四处奔波寻找机会,每到上海就会住到我家。在那个做生意还并非“正经”事情的时代,除了少部分确非正经人外,也只有这样在死生边缘回来的人才能没有任何顾虑和忌讳地那样投入......总之,听说他目前的生活状况比他大多数同学都好一些吧。

对丁叔叔和他的难友所经历的苦难我不想多说什么,也无从说起。因为这话题过于沉重。从被揭秘的历史资料上可以得知,他们在五十年代所经历的这场苦难根本就源于一个庞大的政治陷阱,而且谋划者还违背诺言和我们想当然的游戏规则而最终其实也是惯例地动用了国家机器,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了他们中相当的一部分。

这也不奇怪,上下五千年,每朝每代,正直又不乏勇气的士人总是统治阶级的心头大患,特别在新朝开国初期。

苦难并没有完全结束,将来是否还有更为惨烈的故事也很难说。让我们祈祷包括那些继承者们在内的所有人的人性都能够和平与更富有地升华吧,仅仅为了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不再经受那样的不公与不幸。

人生的每一个片段都会给你留下或深刻或淡薄的记忆,人生就是由这无数的片段组成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

帖子

523

银币


2012-1-17 22:51:48 
“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在大雪中收割大豆” —— 额的天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1

帖子

721

银币

修职郎


2012-1-18 02:07:28 
气愤、同情、害怕、难过 ..........百感交集..........:fun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9

帖子

448

银币

国子学正修职郎


2012-1-18 02:24:29 
只能无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37

帖子

739

银币

国子典籍


2012-1-18 03:45:27 
愿他们在天国安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9

帖子

442

银币

文林郎


2012-1-18 15:51:44 
“空军少尉,饿死于背粮途中”;“陆军中尉,饿死于四面透风的破马架中”............北大荒的土壤多肥沃啊,在粮食堆里饿死,看来就是故意要进行折磨后让他们消失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4

帖子

1122

银币

国子典籍


2012-1-19 12:44:18 
希望这种悲剧不再重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9

帖子

274

银币


2012-1-20 14:09:04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

帖子

269

银币


2012-2-2 19:01:30 
确实值得好好看看,顶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鼎新革故
 激浊扬清
 达诚申信
 涤荡埃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