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转为繁体中文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史海钩沉] 清太祖努尔哈赤国号辨正

[复制链接]

12

帖子

582

学分

0

日志


2018-11-14 12:02:57 
一、问题的提出
努尔哈赤为首的政权,不是一蹴而就一朝一夕就建立起来的,它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过程,其名称也是一变再变,先后有"女直国"、"建州国"、"女真国"、"诸申国"、"金国"等称号,最后在1616年至1619年的四年间正式确定为"后金"。
1616年是努尔哈赤政权发展史上的分界点,是其政权性质发生质变的一年。在这之前,这个政权虽被称为"国",但就其实质而言,只不过是明廷治下的、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少数民族自治性质的地方行政单位而已--地方民族政权;并不是政治、经济、外交独立的"国家"。努尔哈赤与明廷保持着隶属关系,作为明朝的地方官,他本人或他的弟弟舒尔哈齐在万历十八年(1590年)、万历二十年(1592年)、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万历三十六年(1598年)、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共8次到北京朝贡。据史学家谈迁记载,即使到了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即努尔哈赤上尊号的前一年三月丁未朔,努尔哈赤还曾到北京"人贡""。实际上这次去北京朝贡的不是努尔哈赤本人,而是他的下属。但不论如何,在万历十四年(1616年)以前,努尔哈赤仍是明朝治下的一个地方官员,他尚未建立起脱离明朝中央政府管辖的独立政权。因此他的政权只能有称号,而不能有正式"国号"。这种事实在《满文老档》中也有明确记载:"丙辰年(1616年)淑勒昆都仑汗五十八岁正月朔,申日,国中的诸贝勒、诸大臣会议:'因为我们的国没有汗,生活非常困苦,所以天为使国人安居乐业而生(汗)。"…这样看来,努尔哈赤所建政权有正式"国号"不能早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
努尔哈赤逐渐完成蓄谋已久的脱离明廷的过程、建成独立自主的女真族政权,自万历四十四年起至万历四十七年(1616-1619年)只用了大约4年时间,我们可以粗略地把它分成三个步骤。
第一步是万历四十四年正月,八旗诸贝勒、大臣给努尔哈赤上尊号"天任抚育列国英明汗"e,努尔哈赤从明王朝辖下的一个少数民族的地方官,变成了我国东北地区倍受压迫的女真等族的最高领袖,同样可以称孤道寡的一"国"之君,这件事标志着"后金"建立之始。
第二步是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四月十二日发布"七大恨"誓师,并于当月十五日袭破抚顺e,取得了对明朝的第一个重大战役的完全胜利,这是努尔哈赤与明廷公开决裂的开端,它拉开了长达30多年的明清战争史的序幕。
第三步是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三月,努尔哈赤夺取了萨尔浒战役的具有转折意义的胜利,使自己处于对明战略进攻的有利地位后,公然打出了"后金"的"国号","后金国"的创建工作基本完成。
努尔哈赤在1616年建立的这个政权,我们现代人都将其称为"后金",这是众口一词的说法。然而在当时,应该怎样称呼它,它的正式"国号"是什么,后世的包括现代的史学家却有着不同的说法和看法,成了学术上颇有争议的问题。归纳起来,史学家对这个问题存在五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努尔哈赤获得"覆育列国英明皇帝"的称号后,"这国号曰满洲",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名称叫"满洲国"。
第二种意见认为,1616年努尔哈赤获得"天任抚育列国英明汗"的称号以后建立起来的新的"国家''政权,"国号''称"金",为了跟1115
1234年的完颜金相区别,史称"后金"。
第三种意见认为,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汗登位建立起来的割据政权"国"号"大金",史称''后金"。
第四种意见认为,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起,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为"后金",这是建州的自称,并不是后来史称"后金",以与完颜金相区别。
第五种意见认为,努尔哈赤上尊号后,所建立的"国家",名称就叫"金",或称"后金"。
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满洲"、"金"、"大金"、"后金",到底哪一个是努尔哈赤所建的独立政权的正式"国号"?
二、满文文献偶露真情
满文记载清前历史的经典著作有四部,即(满文老档)、《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满太祖高皇帝实录》和(大清满洲实录},这是最原始、也是最有权威的四部著作。其中后三部著作,把努尔哈赤所建政权自始至终地称为"满洲"或"满洲国",不论是1616年努尔哈赤上尊号之前还是以后,都是如此。在《清太祖武皇帝实录》中出现"满洲"、"满洲国"字样50余处,在《清太祖高皇帝实录》中出现"满洲"、"满洲国"字样30余处,而在(大清满洲实录》中出现"满洲"、"满洲国"字样则达80余处。诚然,这些"满洲"字样的内涵不尽相同,有的指代种族--女真族,有的指代地域--女真族居住和活动的地方,但是有相当大一部分是指"国号",例如:"满洲国自东海至辽边,北自蒙古嫩江,南至朝鲜鸭绿江,同一音语者俱征服,是年诸部始合为一。""今满洲十旗执政贝勒与蒙古国五部执政贝勒蒙天地眷佑……"
但是若以这些资料作为证据,说明努尔哈赤所建政权自1616年即上尊号的一起"国号"为"满洲"的话,是不合于历史史实,因而也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其理由大体有如下几点:
(一)据(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大清满洲实录》,"满洲"这一"国号"始于布库里英雄(或布库里雍顺)时代:"三酋长息争,共奉布库里英雄为主,以百里女妻之,其国定号满洲,乃其始祖也。"
布库里英雄乃传说中的人物,是天女佛古伦误吞朱果后生下的一个"生而能言"的人。不言而喻,这个人在历史上是不曾也不可能存在过的,他建立政权并定"国号"为"满洲"也只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李燕光说:"建州女真人沿用北方少数民族'玄鸟堕卵,仙女吞果而孕'的神话,编造了本部起源的传说。……以后在天聪九年(1635年)又较为详细地记载了仙女吞果而生的传说。……崇德元年(1636年)经皇太极派人润色整理载在《清太祖武皇帝努儿哈奇实录》中,流传至今。"由此可见,"满洲"这个"国号"是皇太极强加给其先人的。
(二)"满洲"这个词,在努尔哈赤时代即使已经存在,也只能是部族名称或者地理名词,是个人人都可以使用的概念。努尔哈赤起兵伊始,明朝边臣曾说:"吾誓助尼康外郎筑城于甲板,令为尔满洲国主。"连努尔哈赤的敌人都可以使用的称号,努尔哈赤怎么可能用来称呼自己的政权呢?
(三)经过查证,我们发现,同一条史料,在(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大清满洲实录)中称为"满洲国",而在更为原始、上述三个实录据以成书的(满文老档》中,则称为"后金国"、"诸申国"。如:天命六年(1621年),"遗朝鲜国王书曰:'满洲皇帝致书朝鲜国王,如尔仍欲助明则已,不然凡辽人之避兵渡镇江而窜者可尽反之。《满文老档》记载这件史实说:天命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后金的汗送给朝鲜王的信。如果你们仍然与尼堪兵结伙,就结伙吧!若不结伙,就全部返还渡江的尼堪人。……"再如:"蒙古国王巴图鲁成吉思汗问水滨三万人满洲国主英明皇帝安宁无恙耶?"关于这条史料,(满文老档》则记载说:"察哈尔的使者送来的信说:'四十万蒙古的主巴图鲁成吉思汗诏旨,问水滨三万诸申之昆都仑庚寅汗平安无恙吗?"
很明显,清初的统治者在撰修《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和《大清满洲实录》时,把《满文老档》中的"后金"改成了"满洲国"或"诸申"(国)。
上述二例说明,努尔哈赤的正式"国号"叫"后金",或者俗称"诸申"(国),"满洲"作为"国号"乃是努尔哈赤之后的清代皇帝撰修史书时女D给其开"国"君主的,是对史实的篡改。日本人稻叶君山说:"余以喇嘛碑志,断定满洲国号,太宗撰。"又说:"满洲国号系太宗之伪作。""满洲之称国号,在太宗崇德以前,未尝闻之。彼等文书部面书大金者,悉改为满洲。"包括皇太极在内的清初几代皇帝用"满洲国"代替"后金",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掩盖努尔哈赤曾经使用"后金"这一"国号"的事实,否定"后金"与"前金"即"完颜金"之间的承接关系,萧一山说:"吾人于明末记载亦未见有满洲之称号,其称满洲者,不曰建州……是盖讳言其祖先服属于明者矣。"
必须指出的是,"诸申"是不能作为"国号"的。"诸申"为满语jusen的对音,是女真的另一种译写形式。这是天聪九年(1635年)清太宗采用"满洲"为族称之前,努尔哈赤用来称谓本民族的一个词;他自称为"诸申国",即"女真国"。"诸申"强调的是政权的种族特征,指的是女真人建立的"国家",不可能是"国号"。
依据满族的文献,经过去伪存真的分析,1616年上尊号后努尔哈赤政权的正式"国号"只能是"后金",其根据主要为以下几点:
首先《满文老档》提供了不可辩驳的最原始的资料,如前面引用过的天命六年(1621年)三月二十一日"后金的汗送给朝鲜王的信"。这是两国的外交信件,必须郑重其事,称谓一个国家必须使用正式"国号"。
其次,现藏北京图书馆的《后金檄明万历皇帝文》,虽然是残本,但"此书为后金时刻本没有问题,但是书名可能是后来整理者(笔者按:估计不会晚于清人关前)加的,……后加上下封面,手书之名"。联想到辽东经略熊廷弼在奏折中提到的(后金)奴贼招降榜文,它们或者是同一文件,或者至少是同类文件。既然奴贼招降榜文是"后金"发布的,那么《后金檄明万历皇帝文》也必为"后金"发布无疑。
第三,努尔哈赤以"后金"命名自己的政权是有其深刻的种族原因和明确的政治目的的。他常常以"完颜金"的后裔自许:"我本大金之裔。""女真之豪右(也)视太祖犹阿骨打之再生。"因而他认为自己的政权是对"完颜金"的继承。"完颜金"的正式''国号"为"大金",努尔哈赤--皇太极时代称之为"前金"或"先金"。根据这种情况我们顺理成章地得出结论,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只能是"后金",这样既可以突出两个政权在种族上的一致性、互相之间的继承关系以及二者在名称上的微妙差别,又可以使努尔哈赤利用种族的旗帜作号召,更紧密地团结女真族共同进行反抗明廷的民族压迫斗争。
必须承认,在满族的四部最权威的实录中,除了《满文老档》有一处(只有一处)提到"后金"偶露真情外,其余的三部"实录"一次也没有提到"后金"。对于这一点,莫东寅作了如下解释:"清国号,原称后金,清一代特别隐没这件事,所以不见于清人记载。"'清初的统治者所说的"先金"即"完颜金"在中原烧杀虏掠于过不少坏事。称"后金"很容易把清朝统治者与"完颜金"联系起来,对清朝维护统治极为不利,有清一代竭力隐没努尔哈赤号称"后金"的史实,乃是很自然的事情。
三、朝鲜文献的铁证
朝鲜是中国一衣带水的近邻,在历史上朝鲜与女真(满洲)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因此,在朝鲜的文献中保存了大量珍贵的女真史事的翔实记载,这是研究后金史不可或缺的第一手材料。
在《满文老档》中,我们见到"后金"这个"国号"是在天命六年(1621年)",但在朝鲜的文献中见到这一"国号"却是在天命四年(光海君十一年,1619年)。这一年三月,努尔哈赤率领八旗军取得了萨尔浒战役大捷,是月二十一日,努尔哈赤派使者小农耳等二人致朝鲜国王书,同行的有朝鲜降将武从事郑应井,军官许依、李长培、金得振等三人,以及通事河瑞国。这是"后金"使者首次进入朝鲜境内,朝鲜史书记载说:"时努酋既送郑应井等,遣差人致书,称以天命二年(应为四年)后金国汗谕朝鲜国王,枚数七宗恼恨,归怨中朝,且求助己,约以通和息兵。……虏使之至我境,自此始矣。"在这封信中,努尔哈赤首次向外部褐橥"后金"的"国号"。努尔哈赤致书朝鲜,在历史上确有其事,无论在《满文老档》(卷9)中,还是在《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3)、《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6)中,都可以得到印证,只是清朝的这三部实录隐去了"后金"字样而已。自此以后,"后金"作为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在朝鲜史书中一再出现,屡见不鲜。
努尔哈赤致朝鲜国王书在朝鲜君臣中激起轩然大波。明廷是不许它的属国与属国之间私相往来的,朝鲜君与臣之间、臣与臣之间就如何回信,如何称谓努尔哈赤政权进行了持久而激烈的争论。
朝鲜国王指令大提学李尔瞻"制答胡书",李尔瞻上疏说:"今日建奴,逆天犯顺,建号称朕,潜亢无忌……则臣宁割指断腕,毁砚焚笔,而不敢从命也。"拒绝承命回答"后金"的国书。他的奏疏中明确提到了努尔哈赤"建号称朕"的事实。
后来朝鲜国平安观察使朴烨以地方官的身份回答了"后金",其答书说:
"洪惟两国境土相接,共为帝臣,同事天朝者二百年于兹,未尝有一毫嫌怨之意矣。不图近者贵国与天朝构衅,兵连祸结,以致生民涂炭,四郊多垒。岂但邻国之不幸,其在贵国,亦非好事也。天朝之于我国,犹父之于子也。父之有命子敢不从乎?大义所在,固不得不然,而邻好之情,亦岂无之。郑应井为先出送。致款之义,亦可见于此也。来书有曰:'以我心初来,若犯大国皇帝之意,青天岂不监察?'此心足以保有世业而永享无休者,岂不美哉!自今以后,偕之大道,则天朝宠绥之典不日诞降,两国各守封疆,相修旧好,实是两国之福。此意转告,幸甚。"
这封信写好后,于"五月,梁谏自满浦渡江,逾万遮岭,转达建州"。
我们全文引用这封信,是为了说明如下三点:一、这不是国书,是朝鲜地方官写给建州马法的;二、信中故意不提"后金国号",表示不承认努尔哈赤政权为独立"国家";三、这封信后来引出了一系列交涉,在女真与朝鲜的交往中占有突出的地位。
"后金"阅信后极为不满,特派要员进行质问,李民寞记载说:"六月初一日,阿斗、彦加里、大海、刘海等清差官(梁谏)会于元帅(姜弘立)所寓,出文书展于元帅之前。阿斗曰:'请将此文书一一解释以言之。'元帅谓大海等曰:'此文书何语不好乎?'……阿斗曰:'此文书何以平安观察使答之乎?'答曰:'我国之规,自来邻国之好,必以近处监司主之。如日本通好,则庆尚监司主之。故今此和事必平安监司主之矣。'阿斗曰:我国后金号何以不出,而只称建州乎?是不以邻国待我也。"
后来由于被俘元帅姜弘立的巧妙回答,气氛缓和了,"后金"又重新优礼安排了传送国书的差官梁谏,但"终始以非国书轻之也"。
这是"后金"与朝鲜第一次往来的较为详细的记载,其中特别提到阿斗的质问:"我国后金号何以不书,而只称建州乎?"说明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乃是"后金"无疑。
在努尔哈赤致书朝鲜国王后,朝鲜国王光海君在大臣的奏折中发现了"后金汗宝"和"后金皇帝"宇样,特向臣下询问,臣子就"胡书"中的印迹及应付的对策作了解释,朝鲜史书记载说:壬甲,传曰:"奏文中后金汗宝,以后金皇帝陈未知何如?令备边司因传教详察以奏。"回启曰:"胡书中印迹,令解篆人申汝棹及蒙学通事翻解,则篆样番字,俱是后金天命皇帝七个字,故奏文中亦具此意矣。今承圣教,更为商量,则不必如是翻解,泛然以不可解见之意,删改宜当。敢启。"传曰:"允。"。在这段资料中,既有"后金汗"、"后金皇帝"、"后金天命皇帝"字样,又有汗宝"后金天命皇帝"之印,这说明"后金"为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为了了解努尔哈赤的虚实,朝鲜于光海君十三年(1621年)暗派满浦佥使郑忠信以通和为名前往"后金"侦探。在这次活动中,"忠信往返月余,行二千里,深入虏穴,详探虏中事情,无不详探"。他见到了"后金"的许多上层人物,如"酋婿兀古大、胡将所豆里、李永芳、佟养性、彦加里等"。这期间,大海(达海)曾受努尔哈赤之命,就朝鲜不回答"后金"的"国书"向他提出质问说:"且我既累修书问,而不一答之。此不过欲书建州卫马法则恐见怪,欲书后金汗则以为辱,故以游辞玩我,何其视人如婴儿乎?"
达海的质问准确地击中了要害,郑忠信只能支吾搪塞地回答说:"文书之不答,实出于重其事之意。"在这段引文中,"后金国"三个宇出自努尔哈赤高级文官之口,而由郑忠信传达回国,最后记在《光海君日记》之中,其真实性是不容置疑的。
如何回答努尔哈赤的"国书",对"后金"政权如何称谓,一直是作为明朝属国的朝鲜君臣的一大难题,到了光海君十四年(1622年),朝鲜君臣还在争论这一问题:左相赵挺曰:"前日贼书有曰'后金国可汗',今若没其国号于始面,则虏之嗔怒必倍于前。臣之愚意,始面书'建州卫后金可汗'无妨。"
这里,赵挺明确指出"后金"为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想要不书写在国书的始面上是不行的,但他想出一个折衷办法,就是在"后金国"之前冠以明朝行政建制"建州卫"三个字,这样既可以贬低"后金国"的地位,又可以使朝鲜君臣得到心理上的安慰。
关于朝鲜与"后金"之间的外交上的往来,除了《李朝实录》作了详细的记载外,朝鲜的史学家也都把它记人自己的专著之中。从事官李民突于1619年在萨尔浒战役中与五千朝鲜军人一起向"后金"投降后,在赫图阿拉等地度过了一年又几个月的囚禁生活,直到翌年(1620年)才获释归国。他先后完成两部重要著作,即《栅中日录》和《建州闻见录)。其中《栅中日录》记载了朝鲜军在这次战役中的行军作战和投降过程以及他本人从被囚禁到释放归国的亲身经历。他收入书中的耳闻目睹的诸种要闻,成为研究"后金"与朝鲜关系等问题的珍稀资料。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该书以亲闻亲见的素材记录了"后金"与朝鲜之间的第一次书信往来的全过程,除了前面已经引用的以外,还有:
(万历己未三月)"十三日,闻奴中方草通书,铸成印颗云。十五日,彦加里、大海等持其文书来示。(略曰:后金国王敬达朝鲜国王:七宗恼恨事。贵国将帅十员活捉到此,看国王之情拘留之,全在国王定夺云云。)二十一日,奴酋以前日所示文书,令差胡小农耳持往我国……"
这段资料记录了"后金"致朝鲜国王书信的起草、送朝鲜降将过目以及送出的确凿日期,文中所记的"后金国号"应当准确无误,无须怀疑。
"另一位重要的朝鲜史学家是18世纪后半期的李肯翊(1736
1806年),他编撰的《燃藜室记述》是研究李朝时代的重要史料,其中保存了一些关于努尔哈赤政权"国号"的记载:
"是年(天命四年,光海君十一年,1619年)五月,奴儿哈赤僭号后金国汗,建元天命。
"四月,奴酋移书请和……其书曰:'后金国汗奉书于朝鲜国王'云云,'天命三十六年月日'云云,而文理不续,姜弘立亦附密启以来。"
这两段资料补充证明了自1619年起"后金"为努尔哈赤政权的正式"国号"。上列朝鲜史料以铁一般的证据,说明努尔哈赤在1616年接受尊号后采用的正式"国号"只能是"后金"。
四、明朝文献的结论只有一个
在明朝的官私文献中,有大量史料记载着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为"后金"的史实。
虽然明朝与"后金"同属中国,朝鲜属于异邦,但是由于明、金处于交战状,两者断绝了交往;"后金"竭力争取朝鲜,使之基本委蛇于两个交战者之间,朝鲜与"后金"尚有某些交往,因而朝鲜先于明廷获得"后金"建成独立政权的消息。
天命四年(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努尔哈赤派遗使者首次进入朝鲜境内,并且首次向国外公布"后金国"这一"国号"。朝鲜作为明朝的属国立即将努尔哈赤的潜称向明朝报告,这件事在明朝的官员和史学家中引起了极大震动,他们纷纷记载了这一明显"大逆不道"的重大历史事件。
王在晋说:"朝鲜咨报,建州移书称后金国汗,建元天命,指中国为南朝,黄衣称朕,词甚侮。"
彭孙贻说:"朝鲜谍报,建州移书称后金国汗,改元天命,斥中国为南朝。"
苕上愚公(茅瑞徵)说:"奴尔哈赤遂乘胜窥开铁,图抢金台失寨,传檄朝鲜,潜号后金国汗,黄衣称朕,意扬扬自恣也。""朝鲜方咨报,奴酋移书声吓,潜号后金国汗,建元天命,斥中国为南朝,黄衣称朕,意甚恣。"
傅国说:"奴始潜号称后金国汗,建元天命,称朕,指天朝为南朝黄衣。"
方孔熠说:"奴酋号后金皇帝,改元天命。"
海滨野史说:"建人建国号曰后金皇帝,建元天命,指中国为南朝,黄衣称,意甚恣。"
谈迁说:"丙戌。朝鲜国王李珲奏:建虏通臣书,臣令边臣随意答之。彼国号后金,而答云建州;彼自称可汗,而答云马法。仍待以番礼,开陈福祸,省谕逆顺。彼见恨欲即攻我。上敕慰之。""戊申。熊廷弼奏:建虏自称后金可汗,传檄招降。"
谈迁所记朝鲜国王李珲的奏疏非常重要,它道出了平安观察使朴烨在致建州马法书中所不敢承认的努尔哈赤采用"后金国号"的事实。李珲是在给明朝皇帝上奏疏,我想他对"后金"这一"国号"是既不敢加一个字,也不敢减一个字。
计六奇说:"万历四十四年丙辰,努尔哈赤号后金国汗,建元天命,指中国为南朝,黄衣称朕,是为清之太祖,清朝建元实自此岁始。然是时犹称后金,后改大清。"
计六奇的《明季北略》应受到特别重视,莫东寅说:"清代流行的《明季北略》是无锡计六奇所著,不在禁书之列,此书头条就是'大清朝建元'标目,明白地指出后金称号……"
上述的史学家全都是明末清初人,其中有的身为明朝高级官员,任职兵部,曾是努尔哈赤的老对手。他们的著作几乎都是根据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的第一手资料写成,其可信的程度是很高的,对他们记载的"后金国号"是不应该存有怀疑态度的。
《明实录》是一部有重要价值的史书,它保留了许多原始档案,尤其是熊廷弼的奏折更为重要。天命四年(1619年),努尔哈赤相继攻陷开原、铁岭并灭掉叶赫之后,遍发招降榜文,劝诱辽民降顺。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六月,熊廷弼上奏疏,通报了这件事。《明实录》载:"经略熊廷弼奏,奴贼招降榜文一纸,内称后金国汗,自称曰朕,皆潜号也。大略贼自言为天所佑,中国为天所怪,谕各将率城堡归降,各屯堡人民纵投山海关西,我兵不免随后又到,不如投朕保全家室,而未复有昔日宋徽宗纳辽叛臣以至天怪,徽宗、钦宗父子尝受些须苦难,规例见有等语。……此贼榜未有之辱也。……事关重大,不敢不上闻,谨力疾录其全词,秘呈御览,唯愿吾君吾相勿轻视此贼,亟敕中外当事诸臣,念主辱臣死之义,同仇共愤,旱图殄灭,雪此耻辱,而无以靖康诸臣自待,臣不胜哀垦泣望之至。"
万历皇帝看了熊廷弼的奏折和"后金"的招降榜文,异常愤怒:"上览奏谕中外臣曰:逆贼出榜招降,横肆诟侮,朕心深切愤恨,中外当事诸臣,尚励同仇之义,协力同心,亟图殄灭,以雪国耻,毋得仍前因循怠缓,自甘谬辱。"
熊廷弼(1569-1625年)为万历进士,明廷著名大臣,刀历四十七年(1619年)至天启二年(1622年)六月,两度出任辽东经略。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六月,正当他身任辽东经略、积极图谋消灭努尔哈赤的时候,他得到"后金"的招降榜文,于是他上奏疏,通报了努尔哈赤发布榜文、自称"后金可汗"一事。这是努尔哈赤第一次对辽东兵民使用"后金国汗"的称号,也是他第一次利用这面招牌向辽东兵民发动政治攻势。熊廷弼向皇帝上报这件事,并附有抄录的全部榜文,他不敢、也不可能把"后金''的"国号"搞错,万历皇帝对此事作了批示,可见此事千真万确,我们从大学士方从哲的奏疏中也得到了印证,他说:"昨见奴酋招降榜文,以宋家亡国诟辱之事侮我君父,窃意皇上必且赫然震怒……"
上列引文说明,努尔哈赤的招榜文为实有其事,"后金"为努尔哈赤的正式"国号"也是确凿的事实。遍查{明实录》后,我们发现:明廷称呼努尔哈赤为首的政权,只有这一次使用了正式称呼,其余有一次使用"金",到皇太极统治时还有一次使用"大金",除此而外,一概使用蔑称,计有:奴、建酋、奴酋、建夷、东奴、逆奴、逆酋、奴虏、东夷、东虏、奴贼、狡奴、奴夷、夷、酋、丑虏、老奴、奴孽等20余种。我们从明廷和明人的文献著作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努尔哈赤政权的正式"国号"为"后金","后金"系其自称,而不是后世史家为了与"完颜金"相区别而对它采用的特定称呼。
五、"后金"与"金"、"大金"的内在关系
1616年上尊号后,努尔哈赤政权的正式"国号"为"后金",这已从满族、鲜和明人的文献中得到确证,成为勿庸置疑的结论。但是在上列三大类文献中,还保存着把"后金"称为"金"、"大金"的诸多资料,这是不容回避的史实,是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
在研究努尔哈赤政权的"国号"问题上,有的史家往往在"后金"、"金"、"大金"三者中肯定其一,否定其二;或者肯定其二,否定其一,而看不到三者之间的内在联系。
我们认为,"后金"是努尔哈赤上尊号后采用的正式"国号",而"金"则是"后金"的简称,"大金"则是它的褒称。"金"和"大金"都是从"后金"演化而来。在不同的场合、出自不同人之口和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对这个政权有着不同的称呼,因而在历史文献上也有不同的记载。
首先,"大金"与"后金"完全相等。
在朝鲜史书《燃藜室记述》中,除了把努尔哈赤政权称为"后金"外,还有些地方将其称为"大金",如:"辛酉(光海君十三年,天命六年,1621年)五月,"永芳退人镇江,移书恐吓,自称大金国驸马王。"壬戌(光海君十四年,天命七年,1622年)三月,"胡书来:'大金国与朝鲜国王云云',语多悖慢"。这两条史料能否说明努尔哈赤更换了国号,用"大金"取代了"后金"呢?我们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根据《光海君日记)的记载,到了明天启二年(天命七年,光海君十四年,1622年)八月己巳,即在上述两件事之后,朝鲜君臣还在争论在回答"后金国书"是否书写"后金国可汗"的问题"。可见,"大金"只是"后金"的异称--一种含有赞誉之情的褒称。这种褒称出自明朝降将、"后金"新贵李永芳之口,与出自朝鲜降将、同样是"后金"新贵的韩润和韩义之口",跟出自"后金"统治者之口在内心情感上绝不会完全相同,前两者不免阿谀的成分,后者必带自豪的情感,但不论如何,"大金"都是褒称,它的出现绝不意味着"国号"的更换。
到了皇太极时代,更多地使用"大金"这一称号,甚至完全看不到"后金"字样。很明显,这是因为"大金"乃是"后金"这一正式"国号"的变种,而不是因为它曾经是"完颜金"的正式"国号"。恰恰相反,他曾经并且还在努力根绝人们把"后金"与"完颜金"联系起来的想法。他在天聪五年(1631年)八月致书祖大寿说:"……后于进征北京之际,屡致书欲和,而明君臣,惟以前宋帝为鉴,竟无一言回报。然大明帝非宋帝之裔,我又非先金汗之后。彼一时也,此一时也。"
由此看来,"大金"绝不是努尔哈赤政权的正式"国号",而只能是正式国号"后金"的褒称。"大金"即"后金"也。
其次,"大金"与"金"完全相等。下面是《李朝实录》中的一条史料:仁祖五年(天启七年,1627年)六月丁酉,"备局启曰:'胡书自称大金国汗,答书皮封依渠所书,书以大金国汗乎?只书金国汗乎?'"
再看《满文老档》中的一条资料:
乙丑年(1625年)正月初六,逃来的朝鲜韩润和韩义上书说:"在金国出兵时,我乘白马、持白纛在军前呼唤你们。……从北方来的瓦尔喀有百余人。其他地方也有很多,那全都是金国人……现今,如果听到大金汗兵,率领朝鲜官员们前来,有谁不欣然从命呢?"
这两条史料中的每一条里,都是既有"金?,又有"大金",可见"金"就是"大金"。那么,"金"是不是正式"国号"呢?
我们认为,"金"不可能是努尔哈赤政权的正式"国号"。用单字命名"国号"不符合五代以来我国少数民族政权命名"国号"的通行惯例。自五代以来,我国境内少数民族迭建独立的政权,与汉族建立的政权并存,这些少数民族政权没有采用单字"国号"的,其中几个主要政权都使用两个字"国号"来称呼自己的政权:938年,契丹更其"国号"为"大辽";1115年,阿骨打即皇帝位,所用"国号"为"大金";1271年,元世祖忽必烈建国号"大元"。后来皇太极在1636年废除"后金"的旧"国号"后,使用的新"国号"也是两个字"大清",而非单字"清"。由此推知,努尔哈赤上尊号后不可能用单字"金"作正式"国号"。在文献资料中出现的"金"只能是正式"国号后金"的省称。"金"即"后金"也。
综上所述,"后金"、"大金"、"金"三者之间是紧密相联的,"后金"为正式"国号","大金"和"金"分别是对正式"国号"的褒称和简称。"后金"是本源,"大金"和"金'是由本源演化而来的别称。
鉴于这种情况,我们认为,"后金"作为正式"国号"就应该一直维持到天聪十年即1636年,皇太极采用新的"国号大清"为止。孟森说:"清太祖初建国,国名为金,并无大清之号,至于二十一年之久,至太宗天聪十年,始改国号曰清。"我们觉得孟森先生的说法是非常正确的。
六、结束语
努尔哈赤自1583年起兵后,到1587年"定国政",1589年"自中称王",初步建立了萌芽状态的政权。从此,他一面接受明廷的赐封,如:都指挥使,都督佥司、龙虎将军,充任明朝在女真族居住区的地方官;一面自定尊号或接受其他少数民族敬上的尊称,比如淑勒贝勒、聪睿汗、父汗、昆都仑汗、安巴庚寅汗等,并在本民族内部在对自己所辖政权的命名上朝着"独立国家"的方向迈步,这样,"女直国"、"建州国"、"女真国"、"诸申国"、"金国"等政权称号便出现了。但是这些称号并非正式"国号"。
1616年上尊后,努尔哈赤政权的正式"国号"为"后金",但在不同的史籍和不同人物的口中,或简称"金",或褒称"大金"。"后金"系其自称,而非后世史家所称。"后金"、"金"和"大金",是对同一政权的不同称呼,后两者是从前者演化而来。
到了皇太极当权时期,由于面临与明朝战争和问鼎中原、统一华夏的艰巨任务,出于建立反明统一战线的需要,为了根绝人们对"完颜金"的有害联想,皇太极既把民族名称由"诸申"更改为"满洲",又杜撰出"满洲国"的称号。"后金"这一正式"国号"被隐匿掉了,在《清太祖实录)、《满文老档》(太宗朝)等重要文献中再也查找不到了,只能见到"大金"、"金"和"大满洲国"、"满洲国"几个称号并存。
皇太极统治时期,五次派兵进关袭扰,这虽然为后来的清兵人关做了必要的军事准备和心理准备,起到了投石问路的作用,但是同时也把解决广大明人、尤其是广大汉族的人心向背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而"金"、"大金"、"满洲国"、"大满洲国"这些带有严重种族局限性的称号无助于这一问题的妥善解决。于是,天聪十年(1636年),皇太极以一个各民族都没有理由反对、都可以接受的崭新的"国号"--"大清"彻底取代了"后金"和由它演变而成的"金"、"大金",以及带鲜明民族色彩的"满洲国"和"大满洲国","后金"这一"国号"维持11年之后,终于完成历史使命而从历史舞台上消失。
(原文标题《1616年上尊号后努尔哈赤政权名称考辩》,作者高庆仁)

23

帖子

603

学分

1

日志

巡街使形象标志


2018-11-18 03:45:45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帖子

-100

学分

0

日志


2018-11-25 00:52:14 
原来如此!:cal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帖子

12

学分

0

日志


2018-11-25 16:20:08 
一直以为前燕、后唐、北宋、南宋之类只是历史书的称呼,现实的还是叫大燕、大唐、大宋 ...... 没想到还真的有做国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本版积分规则

© 2000-2019   文人网  wenren.com   沪ICP备16049483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